网友天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currency

统合与分离——全球化和人类的未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 22: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岛链 于 2006-12-2 22:08 发表




你很看好?后排蜗牛以及蜗牛替补不是还很多吗?在印度问题上,我比较同意jmisc19,印度看来在劫难逃,除非他悬崖勒马,反躬逃难,让宝来坞翻拍西游记,否则玉麒麟也要成叫花鸡~~

好不好遮羞布来一块,性感也罢,潦倒也罢,就算沐猴而冠至少也吓唬吓唬鬼子,嘿嘿。
发表于 2006-12-2 22: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6-12-2 10:12 PM 发表

好不好遮羞布来一块,性感也罢,潦倒也罢,就算沐猴而冠至少也吓唬吓唬鬼子,嘿嘿。


嘿嘿,鬼子不怕鬼~~这不,爬雪山过草地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 22: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岛链 于 2006-12-2 22:15 发表


嘿嘿,鬼子不怕鬼~~这不,爬雪山过草地去了~~

那多好呀,它跟高原毛泽东主义混,我跟低地民族资本主义玩,比个头比数量比面子我至少不输.....弄我不爽拉几个兄弟登上珠穆朗玛一齐小便......弄个自然灾害刷它丫的
发表于 2006-12-2 22: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6-12-2 10:22 PM 发表

那多好呀,它跟高原毛泽东主义混,我跟低地民族资本主义玩,比个头比数量比面子我至少不输.....弄我不爽拉几个兄弟登上珠穆朗玛一齐小便......弄个自然灾害刷它丫的


喜马拉雅山系在世界水循环中的地位老兄要尿了它

OTL…………
发表于 2006-12-2 23: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6-12-2 10:22 PM 发表

那多好呀,它跟高原毛泽东主义混,我跟低地民族资本主义玩,比个头比数量比面子我至少不输.....弄我不爽拉几个兄弟登上珠穆朗玛一齐小便......弄个自然灾害刷它丫的

迎接胡总的巴基斯坦少女那真是闭月羞花,到时候喊一嗓子:“阿米尔,冲!”那才是嗷嗷叫。
发表于 2006-12-2 23: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go 于 2006-12-2 11:01 PM 发表

迎接胡总的巴基斯坦少女那真是闭月羞花,到时候喊一嗓子:“阿米尔,冲!”那才是嗷嗷叫。



原版阿米尔的梦中情人,我始终接受不了~~俺娘一直认为挺漂亮,俺一直认为相当不漂亮~~
发表于 2006-12-3 05: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言乱语,瞎七搭八,四六不懂的说一把

lanxiao君既然有吩咐,那自是yes,master.不过,不过兄弟我是搞电脑的,政治经济军事等一窍不通,如果说的牛唇不对马嘴,请兄弟们切莫见怪。就当抛砖引玉了。噢不,应该是抛石头引玉(怎么样,是不是比cad这个奸商还要奸猾?)。
古代埃及:感觉古代埃及的文明还是农业文明,既然是农业文明,那就存在一个致命的伤口:土地兼并的问题。在国家机器还能保持强势运转的时候,这个伤口尚能控制。但随着国家的发展,那些拥有土地的地方集团和僧侣集团日益壮大,形成了自己的利益和势力,并且从政治、经济各个方面具有了足以干扰甚至抗衡国家正常运转的实力。比如税收,这个维持国家机器正常运转的润滑油,再比如神权和王权的冲突,这个政治层面的矛盾等等。更为致命的矛盾是土地这个农业文明的最大的生产资料被地方集团和僧侣集团所控制和垄断,造成了广大农民的流离和贫穷并且阻碍了国家的运转。这就是造成国家机器分离解体的根本原因。

[ 本帖最后由 i-go 于 2006-12-3 05:37 AM 编辑 ]
发表于 2006-12-3 11: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那我们中国是咋回事捏?不也是农业文明,也老被游牧民族打么?


所以看历史书没用。历史书写的主观了,那是唯心主义;现代人写个“客观”的,至剩下干巴巴的历史事件了。成败兴衰,自古到今是这样。为什么“有的阶级胜利了,有的阶级消亡了”?甚至于是有的文明胜利了,有的文明消亡了?


我们自己是唯一一个没消亡的古文明。不去研究自己成功的经验,而去研究那些失败者的浮浮沉沉,有什么价值?在我看来,什么“大国的崛起”都是扯淡。不弄清我们自己的经验,崛起就得趴下。
发表于 2006-12-3 17: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止定静安虑得 于 2006-11-29 12:33 AM 发表
佩服佩服!推背图第43象也是“鼎”卦,不知老兄如何算出,竟与仙人相同只是解法不大一样。老兄之解也是有理,世界快到“定鼎”之时。只不过该轮到我们,不是老美。


说起来,今上在祝贺新疆自治区50周年时, ...

“主器”者也。
发表于 2006-12-3 20: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兰萧336 于 2006-12-2 08:51 PM 发表
一、 从一万年左右到公元前3世纪,是早期文明的兴衰期。
这一段时期,古代埃及,古代两河流域,古代波斯,古代希腊、古代印度,古代的巴勒斯坦相继兴衰,古代中国则延续了自身的文明,在持续的发展之中。同时,圣 ...



文明发展有两大决定性因素:地理因素和技术因素。技术因素又包括生产技术、军事技术、统治技术等几个方面。地理因素历史上很长时间都是根本因素。


文明兴衰首先是文明发展的问题(内因),然后是与其他文明竞争和冲突的问题(外因)。


埃及和两河流域,地理上虽然有河流灌溉、气候也适合农业发展,但垦殖的土地面积却无法与中国媲美,另外也缺乏有效的地理屏障抵御蛮族入侵。


这些展开了分析又是长篇大论。03年我曾在backchina.org上尝试从头到尾分析一遍,现在想法是又成熟了一步,热情却是又退了一步。


地理因素很重要,翻开一本内容详实的地图册(最好包括气候、地质等全方位信息),文明的历史问题就明白了大半。今天,技术虽然可以跨越地理,但代价是巨大的,有时侯必须衡量用技术跨越地理的得失利弊。因此,地缘政治考量仍然极其重要。

[ 本帖最后由 新城 于 2006-12-3 08:51 PM 编辑 ]
发表于 2006-12-3 21: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文明的统合问题


gropius考虑的同质问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析角度。是在同质的基础上统合,还是在统合以后同质化,结果区别是很大的。对于农业文明来说,没有同质化的基础,统合是难以长久,甚至也是无意义的,所以古有“天子不治夷狄”的说法。
发表于 2006-12-8 11: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明兴衰问题,就有唯物和唯心两大观点了。现代人多数从唯物的观点出发,弄一些地理、气候、技术发展什么的来分析。照我看是越搞越头大。这里面各个(物质的)因素之间的关系太复杂,无论弄出什么规律来,都能找到一堆反例。


还是从唯心(文化)角度出发,看成败兴衰比较好理解一点。古人其实比我们聪明,比较抓的主要害。当然文化和物质也是相关的,只是在这个角度考察看得比较清楚一点。做文明兴衰的预测,也是从文化和心理上的分析来的准确一些。毕竟大到一个文明,小到一个家庭,都是以文化、心理上的认同为基础的。文化、心理的演变也自有其规律,这个比物质方面的考察更能反映社会的本质。
发表于 2006-12-8 12: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止定静安虑得 于 2006-12-8 11:47 AM 发表
文明兴衰问题,就有唯物和唯心两大观点了。现代人多数从唯物的观点出发,弄一些地理、气候、技术发展什么的来分析。照我看是越搞越头大。这里面各个(物质的)因素之间的关系太复杂,无论弄出什么规律来,都能找到 ...



发表于 2007-1-12 18: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是文明的载体,我也认为分析人可以更好地把握文明的脉络。当然现阶段主要是补课,因为现阶段的技术在改造人的能力上不可小觑。
楼主提到过产生反帝斗争主体的三个地区,比较感兴趣,能不能详细说点,或者介绍点资料也行。
发表于 2007-3-18 16: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Why the World Isn’t Flat

Source:http://www.foreignpolicy.com/sto ... _id=3720&page=0

Globalization has bound people, countries, and markets closer than ever, rendering national borders relics of a bygone era—or so we’re told. But a close look at the data reveals a world that’s just a fraction as integrated as the one we thought we knew. In fact, more than 90 percent of all phone calls, Web traffic, and investment is local. What’s more, even this small level of globalization could still slip away.


Ideas will spread faster, leaping borders. Poor countries will have immediate access to information that was once restricted to the industrial world and traveled only slowly, if at all, beyond it. Entire electorates will learn things that once only a few bureaucrats knew. Small companies will offer services that previously only giants could provide. In all these ways, the communications revolution is profoundly democratic and liberating, leveling the imbalance between large and small, rich and poor.” The global vision that Frances Cairncross predicted in her Death of Distance appears to be upon us. We seem to live in a world that is no longer a collection of isolated, “local” nations, effectively separated by high tariff walls, poor communications networks, and mutual suspicion. It’s a world that, if you believe the most prominent proponents of globalization, is increasingly wired, informed, and, well, “flat.”

It’s an attractive idea. And if publishing trends are any indication, globalization is more than just a powerful economic and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it’s a booming cottage industry. According to the U.S. Library of Congress’s catalog, in the 1990s, about 500 books were published on globalization. Between 2000 and 2004, there were more than 4,000. In fact, between the mid-1990s and 2003, the rate of increase in globalization-related titles more than doubled every 18 months.

Amid all this clutter, several books on the subject have managed to attract significant attention. During a recent TV interview, the first question I was asked—quite earnestly—was why I still thought the world was round. The interviewer was referring of course to the thesis of New York Times columnist Thomas L. Friedman’s bestselling book The World Is Flat. Friedman asserts that 10 forces—most of which enable connectivity and collaboration at a distance—are “flattening” the Earth and leveling a playing field of global competitiveness, the likes of which the world has never before seen.

It sounds compelling enough. But Friedman’s assertions are simply the latest in a series of exaggerated visions that also include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convergence of tastes.” Some writers in this vein view globalization as a good thing—an escape from the ancient tribal rifts that have divided humans, or an opportunity to sell the same thing to everyone on Earth. Others lament its cancerous spread, a process at the end of which everyone will be eating the same fast food. Their arguments are mostly characterized by emotional rather than cerebral appeals, a reliance on prophecy, semiotic arousal (that is, treating everything as a sign), a focus on technology as the driver of change, an emphasis on education that creates “new” people, and perhaps above all, a clamor for attention. But they all have one thing in common: They’re wrong.

In truth, the world is not nearly as connected as these writers would have us believe. Despite talk of a new, wired world where information, ideas, money, and people can move around the planet faster than ever before, just a fraction of what we consider globalization actually exists. The portrait that emerges from a hard look at the way companies, people, and states interact is a world that’s only beginning to realize the potential of true global integration. And what these trend’s backers won’t tell you is that globalization’s future is more fragile than you know.

[ 本帖最后由 天地 于 2007-3-18 04:44 PM 编辑 ]
发表于 2007-3-18 16: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THE 10 PERCENT PRESUMPTION

The few cities that dominat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activity—Frankfurt, Hong Kong, London, New York—are at the height of modern global integration; which is to say, they are all relatively well connected with one another. But when you examine the numbers, the picture is one of extreme connectivity at the local level, not a flat world. What do such statistics reveal? Most types of economic activity that could be conducted either within or across borders turn out to still be quite domestically concentrated.

One favorite mantra from globalization champions is how “investment knows no boundaries.” But how much of all the capital being invested around the world is conducted by companies outside of their home countries? The fact is, the total amount of the world’s capital formation that is generated from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has been less than 10 percent for the last three years for which data are available (2003–05). In other words, more than 90 percent of the fixed investment around the world is still domestic. And though merger waves can push the ratio higher, it has never reached 20 percent. In a thoroughly globalized environment, one would expect this number to be much higher—about 90 percent, by my calculation. And FDI isn’t an odd or unrepresentative example.



As the chart above demonstrates, the levels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associated with cross-border migration, telephone calls, management research and education, private charitable giving, patenting, stock investment, and trade, as a fraction of 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 all stand much closer to 10 percent than 100 percent. The biggest exception in absolute terms—the trade-to-GDP ratio shown at the bottom of the chart—recedes most of the way back down toward 20 percent if you adjust for certain kinds of double-counting. So if someone asked me to guess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level of some activity about which I had no particular information, I would guess it to be much closer to 10 percent—the average for the nine categories of data in the chart—than to 100 percent. I call this the “10 Percent Presumption.”

More broadly, these and other data on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suggest a semiglobalized world, in which neither the bridges nor the barriers between countries can be ignored. From this perspective, the most astonishing aspect of various writings on globalization is the extent of exaggeration involved. In short, the levels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in the world today are roughly an order of magnitude lower than those implied by globalization proponents.
发表于 2007-3-18 16: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A STRONG NATIONAL DEFENSE

If you buy into the more extreme views of the globalization triumphalists, you would expect to see a world where national borders are irrelevant, and where citizens increasingly view themselves as members of ever broader political entities. True,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ies have improved dramatically during the past 100 years. The cost of a three-minute telephone call from New York to London fell from $350 in 1930 to about 40 cents in 1999, and it is now approaching zero for voice-over-Internet telephony. And the Internet itself is just one of many newer forms of connectivity that have progressed several times faster than plain old telephone service. This pace of improvement has inspired excited proclamations about the pace of global integration. But it’s a huge leap to go from predicting such changes to asserting that declining communication costs will obliterate the effects of distance. Although the barriers at borders have declined significantly, they haven’t disappeared.

To see why, consider the Indian software industry—a favorite of Friedman and others. Friedman cites Nandan Nilekani, the CEO of the second-largest such firm, Infosys, as his muse for the notion of a flat world. But what Nilekani has pointed out privately is that while Indian software programmers can now serve the United States from India, access is assured, in part, by U.S. capital being invested—quite literally—in that outcome. In other words, the success of the Indian IT industry is not exempt from political and geographic constraints. The country of origin matters—even for capital, which is often considered stateless.

Or consider the largest Indian software firm, 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TCS). Friedman has written at least two columns in the New York Times on TCS’s Latin American operations: “[I]n today’s world, having an Indian company led by a Hungarian-Uruguayan servicing American banks with Montevidean engineers managed by Indian technologists who have learned to eat Uruguayan veggie is just the new normal,” Friedman writes. Perhaps. But the real question is why the company established those operations in the first place. Having worked as a strategy advisor to TCS since 2000, I can testify that reasons related to the tyranny of time zones, languages, and the need for proximity to clients’ local operations loomed large in that decision. This is a far cry from globalization proponents’ oft-cited world in which geography, language, and distance don’t matter.

Trade flows certainly bear that theory out. Consider Canadian-U.S. trade, the largest bilateral relationship of its kind in the world. In 1988, before the 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 took effect, merchandise trade levels between Canadian provinces—that is, within the country—were estimated to be 20 times as large as their trade with similarly sized and similarly distant U.S. states. In other words, there was a built-in “home bias.” Although NAFTA helped reduce this ratio of domestic to international trade—the home bias—to 10 to 1 by the mid-1990s, it still exceeds 5 to 1 today. And these ratios are just for merchandise; for services, the ratio is still several times larger. Clearly, the borders in our seemingly “borderless world” still matter to most people.

Geographical boundaries are so pervasive, they even extend to cyberspace. If there were one realm in which borders should be rendered meaningless and the globalization proponents should be correct in their overly optimistic models, it should be the Internet. Yet Web traffic within countries and regions has increased far faster than traffic between them. Just as in the real world, Internet links decay with distance. People across the world may be getting more connected, but they aren’t connecting with each other. The average South Korean Web user may be spending several hours a day online—connected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theory—but he is probably chatting with friends across town and e-mailing family across the country rather than meeting a fellow surfer in Los Angeles. We’re more wired, but no more “global.”

Just look at Google, which boasts of supporting more than 100 languages and, partly as a result, has recently been rated the most globalized Web site. But Google’s operation in Russia (cofounder Sergey Brin’s native country) reaches only 28 percent of the market there, versus 64 percent for the Russian market leader in search services, Yandex, and 53 percent for Rambler.

Indeed, these two local competitors account for 91 percent of the Russian market for online ads linked to Web searches. What has stymied Google’s expansion into the Russian market? The biggest reason is the difficulty of designing a search engine to handle the linguistic complexities of the Russian language. In addition, these local competitors are more in tune with the Russian market, for example, developing payment methods through traditional banks to compensate for the dearth of credit cards. And, though Google has doubled its reach since 2003, it’s had to set up a Moscow office in Russia and hire Russian software engineers, underlining the continued importance of physical location. Even now, borders between countries define—and constrain—our movements more than globalization breaks them down.
发表于 2007-3-18 16: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TURNING BACK THE CLOCK

If globalization is an inadequate term for the current state of integration, there’s an obvious rejoinder: Even if the world isn’t quite flat today, it will be tomorrow. To respond, we have to look at trends, rather than levels of integration at one point in time. The results are telling. Along a few dimensions, integration reached its all-time high many years ago. For example, rough calculations suggest that the number of long-term international migrants amounted to 3 percen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in 1900—the high-water mark of an earlier era of migration—versus 2.9 percent in 2005.

Along other dimensions, it’s true that new records are being set. But this growth has happened only relatively recently, and only after long periods of stagnation and reversal. For example, FDI stocks divided by GDP peaked before World War I and didn’t return to that level until the 1990s. Several economists have argued that the most remarkable development over the long term was the declining level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between the two World Wars. And despite the records being set, the current level of trade intensity falls far short of completeness, as the Canadian-U.S. trade data suggest. In fact, when trade economists look at these figures, they are amazed not at how much trade there is, but how little.

It’s also useful to examine the considerable momentum that globalization proponents attribute to the constellation of policy changes that led many countries—particularly China, India, and the former Soviet Union—to engage more extensively with the international economy. One of the better-researched descriptions of these policy change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is provided by economists Jeffrey Sachs and Andrew Warner:

“The years between 1970 and 1995, and especially the last decade, have witnessed the most remarkable institutional harmonization and economic integration among nations in world history. While economic integration was increasing throughout the 1970s and 1980s, the extent of integration has come sharply into focus only since the collapse of communism in 1989. In 1995, one dominant global economic system is emerging.”

Yes, such policy openings are important. But to paint them as a sea change is inaccurate at best. Remember the 10 Percent Presumption, and that integration is only beginning. The policies that we fickle humans enact are surprisingly reversible. Thus, Francis Fukuyama’s The End of History, in which liberal democracy and technologically driven capitalism were supposed to have triumphed over other ideologies, seems quite quaint today. In the wake of Sept. 11, 2001, Samuel Huntington’s Clash of Civilizations looks at least a bit more prescient. But even if you stay on the economic plane, as Sachs and Warner mostly do, you quickly see counterevidence to the supposed decisiveness of policy openings. The so-called Washington Consensus around market-friendly policies ran up against the 1997 Asian currency crisis and has since frayed substantially—for example, in the swing toward neopopulism across much of Latin America. In terms of economic outcomes, the number of countries—in Latin America, coastal Africa, and the former Soviet Union—that have dropped out of the “convergence club” (defined in terms of narrowing productivity and structural gaps vis-à-vis the advanced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is at least as impressive as the number of countries that have joined the club. At a multilateral level, the suspension of the Doha round of trade talks in the summer of 2006—prompting The Economist to run a cover titled “The Future of Globalization” and depicting a beached wreck—is no promising omen. In addition, the recent wave of cross-border mergers and acquisitions seems to be encountering more protectionism, in a broader range of countries, than did the previous wave in the late 1990s.

Of course, given that sentiments in these respects have shifted in the past 10 years or so, there is a fair chance that they may shift yet again in the next decade. The point is, it’s not only possible to turn back the clock on globalization-friendly policies, it’s relatively easy to imagine it happening. Specifically, we have to entertain the possibility that deep international economic integration may be inherently incompatible with national sovereignty—especially given the tendency of voters in many countries, including advanced ones, to support more protectionism, rather than less. As Jeff Immelt, CEO of GE, put it in late 2006, “If you put globalization to a popular vote in the U.S., it would lose.” And even if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continues on its upward path, the road from here to there is unlikely to be either smooth or straight. There will be shocks and cycles, in all likelihood, and maybe even another period of stagnation or reversal that will endure for decades. It wouldn’t be unprecedented.

The champions of globalization are describing a world that doesn’t exist. It’s a fine strategy to sell books and even describe a potential environment that may someday exist. Because such episodes of mass delusion tend to be relatively short-lived even when they do achieve broad currency, one might simply be tempted to wait this one out as well. But the stakes are far too high for that. Governments that buy into the flat world are likely to pay too much attention to the “golden straitjacket” that Friedman emphasized in his earlier book, The Lexus and the Olive Tree, which is supposed to ensure that economics matters more and more and politics less and less. Buying into this version of an integrated world—or worse, using it as a basis for policymaking—is not only unproductive. It is dangerous.
 楼主| 发表于 2007-5-23 16: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wasdwasd 于 2007-1-12 18:18 发表
人是文明的载体,我也认为分析人可以更好地把握文明的脉络。当然现阶段主要是补课,因为现阶段的技术在改造人的能力上不可小觑。
楼主提到过产生反帝斗争主体的三个地区,比较感兴趣,能不能详细说点,或者介绍点 ...

文章的思路断了再续上是件相当痛苦的事——
整个思考框架基于对现今占据世界绝大多数的生产关系之基本认识。
以地理大发现为标志的自由资本主义阶段严重依赖农业提供原料,土地和劳力成为重要的资源因而引发掠夺和奴役——种植园和加工业是这个阶段典型的生产模式;随之而来的重工业化引发了对能源和矿产的追求,重工业资源、资本和劳力的密集,规模效应的诱惑,使垄断成为趋之若鹜的梦想,贸易也得到空前的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第一次严重冲击了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的南北战争就是这种矛盾的产物,矛盾的极致只能通过一战来化解。

安德鲁和洛柯菲勒时代为标志的垄断资本主义使得社会生产力空前膨胀也空前扭曲,以至于冲击了社会的稳定引发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政府必须驾驭这些垄断资本——继罗斯福之后,希特勒也以国家社会主义标签采取类似的手段把垄断资本国家化从而缓解了内部矛盾。但是垄断资本对资源的需求是饥渴的,对外部市场无限大的假设是不切实际的,国家化的垄断资本必然会在世界各地产生碰撞从而导致了二战的爆发。

战后的雅尔塔格局并没有根本解决这个矛盾,直到核武器扩散保障了利益冲突主体之间相互摧毁才迫使列强压制扩张的冲动转而另辟蹊径。哈默博士在红色世界贩卖铅笔的暴利确实让人耳目一新,资本冲击政府约束的内在特质使她跨出国界扑向需要发展的地区。以苏东体系的瓦解为标志,以跨国公司为主体的新一轮垄断资本扩张在列强政府的放纵下进一步劫掠世界。

资本的攫利需要相对稳定的社会秩序和相对完善的法律制度,与被投资地的社会习惯、价值观和文化传统发生冲突是天然的,对既有上层建筑的干预和影响是必须的,因此引发动荡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资本的掠夺本质首先表现在资源方面,其次表现在市场方面,两者在现代经济运行模式下更难严格分割。随着经济和技术的发展,市场因素逐步成为主要目标——美国在伊拉克基本上完成了第一步,但是第二步却没有任何头绪,所以民主党人闹翻天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其国会通过不把撤军时间表与账单挂钩,也证明这帮孙子认清了没有第一步第二步就是空中阁楼了......

兄弟要答案其实可以自己找——在国家主权不足够强,有相当历史文化积淀,资源相对丰富,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

[ 本帖最后由 currency 于 2007-5-24 03:10 AM 编辑 ]
发表于 2007-6-23 22: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宏大的构思,居然不觉得杂乱,也不觉得空洞,老CU好强的功力。
这个视角比文明的冲突好。
这个贴够嚼劲,可惜太不快餐liao。

[ 本帖最后由 miaoli2000 于 2007-6-23 10:31 PM 编辑 ]
发表于 2007-6-23 22: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出来的这些,只是一个提纲,一个结构,一个启发,不足以称为方法,遗憾。
发表于 2007-6-26 21: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作为生产力源,导致自然对人,以及对人的活劳动的支配,异化,表现形式:以自然人为逻辑基元构建的文明社会,其相互作用为对生命、财产的处置,覆盖…………



资本作为生产力源,导致资本对人,以及对人的活劳动的支配,异化,表现形式:以社会人为逻辑基元构建的文明社会,其相互作用为对权力、权利的处置,覆盖…………



知识作为生产力源,导致关系对人,以及对人的活劳动的支配,异化,表现形式:以超人为逻辑基元构建的文明社会,其相互作用为对观念、关系的处置,覆盖…………




再存个档……
 楼主| 发表于 2007-7-1 19: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岛链 于 2007-6-26 21:04 发表
自然作为生产力源,导致自然对人,以及对人的活劳动的支配,异化,表现形式:以自然人为逻辑基元构建的文明社会,其相互作用为对生命、财产的处置,覆盖…………



资本作为生产力源,导致资本对人,以及对人 ...

生存或者生活经验算什么?是否一直在发挥作用?
不能完全割裂开来看滴....另外愚人节毕业?你忽悠谁呀?

[ 本帖最后由 currency 于 2007-7-1 07:07 PM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7-1 19: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iaoli2000 于 2007-6-23 22:50 发表
写出来的这些,只是一个提纲,一个结构,一个启发,不足以称为方法,遗憾。

方法我可不敢当......
写这些本来就假设列位看官对目前一些基本的国际关系准则有所认识——
相互承认,公认,历史上的共识,独立,领土完整.....周恩来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大致是基本蓝本。
发表于 2007-7-2 02: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7-7-1 07:52 PM 发表

方法我可不敢当......
写这些本来就假设列位看官对目前一些基本的国际关系准则有所认识——
相互承认,公认,历史上的共识,独立,领土完整.....周恩来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大致是基本蓝本。


别说基本的国际关系准则,就连基本的国内关系准则,我都没整明白。

深奥啊,申奥啊。

Currency兄总熬到半夜?要改啊,侯耀文就是天天熬夜到四五点,结果没病的身体整出了这么件大事。

[ 本帖最后由 cadmus 于 2007-7-2 02:42 AM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7-2 02: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dmus 于 2007-7-2 02:23 发表


别说基本的国际关系准则,就连基本的国内关系准则,我都没整明白。

深奥啊,申奥啊。

装菜.....
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基本框架了——相互承认主权治权且得到教皇的承认——也就是说相关国家也都承认(现在教皇变成一个叫做UN的东西)
感谢关心,我不像那家伙一批老婆
给你个链接看看:
http://www.foreignpolicy.com/sto ... _id=3898&page=0
弱智外交家还是一批批的......

[ 本帖最后由 currency 于 2007-7-2 03:24 AM 编辑 ]
发表于 2007-7-2 05: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7-7-2 02:44 AM 发表

装菜.....
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基本框架了——相互承认主权治权且得到教皇的承认——也就是说相关国家也都承认(现在教皇变成一个叫做UN的东西)
感谢关心,我不像那家伙一批老婆 ...


那个伐利亚体系我是真不知道,不过西方文明弱智于中华文明,所以我的水平虽然差,比起西方文明下的外交家,还是有点优势的。
发表于 2007-7-2 06: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dmus 于 2007-7-2 05:10 AM 发表


那个伐利亚体系我是真不知道,不过西方文明弱智于中华文明,所以我的水平虽然差,比起西方文明下的外交家,还是有点优势的。

真不知道还假不知道?你可是有名的奸商,唱多还是唱空对于你来说是小碟一菜。。。。。。
提供篇文章做为参考视角:
                    体系转型和中国的战略空间
http://www.xslx.com/htm/gjzl/zlps/2006-12-01-20942.htm
发布时间:2006-12-01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06年第10期 文章作者:俞正樑 阙天舒


  【内容提要】目前,有两种观察国际体系的视角,一种是威斯特伐利亚视角,认为全球化并未使体系发生面向新体系的本质变革,变化是形式上的,主要是体系构成单位内部发生的变化,而且仅仅是权力分配结构同质性程度上的问题而已;另一种是超越威斯特伐利亚视角,认为国际体系中的历史性变迁导致其转型,即在全球化作用下,世界已经开始从基于军力和单边行动的国际无政府状态,逐渐转向多边合作共治和自主解决问题相结合的全球社会的早期状态。这反映了现实世界中的悖论:美国超强霸权的指向与全球化所代表的历史大趋势。前一种趋势给中美关系带来了两重性,遏制与围堵的一面压缩了中国的战略空间,建设性合作的一面孕育着中国更大的战略空间;后一种趋势则给中国带来生机无限的全球战略空间,中国应走和平发展的道路,采用经济外交、多边主义和睦邻政策三位一体的新外交,发挥自己的最大优势,不断开拓全球化蕴涵的无限空间。

  【关键词】历史大趋势;体系转型;中国的战略空间;中国新外交

21世纪头20年是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它对于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战略意义。我们能否牢牢把握住战略机遇期,并尽可能使之延长,将取决于我们能否充分拓展体系转型赋予中国的战略空间。

    一 国际体系:趋势与路径选择

    所谓国际体系是指由其密切联动的各行为主体构成的,具有结构、功能并与环境互动的有机整体。1648年确立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奠定了现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和世界民族国家体制,故现代国际体系也称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目前,该体系已开始步入转型期。

    (一)两种分析视角

    “视角源于时间与空间的定位,特别是社会与政治的时间与空间的定位。”[1]我们从可以确认的出发点来观察国际体系,当前存在着两种视角:一种是把现存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视角作为出发点。它们分析体系中始终不变的、“一式”的特征, 这是一种片景式(one-sided regards)的视角,是一种循环论和原点主义,认为自威斯特伐利亚现代国际体系确立以来,国际体系存在和运作的规则和结构就未曾发生变化,无政府状态、均势、自助和以武力手段作为后盾的国家理性是国际体系亘古不变的特征。民族国家是权力惟一的合法性根据,在国际事务中拥有排他性的权力,同时也是国际社会价值分配的绝对主角,左右着大部分的国际活动。在这一视角中,体系发生变化不是面向新体系的本质变革,主要是体系构成单位内部发生的变化,而且“仅仅是权力分配结构同质性程度上的问题而已”。[2] 它的运行规则是体系内的大国权力的博弈与互动,是一种在国家权力容器里的“联系性权力行为( relational power behavior) ”的反复作用。[3] “它们依靠一些随着体系中权力分配的变化而变化的概念,而这个体系基本是保持不变的。” [4]比如,约翰·米尔斯海默就认为,国际关系的规则和结构永远都是体系大国决定的,而且在无政府状态下,国际关系永远是这些抱着修正主义野心的大国间的无休止的斗争和冲突的展现。[5] 当然,这一观点也承认全球化的新发展及其带来的影响,但它坚持这些变化是形式上的,任何时期的国际体系本质上一直没有离开过当初奠定其基本原则的那个原点。这种视角对于认清事物的原有本质、理清国际体系规律发生的脉络不无裨益,但它们过多地专注于确定性和“内在的规定性”,强调本质压倒变化,而没有考虑时间的变迁和事物发生的顺序。

    另一种是超越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视角。它们观察到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中的历史性变迁,认为国际体系正发生转型,这是一种全景式( comprehensive regards)的视角,是一种进化论和“世界历史”观。世界历史是不断发展的、辩证的,而不是循环往复的,因此,它们从大的历史视野中考察当今世界,认为两极体制终结后,全球大变革在全球化条件下开始发生和发展,国际体系的变化不是在常态基础上的变化,而是新旧更替的变化,它开始向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转型。世界生产力在推进全球分工和全球资源配置上锻造了一个整体性的世界,一方面把世界各国编织到一个密切联动、持续交往、相互依托的全球网络中;另一方面推动了跨国社会力量,在公共领域拓展空间,培育合法性,逐步从全球民间社会走向全球公民社会。构成世界民族国家体制的历史条件正在悄然发生根本变迁:合作式的主权安排代替绝对主权观、共赢的相互依存代替零和式的安全困境、多元的价值分配代替国家独占的价值权威、以国家共治为重心的全球共治代替以追求权力为目标的霸权体系、体系互动的过程从军事- 政治过程向经济- 社会过程转化等。在它们的视野里,“全球化正‘重新设计’民族国家的权力、功能和权威”。[6]在全球化的作用下,“冷战的结束带来的不纯粹是国家间关系的调整,而且带来国家、市场与公民社会之间非同寻常的权力分配”。[7] 此时,在权力逻辑上不再只有一个单一的国家权力,全球民间社会与全球市场已冲出有国家权力安排的权力游戏的牢笼,开始与国家一起分享权力。国家、全球民间社会和全球市场三个权力容器之间正进行“变位权力行为(meta- power behavior) ”的反复作用。[8] 因此,它们的视角没有拘泥于事物当初的原点,而是把事物的发展置于历史的趋势中,认为现存的国际体系内部具有发展潜能,孕育着“否定的因素”,当否定的因素超过肯定因素时,体系的变革就最终完成。国际体系的转型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在这一进程中,新的因素与旧的因素将长期存在,转换需要时间。这是一种包容新型时代丰富、复杂内涵的分析视角,因而能对全球政治的基本走向和长期有效的趋势做出本质上的剖析和预测。

    (二)两种趋势及衍生的路径

    按照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下的西方传统理论,“国际体系的兴衰主要是国家的兴衰,即国家权力的增强和减弱,尤其是占主导地位的国家被另一个国家所取代的过程”, [9]这就表现为大国兴衰的规律性和霸权转移的周期性,从而成为国际体系的内在逻辑。按照这个逻辑思考,霸权国的根本利益是维持其作为霸权国的权力和地位,新兴大国的权力增加会威胁到霸权国自身的相对权力地位和支配影响,因此,霸权国对新崛起国和虽已衰落但仍具有战略威胁能力的国家进行地缘战略的防范配置,并进一步蚕食后者的战略空间。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作为惟一的、超强的霸权国,必然谋求充当世界的惟一领袖。随着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和中国国力的显著增强,美国开始担心它的潜在的“战略对手”———中国会对美国主导的现状表示不满,会对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利益构成强有力的威胁。美国必然会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作用的发挥将难以为继。但事实恰恰相反,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依然活跃在国际舞台上,而且中国发挥影响力的空间不断拓展。原因何在? 这就要从另一种趋势和从其衍生出来的路径中找出答案了。

    自世界进入冷战后时期尤其是21世纪以来,全球化、区域化的历史大趋势加速发展,这对国际体系的影响具有整体性和深刻性,并且具有历史变革的意义。这种意义并不表现为国际体系根本变革的历史条件已经充分具备,而是指明了国际体系根本变革的方向,并推动国际体系转型过程的展开。国际体系转型可以在两个层面上进行。在较低的层面上,如雅尔塔体系取代凡尔赛- 华盛顿体系,凡尔赛- 华盛顿体系代替维也纳体系,都是在世界民族国家体制内进行的,这种转型始于大国格局的重新建构,即所谓格局的极化结构的变化,它是大规模战争造成世界权力重心转移的结果。大国格局的转移会建构新的国际秩序与国际机制,它们共同构成国际体系稳定运作的基础。另一种体系转型在较高的层面上进行,它不再是体制内权力重心的转移,而是体制的创新,体系的更新,因此,它的根本动力不是来自体制内,而是来自超越体制的深层动力。这些动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生产力的发展要突破国界的障碍,实现经济要素的全球配置;二是全球化超越地域化,这是分散的地域国家、国际社会走向全球社会的趋势和过程。

    在这一历史进程中,全球社会的中心议题先于全球社会形成,这就是全球公共问题的形成及其全面尖锐化,凸显分国管理的局限和全球公共事务管理能力的严重不足。从这里出发,可以为我们提供更深刻理解当前国际体系转型的大视角。当前出现的世界生产力发展的迫切需求以及大规模全球公共问题,均关系到整个人类的生存与可持续发展,其解决途径与方式都预示着,随着时代的转移,旧有的国际体系出现了根本性的危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在一个处于无政府状态的、自相残杀的国际体系中,确立世界性的、主权的民族国家体制,从国际法上保证国家的独立自主性。但是,它没有也不可能解决的重要问题是,如何治理这个体制下出现的“安全困境”以及可能出现的其他公共问题。全球公共问题涵盖经济、政治、军事、社会、自然等各个领域,由此产生全球共治,这是促使国际体系转型的变革性力量,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必然被逐步超越,这首先涉及国际理念、行为的转型,涉及国家和超国家的权利和利益的分配;在全球共治过程中,涉及全球公共决策、民主的全球治理及其制度创新。当前国际体系转型的历史条件、外部环境及内涵与历史上任何一次国际体系转型都有本质上的不同。同时,这种国际体系的历史变迁也会引发大国格局、国际秩序和国际机制的深刻变化。这首先始于国家的变化。在全球化时代,国家已经不再是一个个孤独的核心,它们正在向区域或次区域共同体转换,向全球共治体系的构成体转换,与越来越具有政治、经济、文化影响力的次国家力量、跨国力量或全球力量发生密切关联。尽管在漫长的体系转型期内,国家间围绕权力和利益的竞争和冲突仍将是国际政治的常态,但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国家间基于共同利益的合作和共同治理以及国家与非国家角色共建的复合治理将具有更基础的作用,它表达了国家正在完成从传统国际政治角色向全球政治角色的转换,发挥全新的作用,相互依存促使大国关系出现合作共治的新因素,也催生了基于共同参与、共同利益的全球秩序和全球制度。总之,当前国际体系的转型,涵盖了上述两个转型层面,是一种复合型的体系转型。前一种体制内的转型受制于后一种转型,历史大趋势决定了多极化格局,大国关系趋向合作共治,和平是可以长期维持的,这给予中国和平发展的机遇,随着中国国力快速强盛,国际力量对比的天平日益向中国倾斜,国际秩序与国际制度会逐步改善。后一种超越体制的转型,这是中国争取战略空间的主要机遇。它与中国国家性质、发展目标和文化相吻合。这种大趋势决定了当前国际体系的和平转移,确保全球总体的和平环境,为善用者提供了全球战略空间。由于把握了这个大趋势,当中国在国家这个权力逻辑中被美国层层紧逼的时候,不仅能够充分运用中美两个大国关系中的新生因素,还着力借重经济全球化,大力运用了其日益强大的市场经济力量,让世界各国共同分享中国发展成果,积极参与全球公共问题的共治,发展多边主义的国际合作,不断拓展了自身的战略空间,在“围城”之中突围而出,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天地。显然,这是中国在和平发展过程中最大的战略空间,它很有可能赋予中国超过20年的战略机遇期。

    以上分析说明了当前国际关系有两种趋势,一种是美国要构建一个以它为核心的单极体系,甚至是“新帝国”;一种是相互依存和全球化的发展趋势,突破了“威斯特伐利亚束身衣”。全球化所代表的历史大趋势与美国超强霸权的指向构成了悖论。此时,随着体系开始转型,世界已经开始从基于军力和单边行动的国际无政府状态,逐渐转向多边合作共治和自主解决问题相结合的全球社会的早期状态,以应对日渐紧迫的全球公共问题,对全球事务进行有效管理。中国站在了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新历史境域,前一种趋势给中国带来了围堵,中国的战略空间面临被压缩的境地;后一种趋势给中国带来了新的路径,大大拓展了中国的战略空间。

    二 中美关系格局中的中国战略空间

    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独步天下,实力超群,外交运筹帷幄,建构国际制度,世界秩序一直在其掌控之中,而如今美国的霸权遇到了全球合作与共同治理,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狭路相逢,碰壁自然难免,中国更成为美国百年外交新课题。

    (一)美国对中国战略定位的困惑

    布什在竞选及当选总统初期,把中国定位为“战略对手”。九一一事件后,反恐成了美国战略的重心,“中国威胁”处于次要位置。随着反恐的进展,美国对中国的忧虑上升,开始将注意力重新投向中国,以“军事威胁论”为代表的“中国威胁论”重新抬头。美国国防部《2005年中国军力年度报告》称,中国迅速崛起为一个怀有“全球野心”的地区性政治和经济大国,正处于“战略选择的十字路口”。报告宣称,中国军队正加速现代化进程,将对地区安全“构成长期威胁”。2006年发表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警告说:“中国加强军事力量的速度和规模已经使地区军事平衡受到威胁。”它首次将中国称为潜在的军事竞争者,并强调,“中国最有可能在军事上与美国抗衡,并采取具有破坏性的军事技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抵消美国传统的军事优势”。布什总统在2006年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说,美国“谋求鼓励中国为人民做出正确的战略选择,但同时我们又防备可能出现的其他各种情况”。对华“防备”战略正是美国目前所需要的。美国似乎有一种默契,即美国可以让中国在经济上发展强大,但军事上绝对不能同美国平起平坐。这种想法严重影响了美对华军事政策,也导致美极力阻止欧盟和以色列等对华军售。这归根结底是美国仍把中国视为战略对手,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阻挠中国实现军事现代化。

    目前,美国利用从东亚到中东的战略弧线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在西太平洋正在强化兵力部署,这既是美国的现实威慑,也是对未来可能的战争的准备。美国正在强化对中国进行军事围堵。但是,美国国防部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罗德曼2006年6月22日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说,尽管中国在快速增强军力,而美国试图保持其在亚洲的力量,但美中两国之间并非注定将发生冲突。2005年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访华, 2006年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访美,凸显双方政治高层均想改善经常趋紧的军事关系,使之缓和。

    美国面对中国和平崛起焦虑不安、无所适从,充分表明它对华战略的迷思。美国用冷战思维来套用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时代和竞争对手,把复杂的中美关系简单化。中美关系并未如传统国际政治时代敌对大国间关系所表现的单向性,而是呈现出一种复杂的内涵。在美国眼中,中国既是对手又是伙伴,这导致美国对华思维的困惑。这种复杂性来自历史大趋势以及体系转型带来的新因素与旧因素的交织,即经济、全球综合安全的向心力和地缘政治的离心力的冲撞。

    中国顺应历史潮流,走和平发展的新路,决不走传统大国军事崛起和向外扩张的老路,完全不同于美国过去遇到过的任何一个被视为对手的强国。在中美双边层面,中国从未扮演力图取代美国的挑战国角色,既愿意与美国进行战略合作,又不回避与美国的和平竞争;中美之间存在重大原则分歧,但双方利益的交叉与融合日益密切和广泛;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型远远没有结束,但决心大、方向明,其成就世人瞩目,美国对其发展方向要断然做出负面预测也是十分困难的。中国化解美国“围堵”之法简洁而有效,一是继续执行以经济为中心的和平发展既定方针,二是加速发展足以自卫的军事现代化,但不与美国进行全面军备竞赛。

    总之,美国对中国既怀着期待又抱有深深的疑虑,常常在“接触”与“遏制”中滑行,这一切为中国留下了很大的战略空间。

    (二)中美关系中的中国战略空间

    美国视中国为其全球霸主地位的潜在的最大障碍和最大变数,实行封堵中国战略发展空间的政策是中美关系面临的严重挑战,毫无疑义,这一趋势还将持续下去,直到美国因非中国挑战因素而失去霸权之时。但是,要像往日围堵苏联那样围堵中国的客观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美国所能做的就是对中国的崛起保持高度的“警惕”。对此,我们应予以足够的重视,并做好充分的准备,包括在军事上做好应对突发危机的准备。我们要对这种危险性做出恰如其分的评估,过分的渲染和夸大都是十分有害的。这一遏制政策在冷战后进行了十多年的实践之后,已经证明越来越不起作用。

    实际上,美国一直对华实施对冲战略,两边下注。在中美之间的长期互动中,还有一条清晰可见的主线,即双方通过“接触”,已发展出包括高层战略对话在内的一整套沟通交流机制以及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军事安全等全方位的协商合作机制,实现了世界最大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相互依存、共同发展,互利双赢,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中美关系发展动力由外部共同敌人推动,转向各自内部需求与驱动,转向全球公共问题领域的广泛合作,这一点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它给中美关系注入了全新的因素,为两国开辟了更广阔的合作领域。这一切是全球化条件下国际体系转型的结果。中美关系从单一性走向多样性,冲突性与合作性同时并存。在一定条件下,冲突性也可转化为合作性。在经济全球化与体系转型的大背景下,中美关系有了重构的可能性。

    2005年9月21 日,美国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佐利克发表题为《中国往何处去? ———从正式成员到承担责任》的重要讲话,承认中国已经融入国际体系,认为中国应成为体系中的利益相关者,分担责任,努力维护这个体系。布什政府的对华定位从战略竞争者到利害关系人,反映了美国对华思维方式正在转变,开始有现实感,意识到对华政策“需要突破”。这种突破只能来自国际体系转型的新因素。中美两国的合作领域几乎都来自全球公共问题领域,如防止核扩散、反恐、防治禽流感等等。这无疑为中美关系开拓了新的发展空间。它与军事围堵共同构成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全景图。但是,就目前而言,美国要求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似乎表明美国的对华政策重点向融入中国战略倾斜。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美国思想界关于中国崛起思维转变的延伸。他们认为,一个崛起国家国力的增长,其本身并不足以带来威胁与战争,更重要的是这个强国的意图。

    总之,美国难以超越霸权更替论,导致对华政策的非理性一面,规定了两国合作的限度,这必然有碍于中国国际空间的拓展。不过,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提高了,两国的共同利益增加了,合作领域拓宽了,务实合作成为主调,中美关系越来越具有全球影响和战略意义。中美双方正在努力建构的、迅速发展的建设性合作关系,是中国改革开放、走向全球的重要条件,也是中国抓住战略机遇期,迅速达到和平发展目标的重要条件。处于体系转型中的中美关系孕育着中国越来越大的战略空间,关键是我们要超越双边关系来看中美关系,要把中美关系放到历史大趋势和国际体系转型中去培育。我们要以积极进取的精神,努力排除两国关系中的消极面,大力拓展中国的战略空间。

    三 体系转型与中国外交的战略选择

    改革开放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以全球化为代表的历史大趋势及其造成的体系转型在根本上是有利于中国和平发展的,给中国带来生机无限的战略空间。中国和平发展主要是经济崛起,它与经济全球化相对应,与世界的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相呼应,同时,在这种体系和平转型的条件下,中国与其他大国和整个体系互动的有效战略时空境域将大大拓宽,在一个更宏大的境域中开展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互动,从国际体系转型的核心要素来看,中国更能适应体系转型的需要,包括在主权问题上体系转型的要求,即主权从封闭式的单向权力走向开放式的互动权力,坚定不移地坚持主权的本质,而由主权本质派生出来的各项具体的主权权力,则可以灵活地根据国家利益的需要,加以自主限制,甚至在必要时可以自主让渡。[10]我们也可以从国际体系转型中寻求出路,勾画中国和平、发展、合作新外交的战略轮廓,它是我们获得更大的战略空间和回旋余地的着力点,也是突破口。中国新外交是和谐外交,立足于世界大势和体系转型,着眼于国际与国内两个大局和两个和谐,坚持对外和平与合作,促进对内和谐与发展,依托负责任大国的身份,致力于解决全球公共问题,致力于外交中的正义性、道德性和合法性建设,在开展经济外交、倡导多边主义、贯彻睦邻政策中充分展现其全方位外交的内涵以及区别于强权外交的鲜明个性,讲求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和不同的发展道路,并在全球政治的意义上,实现全球和平、发展、合作的战略指向,分享共同的利益、价值、规则、规范和制度。中国初步形成了相当完整的意在和平发展的战略,这种战略以建构和谐亚洲、和谐世界为目标。在中国新外交的战略框架中,经济外交是开拓全球战略空间的突破点,它不断拓宽共同利益边疆,为全球合作搭起了桥梁;多边主义是在全球实现和平、发展、合作的关键,它寻求与不同国家和组织的沟通,促进国家共同治理能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睦邻政策是争取区域战略环境的立足点,这有利于国家战略目标在区域层面的实现;而中国“软实力”的迅速兴起并得到广泛运用,是新外交战略的不竭动力源。

    首先,经济外交是促进全球经济增长、中国和平发展的主要手段,占主导地位。经过20多年的改革与开放,中国强大的经济潜能在经济全球化和国际体系转型的背景下,获得爆炸式释放,而能量的汇聚源就存在于中国大市场内。广阔的市场带来一种力量,它不同于那种源于军备和能源储藏的力量,这是一种规模经济的力量。中国作为商贸大国还表现在另一方面,即作为“世界工厂”的角色。同时,中国资本开始走出国门,发展势头不容忽视,并购海外企业令世人瞩目。中国为亚洲和世界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之一。这是国际体系转型的核心目标之一。通过挖掘中国大市场的开放性内涵、扩展中国外交的灵活性外延,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外交越来越成为界定中国“新外交”的标志之一。中国经济外交既具有一般经济外交的内涵,又是中国外交的新思路、新突破。它是以经济手段为主要方式,开放自己的大市场,其核心就是要实现外交与经济的良性互动,有利于中国走向全球,有利于全球共赢。经济外交充分发挥了中国大市场的开放性、包容性、分享性、共赢性的优势,利用全球市场为中国创造的机会,全面实施“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的对外开放战略,在为世界做出更大贡献的同时消除“中国威胁论”,树立了“负责任大国”的形象,拉近了与其他国家的距离,为自己的和平发展获得更广阔的战略空间。换言之,经济活动是中国兑现和平崛起承诺的明证。世界各国特别是亚洲国家都从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受益。另外,中国又通过经济外交拓展了与周边国家合作的利益边疆,在全球自由贸易协定( FTA )的热潮中,中国又成了推进FTA进程的倡导者和积极实践者,并已形成了比较清晰的战略构想,立足亚太,周边开始,全球推进,以双边促多边,推动区域及区域间经济合作。《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已付诸实施,中国与东盟十国、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智利、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也在进行中。全球、区域的整合与一体化是国际体系转型给中国带来的发展空间,特别是区域经济合作是消除周边不稳定、维护和平环境、共同发展繁荣的良好途径。

    其次,多边主义是国际体系转型所创造的大平台,是保障中国和平发展的重要原则和行动指南。多边主义是指导当代国家关系和外交政策的一项重要原则,对国际秩序的构建有重要意义。它具有不可分性、普遍的行为准则和扩散的互惠性。沿着国际体系转型的方向性思路,多边主义不同于过去均势的权力制衡,它是国家间合作共治的前提和基础。多边主义是“一种信念,认为任何活动都应该在一种普遍的基础上组织起来”, [11]同时它也“在规范意义上相信事物应该以特定的方式合乎规范地得以组织”。[12] 因此,它既从理念层面包含了国家要具有以协商合作的多边形式讨论国际政治、解决国际问题的信念,又从规范意义上强调“以制度安排代替强制权力的设计,使国家的政治活动和相互关系在制度框架中得以规范”。[13] 这是国际体系转型的方向所规定的。当今的世界需要多边主义。但美国在发现多边主义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情况下,自恃具有独一无二的超强国家实力,使单边主义大行其道,结果连连碰壁。中国却成了多边主义的积极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上海合作组织、东盟加中国(“10 + 1”)和东盟加中日韩(“10 + 3”)机制以及朝核六方会谈都是多边主义的体现。中国站在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高度,以全球性视野和进化思维不断审视外交战略,并切入中国传统的文化精髓,以“和”为目标,以“中”为途径,提倡多边主义理念和多边外交政策,在多边领域发挥建设性作用。同时,通过多边的政治、经济、文化平台扩大中国与美国的共识,加强沟通,减少摩擦,进一步拓展中国与美国的共同利益,从而为中国赢得战略上的回旋余地和全球活动空间。

    最后,睦邻政策是维护中国和平发展的基本政策,也是区域一体化、区域性公共问题治理的呼唤。以和平发展作为参照系,中国要有更大的战略空间,就必须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在中国周边有20多个大小国家,总人口达20 多亿,占世界总人口的40%以上,又是世界上经济和贸易增长最快的地区,因此,周边地区直接关系到中国的切身利益,经营好周边关系成了中国的重要任务。中国要把大量的外交资源倾注到周边关系中,形成一个周边的战略依托和纵深,构建资源、能源的友好合作网,稳定的投资来源带以及双边、多边合作的安全网。中国一贯强调睦邻政策,并以“安邻”和“富邻”予以具体化和实质化。中国的睦邻政策与经济外交、多边主义统筹兼顾、相互协调、彼此促进。多边主义为睦邻政策提供了一种制度框架和机制保障,从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到启动自由贸易谈判,实施早期收获计划,全力推动东亚一体化并确立共赢道路。经济外交旨在和邻国分享中国的发展成果,是“安邻”和“富邻”的主要方式。这在其他国家的多边主义中十分罕见。睦邻政策使中国与邻国之间能增信释疑、求同化异、减少争执,实现共同安全、共同发展,从而使中国在地缘战略空间上有了稳固的战略基础和依托。上海合作组织与推进中的中国- 东盟贸易区是中国建构“和谐亚洲”的两个重要环节,取得西北和东南两翼的突破。

    中国新外交充分运用了整体观和综合思维,立足现实,依托理想内核,在“以人为本”的外交理念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了外交内涵、扩大外交领域,体现中国外交的全球政治意义,发掘了独特魅力,谦虚、灵活而又不失原则,在传承中凸显创新精神。它有助于形成大国的胸怀、视野和应有的心态,有助于建构自身和平大国的身份。因此,它充分展示了中国不走一条其他传统大国走过的崛起之路,即崛起国冲击现存世界权力分配格局,从而导入不稳定因素,甚至催生大规模冲突战争。相反,中国顺着国际体系转型的方向,将中国的经济能量与和谐理念放射出去,使经济外交、多边主义和睦邻政策构成了中国新外交的主体,这三位一体的核心是合作,以合作求得共同安全、共同发展、和谐共存。中国新外交抓住了体系转型给我们提供的契机,确立了和平发展的道路,在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和平中拓展自己的全球发展空间,又以自身发展促进世界和平与共同繁荣,其结果是中国的战略空间又不断得到拓展。

    四 结 语

    总之,在历史大趋势下,国际体系开始超越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向全球共治体系转型,它所产生的新因素、新机遇,给中国和平发展提供了全球战略空间,即使在复杂的中美关系中也有强烈的表达。出现这种机缘的关键点在于,中国经济崛起与经济全球化同质,中国和平发展的方向与历史大趋势以及体系转型的方向完全一致,中国积极参与国际体系转型的过程,恰恰也是中国国内制度建设和制度创新的过程,两者的核心要素完全一致。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和资源,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加以剥夺的。我们只要紧紧把握住历史前进的方向与新的因素,同时,以科学发展观统率国内的转型,使之与国际体系的转型相一致,使中国与世界都能够可持续发展,那么当前国际体系的和平转型就成为中国难得的战略机遇,中国的和平发展是完全可能的,我们有极大的努力空间。

     注 释:
⑴[美]罗伯特·O. 基欧汉著,郭树勇译:《新现实主义及其批判》,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2年版,第190页。
⑵[日]星野昭吉著,刘小林、梁云祥译:《全球化时代的世界政治》,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4年版,第278页。
⑶联系性权力行为是斯蒂芬·D. 克莱斯勒提出的,它是指在既定秩序的前提下寻求价值最大化的努力,本文引申为在既定的国家权力秩序前提下寻求自身价值最大化的努力。参见[美]斯蒂芬·D. 克莱斯勒著,李小华译:《结构冲突:第三世界对抗全球自由主义》,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01年版,第307页。
⑷[美]詹姆斯·德·代元著,秦治来译:《国际关系理论批判》,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第351页。
⑸[美]约翰·米尔斯海默著,王义桅、唐小松译:《大国政治的悲剧》,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
⑹[英]戴维·赫尔德、安东尼·麦克格鲁著,陈志刚译:《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4年版,第112页。
⑺Jessica T. Mathews, “Power Shift, ”Foreign Affairs, January/February 1997, p. 50.
⑻变位权力行为是斯蒂芬·D. 克莱斯勒在《结构冲突:第三世界对抗全球自由主义》中提出的,它是指以改变秩序本身为目的的努力,在这里引申为市场、公民社会作为国家的反权力以改变国际权力独享秩序本身为目的的努力。参见斯蒂芬·D. 克莱斯勒:《结构冲突:第三世界对抗全球自由主义》,第307页。
⑼[美]詹姆斯·多尔蒂、小罗伯特· 普法尔茨格拉夫著,阎学通、陈寒溪等译:《争论中的国际关系理论》(第五版) ,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3年版,第90页。
⑽俞正樑、陈玉刚、苏长和:《21世纪全球政治范式》,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5年版,第204页、第207页。
⑾[美]约翰·鲁杰著,苏长和等译:《多边主义》,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第61页。
⑿约翰·鲁杰:《多边主义》,第61页。
⒀参见章一平:《从均势制衡的难题看多边主义的兴起》,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05年第4期,第46页。

转自“学说连线”http://www.xslx.com

[ 本帖最后由 i-go 于 2007-7-2 06:26 AM 编辑 ]
发表于 2007-7-3 06: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这么回事啊。大概知道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7-6 21: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dmus 于 2007-7-3 06:48 发表
哦,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这么回事啊。大概知道了。


昔日的威斯特伐利亚,即今德国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位于德国的北部。
Treaty of Westphalia,一般译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或西伐利亚和约,它在人类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该条约是在世界即将发生翻天覆地大变化的前奏,而在它之前,哥伦布已经发现了新大陆,达伽玛已经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欧洲早期列强已经开始瓜分世界,工业革命呼之欲出,新的霸权国家正在成长,更大范围和更加激烈的争夺呈山雨欲来之势。


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简称神圣罗马帝国,又称德意志帝国),建立于962年,是中世纪欧洲最大的国家。路德宗教改革后,形成了新教联盟和天主教联盟的对立。充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为扩大权力和建立霸权,站在天主教联盟一边反对新教,歧视并迫害国内新教徒。



1618年5月23日,奥地利统治下的波希米亚捷克新教徒,在布拉格冲入王宫将皇帝的两名大主教钦差从20米高的窗户扔出去,史称“丢窗事件”。震怒的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决定以武力征服捷克,由此引发了德意志内战,也就是史称的“30年战争”(1618-1648)。


德意志内战爆发后,欧洲各国出于自身的利益目的纷纷卷入战争。法国、瑞典、丹麦、荷兰及俄国支持德意志新教联盟,而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罗马教廷支持天主教联盟。战争很快演变成为全欧洲的国际战争,一直持续了三十年之久。长年累战使参战各国的财政陷入重重困难,兵力疲惫。于是,从1643年7月开始,交战双方在威斯特伐利亚的奥斯布鲁克和明斯特两个城市谈判议和,马拉松的谈判于五年后达成停战协议, 1648年10月24日签订和约,史称《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它对欧洲社会和国际关系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条款繁多,主要涉及几方面内容:

和约保证了法国、瑞典等获胜国家获得大片领土。法国得到洛林的3个主教区(梅林、图尔、凡尔登)和整个阿尔萨斯(斯特拉斯堡除外),实力大增,为后来称霸欧洲打下基础;瑞典获取西波美拉尼亚及东波美拉尼亚的一部分、维斯马城和不来梅、维尔登两个主教区,从而得到了波罗的海和北海沿岸的重要港口,迅速成为北欧强国。另外,条约正式承认瑞士脱离神圣罗马帝国,成为独立国家(至今的瑞士,一直没有卷入国际纷争,被称为永恒的中立国),同时正式承认40年前荷兰从西班牙获得的独立。


关于教派争端问题,和约重申1555年的《奥格斯堡宗教和约》继续有效(该协议明确了天主教与路德教的平等关系),承认德意志境内包括天主教、路德教、加尔文教等新旧教徒地位平等。和约明确承认宗教自由。


和约大大削弱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权力,同时和约还承认帝国内的各诸侯国有独立的外交权。从此,神圣罗马帝国分崩离析,曾经显赫的哈布斯堡王朝走向没落。


但是,使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名标青史的原因,更是由于它确定了“国家主权”原则。国家主权、国家领土和国家独立等国际关系准则,是国际关系史上新时代开始的重大标志。和约开创了以国际会议解决国际争端的先河,要求以和平手段解决争端,并规定对违法者进行惩罚。和约建立了国家之间关系的新秩序,标志着欧洲近代外交史的开端。和约建立起来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近代意义上的第一个国际关系体系。


但是,该条约同时明文规定,“主权原则”不适用于欧洲以外的国家。对于欧洲以外的国家,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已有国家和政府的地方,用“缔约原则”,就是通过和这些国家签订条约,以保证欧洲国家在那里的利益,这就是欧洲人后来在亚洲所采取的手段;另一种是尚未形成国家,或者国家形式还处于萌芽状态的地方,对于这些地方,条约清楚地规定就是征服、占领和殖民,这决定了后来美洲印第安人、非洲黑人和澳洲原住民的命运。


前不久,美国出了一本畅销书,书名叫《流氓国家》。由于布什政府把前南联、前伊拉克、伊朗、北韩等国家称为“流氓国家”,并对这些国家采取了严重违反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强权政策,甚至进行武力干涉,这在全世界乃至美国国内招致广泛的谴责,——因此,该书作者把目前布什领导下的美国称为“流氓国家”!


从历史的角度看,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使德国一蹶不振,此后的很长时期内国力沦为欧洲的末流国家,强大的西班牙国力也明显受创,而最大的受益者是法国、瑞典,荷兰等。


[ 本帖最后由 currency 于 2007-7-6 09:52 PM 编辑 ]
发表于 2007-7-7 09: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7-7-6 09:50 PM 发表


昔日的威斯特伐利亚,即今德国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位于德国的北部。
Treaty of Westphalia,一般译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或西伐利亚和约,它在人类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该条约是在世界即将发生翻天覆 ...


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游戏规则制定权在马刀的锋刃上。..... 这个体系叫什么名字不重要,这个体系开创了什么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谁输谁赢。 人类自有历史以来没有一个“和约”是平等的:“和约”平等的前提是签约人实力相等,但是实力相等者是绝对不会讨论和平问题的。

俺们先祖一个词就总结了历史上下五万年:成王败寇。

[ 本帖最后由 cadmus 于 2007-7-7 09:52 AM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7-9 04: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dmus 于 2007-7-7 09:51 发表


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游戏规则制定权在马刀的锋刃上。..... 这个体系叫什么名字不重要,这个体系开创了什么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谁输谁赢。 人类自有历史以来没有一个“和约”是平等的:“和 ...

这是古典看法......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推进,各国之间的利益交织在一起很难区分一个上下左右,某些看似次要的政治利益也会左右一个国家的战略决策——远的有阿尔巴尼亚,近的有南美诸国......政治上的道义上的看似不痛不痒实际上却是重要的行为指针。
发表于 2007-7-9 11: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7-7-9 04:01 AM 发表

这是古典看法......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推进,各国之间的利益交织在一起很难区分一个上下左右,某些看似次要的政治利益也会左右一个国家的战略决策——远的有阿尔巴尼亚,近的有南美诸国......政治上的道义上的看似 ...


是否说明“统合与分离”,实际掌控权转到普通民众手里?
 楼主| 发表于 2007-7-9 17: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dmus 于 2007-7-9 11:56 发表


是否说明“统合与分离”,实际掌控权转到普通民众手里?

传统国家意识受到全球化的冲击,分离主义或者民族自决等纷至沓来——某种意义上说主导“统合与分离”的因素越来越混乱和模糊,如果定论转移到普通民众手里为时过早...
发表于 2007-7-10 08: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7-7-9 05:14 PM 发表

传统国家意识受到全球化的冲击,分离主义或者民族自决等纷至沓来——某种意义上说主导“统合与分离”的因素越来越混乱和模糊,如果定论转移到普通民众手里为时过早...


统治者不能完全把握这种“掌控权”,普通民众也无法把握这种“掌控权”,是不是给各种团体/集团/组织 提供了把握这种掌控权的机会?而民众更容易被煽动和附和?
 楼主| 发表于 2007-7-10 15:5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dmus 于 2007-7-10 08:46 发表


统治者不能完全把握这种“掌控权”,普通民众也无法把握这种“掌控权”,是不是给各种团体/集团/组织 提供了把握这种掌控权的机会?而民众更容易被煽动和附和?

这也可以从两个方向来看:
一个是跨国资本携文化、宗教、价值观利用发展和进步的欲望横扫一切;
另一个是本土势力从民族的历史的土壤寻求滋养顽固抵抗。
利用与被利用之间实在糊里糊涂.....
发表于 2007-7-10 16: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iaoli2000 于 2007-6-23 10:24 PM 发表
宏大的构思,居然不觉得杂乱,也不觉得空洞,老CU好强的功力。
这个视角比文明的冲突好。
这个贴够嚼劲,可惜太不快餐liao。


俺也同感。看了几遍,还在消化中(肠胃不太好,嘿嘿),都是专业大师哟,能通俗些更好,呵呵
发表于 2007-7-10 22: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北京老花猫 于 2007-7-10 04:42 PM 发表


俺也同感。看了几遍,还在消化中(肠胃不太好,嘿嘿),都是专业大师哟,能通俗些更好,呵呵

http://www.talkcc.org/thread/1125758/1
西西河的转贴,讨论方向朝计划生育飞奔而去。。。。。
看来,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果然不错。。。。。
老CU的这个贴,在思路和风格上和“文明的冲突”似乎类似。

[ 本帖最后由 miaoli2000 于 2007-7-10 10:17 PM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7-10 22: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98 miaoli2000 的帖子

类似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个家伙不敢得罪跨国资本——目前推动全球化的主要动力.....

以前曾经给国家下过这样一个定义:
历史追忆的宗祠;文化认同的聚会;憧憬萌发的土壤。


国家是维持世界政治格局一个重要的制度安排,在没有一种足够宽容,又足够有力的约束机制来替代它之前,这个机制将一直存在并且发挥着有力的作用。虽然政治实践中国家或国际组织实现了部分功能,但是缺乏足够民主和公平并且大国每每基于其自身利益出发行使权力的做法使其很难广泛地发挥作用......虽然过去和现有国家无时不受到各种力量的冲击——有来自外部的,也有来自其内部的,但是国家的现实价值还是不可替代且无法估量——所以普京要强调主权民主。

北京共识的价值在于追求更广泛的、建立在对主权完全尊重的民主基础上的国际政治关系;和谐世界概念则尝试以此来构建一种普适的政治体系......
发表于 2007-7-14 15: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urrency 于 2007-7-10 03:55 PM 发表

这也可以从两个方向来看:
一个是跨国资本携文化、宗教、价值观利用发展和进步的欲望横扫一切;
另一个是本土势力从民族的历史的土壤寻求滋养顽固抵抗。
利用与被利用之间实在糊里糊涂.....


从个例来说,利用与被利用之间确实是相互的---也就是糊里糊涂的。

但是从整体来说,从老兄的两个句子里,看到的线条有点诡异:

“一个是跨国资本携文化、宗教、价值观利用发展和进步的欲望横扫一切;”---这应该是在做“统”“合”的事情,虽然“统合”的目的建基于个人私欲/个别集团私欲。

“另一个是本土势力从民族的历史的土壤寻求滋养顽固抵抗。”---这事实上是在抵抗“统合”,实行“分”与“离”的势力,但是它们却是建基于民族整体利益。

按理说,“统合”算是人类发展大趋势,“分离”是逆趋势;但问题来了,符合大趋势的“统合”却建基于不合理的个人私欲/个别集团私欲之上;而逆趋势的“分离”却建基于合理的民族整体利益之上。

这理解起来有点困难,用句街坊的话:怎么坏人做好事,好人干坏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友天地论坛 (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

GMT+8, 2019-6-16 21: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站长论坛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