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天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59|回复: 14

陈永贵为何能摆脱汉奸指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1 22: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范银怀

  ◇ 老贫农赵怀礼讲大寨村史

  1964年春夏间,毛泽东虽然还未正式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但在党内领导层已经听到毛泽东“农业要靠大寨精神”的讲话,因此新华总社国内部农村组和山西分社领导,就派我到大寨蹲点采访。

  来大寨不久,就和一位名叫赵怀礼的贫农相识。他是陈永贵儿媳花妮的伯父。当时大寨还没有招待所,外来客人都挤在几间平房里,为找个安静地方写稿,我就住到他家里。

  赵怀礼对来人谈话也无顾忌。平时,他不下地劳动,也不参加队里活动,也不会迎合干部。闲下就躺在铺着毛毡的炕头上聊起天来。我是从他口中才知道1945年昔阳刚解放的历史。

  听了赵怀礼对大寨和陈永贵历史的讲述,联想到陈在《党员登记表》填的参加过“兴亚会”,知道他的经历很不一般。没想到后来他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竟由此引发出一连串政治事件。

  ◇ 刘格平把张怀英证明信转给“中央文革”

  1968年10月,“文化大革命”进入“清理阶级队伍”阶段,在阳泉市副食品公司炊事员李观海(大寨公社武家坪人)的档案中,发现李在1955年镇压反革命时交代他曾参加了昔阳县日伪特务组织“兴亚反共救国会”,并担任情报员。该情报组中还有阳泉市粮食局管理员王久荣(大寨公社金石坡人),王写的材料,也承认自己参加过日伪组织“兴亚会”,内中还有“领导人是陈永贵”的字样。

  当时六十九军在阳泉市的支左部队负责人将此情况向党委作了汇报,军党委派人审查了同案人的口供,查阅了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一二九师锄奸部的一份昔阳县敌伪情报人员名册及敌伪档案,其中就有陈永贵的名字,并注明是伪村长,情报员身份。日本关押时的审讯材料,上面写的是“归顺释放”。陈还是“兴亚会昔阳分会领导成员之一”,每周两次去昔阳城给敌宪兵队送情报,直接与日寇宪兵队长清水联系。支左部队负责人说,当时群众称他是“陈二鬼子”。

  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照他自己的说法是“与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凡是在国民党、日本统治时期被捕过的都是重点审查对象,而且一开始都是当敌我矛盾,交给造反派审查、批斗,从刘少奇到基层的当权派,都逃不过此关。

  这是关系陈永贵政治命运的问题,与他一起“造反”掌了权的“战友”都捏着一把汗,因为他们的政治命运和陈永贵联系在一起。

  “文革”初期,和陈永贵同时进到省核心小组、并担任办公室主任的张怀英对陈永贵说,你的历史问题我清楚,我在一区工作5年,县里工作10年,对当地的社会情况比较了解,我写份材料,让刘格平(当时的山西省革委主任)转给中央文革。1966年7月,张怀英在大寨对我说:1948年6月考察陈永贵入党问题时,就调查过他的历史问题。当时规定,吸收党员要有两人介绍,区委书记签字。我当时是大寨所在区的区委书记,对待这个问题特别慎重。大寨所在的一区是在县城周围,被迫参加伪组织的较多,一区肃反时,凡是“兴亚会”、“自卫团”的一律不登记,不填表,一笔勾销,使这些人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当时的区长张立栋说,陈永贵的伪代表问题搞不清,而我对陈永贵搞“老少组”印象好,于是亲自调查,知道“兴亚会”原来是特务组织,后来成了群众组织。

  张怀英按这个口径向中央文革写了材料,刘格平又把向上反映的情况告诉了陈永贵,陈永贵心情平静了些。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22: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地下工作者谈“兴亚会”社会背景

  昔阳县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38年,刘伯承、邓小平率领八路军一二九师到这里,一边和日军打仗,一边宣传,播下了革命种籽,在皋落等远离县城的边远山区建立起抗日根据地。

  日军占领昔阳县,经常到乡村扫荡,所到之处,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当时的秦基伟、赖际发支队参谋,和打入当时日伪宪兵队的我地下工作者、昔阳籍老干部刘增玉他们都向我讲过,在昔阳县城只有100多个日本兵,凭借着有洋枪洋炮和“武士道”精神,闹得10多万人民鸡犬不宁,老百姓深恶痛绝的“棒棒队”就是一伙无恶不作的汉奸走狗。日本人又通过“新民会”这些外围群众团体控制“良民”。日本的大本营叫红部,译成中文叫本部,汉奸特务的大本营叫“宪兵队”,其情报组织就是“兴亚会”。这里的监狱叫留置场,为首的日本兵叫清水,是个上士,他控制着“兴亚会”情报网,伪代表搜集的情报都送到他这里。抓来的八路军和有“八路”嫌疑的无辜百姓都在宪兵队审讯、处刑,一般都是“活着进来,死着出去”。打人、杀人,也很费力气,为了省劲,索性在西河滩挖出一丈多深的大坑,将人活活埋掉。

  这个仅有十多万人口的小县,日军占领期间竟有5000余名青壮年被残杀,2.9万余头牲畜被掠杀,2100万斤粮食被抢走或烧毁。

  ◇ 陈永贵大难不死

  1940年,日本侵略军推行“三光”政策,大寨有27名青壮年被活埋葬身。在兵荒马乱、饥寒交迫中,先后有35人死于非命。

  陈永贵6岁随父到大寨,房无一间,地无一垅。不久,父亲因贫困潦倒,卖妻抛子,走投无路,上吊身亡。无依无靠的陈永贵就寄居在一寡妇家,为地主放牛,扛长工。他本是穷光蛋,又是从外村来的,社会地位更为低下,而他又不安分守己,因而受过种种屈辱。他为改变地位,奋力抗争。

  陈永贵胆子大,又能说善辩,受到当时村长、地主贾泰元的赏识。1942年当了维持会代表,那年陈永贵27岁,他给日本办事,还与八路军干部保持着联系,说明他很会周旋。不料,因一次送粮出了问题,宪兵队以通匪罪将他逮捕,关入留置场。

  怎样出狱的?陈永贵自己说是八路军干部把他营救出来的,还有材料说是他妻子李虎妮托人保出来的,从敌伪档案中查出是“归顺释放”,后以“兴亚会负责人”身份继续向“宪兵队”大队长清水送情报。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一周后,昔阳县城从日军溃退中解放。而盘踞在五六十华里外的平定、阳泉的阎锡山部队随时准备占领昔阳。阎方要攻,我方要守,昔阳县城经常处于“坚壁清野”的战备状态。军民警惕性特高,只要从阳泉、平定来的都怀疑为间谍;往阳泉、平定去的被怀疑是逃亡汉奸、地主。

  为保卫解放区,昔阳县领导根据《太行区1946年工作方针》批示,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反奸反霸,诉苦清算运动。接着就搞土地改革。

  陈永贵是大寨贫雇农中的一员,却列为“反奸”对象而被批斗。

  1946年7月1日,中共建党纪念的那天,昔阳县委举行了盛大的集会,会场就设在“万人坑”的西河滩。县委领导宣布开会后,有一项议程就是处决一名汉奸。将这个汉奸吊到树上,脱去衣服,赤条条的,民兵又用刺刀从汉奸的大腿上割一块肉,塞到他嘴里。以这种方式纪念党的生日,足见对汉奸仇恨之深。在这种政治气候下,曾被群众称为“二鬼子”、当作汉奸嫌疑斗争的陈永贵,引起群众的激愤是可想而知的。

  在日寇刺刀尖逃生、解放后又在反奸除特斗争中险些丧命的陈永贵,经过了各种痛苦和磨难,真可说是大难不死。据说当时主持斗争会的还是当初怂恿、支持他当伪代表的贾泰元。陈永贵认为受了这些有权有势人的愚弄,激发起他对这些人无比愤恨和从斗争中求生存的决心。

  ◇ 土改中,陈永贵挺起了腰

  1946年至1947年昔阳的土改是在“急风骤雨”中进行。离县城十几里的大寨也在清算自己血泪史。大寨村只有64户,193口人。按当时划分的阶级成份:贫下中农44户、富裕中农16户,地主富农4户。全村土地700多亩,40多户贫下中农只有144亩劣等山地,就是说,60%的耕地归地主富农所有。领导大寨土改的贾进财、贾承福,他们按照党的政策,通过民主讨论,把土地、浮财分给了贫下中农。

  陈永贵以一个“赤贫”的“无产者”身份积极参加土地改革,和贫雇农一样分得了土地、房屋和浮财。政治上抬起了头,他响应党的各项号召,主动报名参加民工支援前线。新旧社会对比,激发起他对地主富农的仇恨,对穷哥儿们的同情。他说:“现在翻了身,就要革命。”“宁死在马前,不死在马后”。他认为地主、富农本性难移,“狼就是狼,变不成羊”。他的极“左”情绪开始暴露。一户富裕中农是军属,也分到一份浮财,他质问贾进财:“土改是给穷人的,为什么分给富裕中农?”贾进财只好收回这份浮财。

  ◇ “我要向毛主席请罪!”

  虽然陈永贵成了高举“三面红旗”的旗手、“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先锋,但他对历史问题心里很虚,到关键时刻就慌了神。

  党的“九大”召开前,中央责成山西“支左”部队党委审查出席“九大”的山西代表,谢振华当时是第六十九军军长,后为省委第一书记,是审查小组负责人。陈永贵是“九大”代表,他知道此决定后,主动找谢振华交待他这段历史问题。

  《谢振华回忆文集》写道:“当时我约他在迎泽宾馆六层中间靠左边的一个房间里和他谈话。他一坐下,痛哭流涕地说:‘我有罪,我要到北京向毛主席请罪’。我说:‘不要着急,有什么问题可以详细谈出来。’他说,‘我在抗日战争的1942年,被日寇抓去后,被迫自首了,后来还被迫参加了日伪情报组织‘兴亚会’,给日寇送了情报。我是三人小组的负责人。’我又问他,送情报和什么人联系?陈回答:‘是和日本驻昔阳宪兵队的清水大队长直接联系,规定每周去送两次情报。’”

  《谢振华回忆文集》又写了向上反映的经过和自己的看法:“陈永贵的历史问题被发现以后,于1968年9月,我即派当时出席‘军工会议’的李金时(六十九军副军长)将陈永贵的问题呈报周总理。周总理当即指示:‘六十九军的同志要顾全大局,不要扩散,影印件可报中央。’

  “遵照周总理指示,1968年12月,以六十九军党委名义正式上报北京军区党委转呈中央。

  “周总理陪外宾参观大寨时,我又当面向他作了请示。总理说:‘要维护大寨红旗,作为历史问题,仍可让陈永贵当代表出席九大,但只当代表’。”

  ◇ 批极“左”和“黑材料事件”

  六十九军按组织程序把陈永贵的历史问题材料呈报北京军区党委,军区党委上报到党中央、毛泽东。这个问题没有影响到陈永贵1969年在“九大”当上中央委员,也没有妨碍陈永贵1973年在“十大”当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出人意料的是,批林批孔中,“四人帮”整谢振华时冒出一个“整陈永贵黑材料”事件。

  批林批孔,实际是借题发挥。一天,江青穿着军装到山西赴京的《三上桃峰》剧演出处,“炮轰”省委第一书记、省军区司令员谢振华。说这个剧是为刘少奇翻案的(此剧与刘少奇毫无关系,谢与此剧也无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22: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1972年8月2日,周恩来总理在一次外贸、外事和宣传会议上指出:“各单位的极‘左’思潮都是林彪放纵起来的。”极“左”思潮就是搞“空洞的、抽象的、形而上学的东西,夸夸其谈,走极端”。他强调,“运动与业务不能对立”,政治挂帅,“就是要挂在业务上”。

  山西省根据周恩来讲话精神,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对极“左”和无政府主义的批判,同时对各个行业进行整顿。工厂反对停工,保证正常生产,农村则抵制学大寨运动中搞“穷过渡”、取消自留地,实行“政治工分”等一系列“左”的作法。

  山西省委批极“左”时,陈永贵却在昔阳县“反右倾”。1972年10月前后的两个月里,昔阳县连续召开县社干部会议。陈永贵在会上说,批极“左”给我们出了个难题。他要求全县干部充份认识“文革”的目的,要充份思考“每当斗争激烈的时候,毛主席要求我们干什么”他针对一些干部怕抽调专业队上大工程会违反政策的顾虑,大批“保守”、“右倾”,以增加专业队人数,组织大兵团搞“大会战”。

  王洪文、纪登奎、倪志福、陈永贵接见山西代表时,陈永贵说:“到现在还搞我的历史背景。”王洪文说:“搞中央政治局同志的材料不是小事,不是一般问题……谁搞的,关起来。”在这种高压下,如实向上反映陈永贵“历史问题”的干部招来横祸。

  1974年5月,陈永贵到昔阳县白洋峪公社等地抓典型,向干部们说“批林批孔是全国性的,我们拿不出经验是不行的”。“什么复辟,倒退,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新生事物,都要给予迎头痛击”。

  不批极“左”批右倾,陈永贵成了“正确路线的代表”,符合了毛泽东意图,受到“四人帮”的赞赏。接着,四人帮”又批谢振华、曹中南(省委第二书记)“抵制和干扰农业学大寨运动”。

  江青说:“大寨在山西,你们应当感到是很光荣的事”;“学大寨要学它抓阶级斗争,坚持社会主义,不复辟,不倒退。”

  王洪文说:“你不学大寨的路线,学什么?”当场责令谢、曹回山西接受造反派批斗。

  当时的中央要陈永贵主持批斗大会,集中批谢、曹“错误”,还要他们交代整陈永贵“黑材料”问题。

  ◇ “主席知道了,不要再提了!”

  因谢振华在担任六十九军军长期间通过北京军区党委向中央报告过陈永贵的历史问题,北京军区党委又把驻山西的六十九军领导集中到军区,要他们同“谢振华划清界线”,对反映陈永贵历史问题作出交代。新调来的六十九军政委戴秉孚是个正派老实人,他认定向中央如实反映问题是军党委的职责,没有错。

  北京军区党委扩大会议讨论时,也发生了争议。有人说,这是按组织程序层层上报的材料,不能说是黑材料,于是修改稿把“黑”字抹掉,只说是“整大寨材料”。又有人提出异议:在自己职责范围内,通过部队党委向上反映问题,为什么当错误检查?

  正在争执不下,传来了毛泽东的声音。

  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军区司令员的陈锡联,是“文革”中能直接听到毛泽东指示的军政要员,他领会了毛泽东的意图,但也不说反映问题的六十九军和北京军区党委有过错,他向六十九军领导传达毛泽东声音:

  “陈永贵历史问题,主席知道了,不要再提了!”

  “主席知道了”,这在当时如同传下了“圣旨”,谁都不吭气了。

  毛泽东在1964年知道了这位42岁才扫盲的陈永贵会讲“逻辑”,过71岁生日时特地请他吃饭,称他是“庄稼专家”,对这位“文革”中“步步紧跟”、坚持集体化道路的英雄人物关爱有加,把他领导的大寨当作农业发展的方向,一个理想的模式,中国农业过关,就靠举这面旗帜。据说,毛泽东认为陈是受压迫的穷苦人,所以对陈永贵的历史问题不予追究,保护过关。

  陈锡联抗战早期是一二九师三八五旅旅长,是有名的战将。他代表中央作解释工作,说他抗战初期就在昔阳这一带打仗,那时玉米长得只有膝盖那么高;现在长得一人多高,语重心长地说:“农业还得靠大寨!”

  陈永贵又是一次有惊无险!不仅未追究历史问题,反而平步青云。继1969年“九大”当上中央委员、1973年“十大”当上政治局委员,1975年1月全国四届人大一次会上陈永贵又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

  “主席知道了,不要再提了”,是当作绝对保密只在少数有关的高级军政领导中传达,因此议论只在这个范围内平息下来,而参与过陈永贵历史问题调查和争论的人不知道毛泽东对陈永贵历史问题的态度,只看到他地位越来越高,声望越来越大,还以为陈永贵真的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无端攻击,因此,对调查陈永贵历史的人都还当作“整中央领导黑材料”,更理直气壮地“保卫中央领导”。直到1977年初,揭批“四人帮”中,阳泉市还有人提出“整陈永贵黑材料”事件,有关人员被列为清查重点。山西日报驻阳泉记者写的《内参》中说,对王敏等29人非法审查,住进“土监狱”的6人,进清查学习班的17人,勒令“讲清楚”的3人。看管小分队三班轮番逼、供、信,市公安局副局长王贵玉被整得终身致残。直到1980年9月还未纠正“清查扩大化”造成的严重后果。

  陈永贵也以胜利者姿态出现。他向张怀英说:“谢振华整我的黑材料,说我是叛徒,他没资格。”他以为,只要有毛泽东保驾,他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没想到,1976年毛泽东逝世,紧接着粉粹了“四人帮”,又批判“两个凡是”,陈永贵领导的大寨被作为极“左”典型而受到批判。

  陈永贵于1986年3月26日在北京病逝。按说已经盖棺论定,但他的历史问题仍被人议论。1992年出版的《谢振华回忆文集》中写到陈永贵历史问题时说:“很清楚,有人证、物证和本人也承认,他确实自首叛变,又当了特务情报员。但事隔几年,陈永贵摇身一变,在主持省委扩大会议期间,竟逼着我承认整他的黑材料,企图置我于死地,杀人灭口,以隐瞒他的罪恶历史。”

  政治领导人物的历史应该有透明度,让广大群众都知道。如果陈永贵的历史问题一旦发现,就告诉广大群众,也让他本人向公众说个明白,要群众理解他,他不至于背这么多年的历史包袱,也不至于身后有人再写文章数落他。更重要的是不要因“黑材料事件”让“保”他的干部群众与“揭”他的干部群众斗得死去活来。

  把“黑”材料变成“白”材料之时,就是中国民主化实现之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5: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安阿蛾 于 2014-1-2 03:27 PM 编辑

真汉奸当上副总理,假汉奸(如关露)蒙冤一生。
在考虑要不要改标题,变为“陈永贵传奇:先当汉奸,后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
发表于 2014-1-3 15: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考虑要不要改标题,变为“陈永贵传奇:先当汉奸,后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 ...
安阿蛾 发表于 2014-1-2 03:26 PM


中华民国首任大总统孙中山——美国公民,中日盟约签字人
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共产国际中央执行委员,在日本建有蒋公神社,受日本人供奉
中华民国台北政府总统蒋经国——苏联共产党员
中华民国台北政府首任民选总统——日军炮兵少尉岩里政男
 楼主| 发表于 2014-1-3 18: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民国首任大总统孙中山——美国公民,中日盟约签字人
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共产国际 ...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4-1-3 03:42 PM


没有一个是汉奸嘛。
发表于 2014-1-3 18: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一个是汉奸嘛。
安阿蛾 发表于 2014-1-3 06:17 PM


按主帖的定义,孙中山、蒋介石、蒋经国、岩里政男,都是汉奸。
 楼主| 发表于 2014-1-3 18: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按主帖的定义,孙中山、蒋介石、蒋经国、岩里政男,都是汉奸。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4-1-3 06:22 PM


是么?找出这个定义,然后来对比这些人的行为。
发表于 2014-1-4 00: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对比啊,那就先跟孙文的卖国档案对比?

http://www.xhclub.net/forum/view ... &extra=page%3D1
发表于 2014-1-8 09: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看,怎么能证明陈永贵是汉奸啊?因为这个?【1942年当了维持会代表,那年陈永贵27岁,他给日本办事,还与八路军干部保持着联系,说明他很会周旋。不料,因一次送粮出了问题,宪兵队以通匪罪将他逮捕,关入留置场。】

很多人做工作不都是一边当着敌伪的官虚于应付,一边给共产党做事么?怎么这种问题还搞不明白啊?

【把“黑”材料变成“白”材料之时,就是中国民主化实现之日。】

屁!那些嚷嚷民主化的,一个个比文革小将还文革小将。并且,如果就凭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去推行民主化?那还是让共产党继续在台上比较好。
发表于 2014-1-8 09: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嫖律师水平下降了,感觉以前还讲些道理,现在就是一个无赖作风了——呵呵,不是因为你口吐污言秽语,而是因为你根本不是在争论。你是在满口跑火车。并且,你在有意的通过贩卖低智商来达到激怒网民的作用,哦,通俗的话说,就是搅屎棍。

为什么我能这么判断?因为一个北大出来的,怎么这智商或者理解能力不会低到连小学生都不如。

同样是北大出来的,你就不能学学微博上的那个“被打飞”、“破破的桥”,人家虽然和中共唱反调,不管他们说的对不对,起码还知道讲道理讲逻辑,至少别人在反驳的时候还会有些难度。

反对派不是这么当的。跟人唱反调,这个没什么,但麻烦水平高点,别让台上的那些人觉得你连做对手都不配!

你以为你挖出这些“黑”历史,就能唤醒多少民众?呵呵,也就是能让一些傻愤喷一会共党而已,喷完了该干嘛还干嘛。共党的统治还是会坚如磐石。
发表于 2014-1-8 09:5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汉奸当上副总理,假汉奸(如关露)蒙冤一生。】

关露这事情,就离不开潘汉年的问题。但即使按照现有公开的资料,潘汉年蒙冤,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他咎由自取。

潘汉年试图策反李士群,但是李士群却拉着他见了汪精卫。

这是在抗日战争的紧要关头,敌伪方面的大boss,这种事情,如果作为一个具有党性的人,就算当时事发突然,最起码也要在事后向中央作汇报。不汇报,就只能是一个污点——谁知道你见了汪精卫是去干嘛了?谁能证明?

这种事情国民党自然要大做文章,当时毛泽东、刘少奇,共产党的两大boss,一号二号,都为潘汉年作担保,并且在之后,也都问过潘汉年,是否有私会日伪头目汪精卫的事情,潘汉年都予以否决。

然后等到了建国后,被俘的特务为了立功,供出潘汉年,这个时候你就是再有嘴你如何说得清楚?

呵呵,党内的两大boss都为你做担保,你却隐瞒,这是打了党内两大boss的脸啊,这个人你还怎么敢放心的重用?

就好比中石化的中级领导,和国外的阿美石油公司暧昧不清,你觉得中石化的高层还会对这个中级领导放心任用?

就好比你的一个和你平日掏心掏肺的朋友,突然和你非常厌恶的对手来往,你还会继续和朋友保持密切联系?就算联系,起码心里也要留一手吧?

潘汉年的悲剧就在于此。
发表于 2014-1-8 10: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潘汉年倒霉了,那么连带着关露肯定要遭殃。

可是有什么办法?

大家要记着:

共产党的错误是分等级的:

最轻的是工作错误,这个是谁都会犯,而且共产党也允许工作错误,包括毛泽东在内,都有过工作错误。但共产党的纠错能力非常强——在那个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不强就只能枉送性命和被淘汰。

第二是路线错误。这个就比较严重了,有时候就会被打倒了。但被打倒还可以扶正,就好比小平同志,文×革下放,但是很快又得到启用,刘少奇日后也可以平反。这个错误虽然严重,但也是可以原谅的,日后还可以恢复名誉;

最严重的就是组织错误。共产党绝对不允许叛徒,所以,张国焘叛党,这就是板上钉钉。所以,潘汉年偏偏触动了共产党的逆鳞,就是犯了这个组织错误,说不清道不明,这就为他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发表于 2014-1-8 10: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永贵和潘汉年不一样,抗战期间,陈永贵不过是一个农民,说白了,大势由不得他。潘汉年却是一个游走于敌伪、中共之间的一个重要关键人物,从某种意义上也能决定敌我交战在某重要战场上的成败。分量是不一样的。
发表于 2014-1-8 10: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着一句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政治就是血雨腥风。

别随随便便的用道德标尺去衡量。要真要去做了,里面没几个身世清白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友天地论坛 (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

GMT+8, 2019-8-18 11: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站长论坛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