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天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九五平安

金庸今天下午病逝于香港养和医院,享年94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9 01: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2-19 02:15 编辑
easymake 发表于 2018-12-18 11:33
侠的定义到底是什么,侠是一种精神气质还是特指一些人。
侠的范围到底有没有明确的规定:体制内还是体制外 ...


侠流传至今,作为一种伦理道德基本不变,当然是指一种精神,这种精神的内核在战国形成。奉行这种伦理道德的人称之为游侠、侠客。公卿大夫之侠在战国是体制内的,布衣之侠在战国末期显示出强大的政治力量,按照这个发展势头,布衣之侠也可以进入体制,成为布衣平民上升为统治阶级的通道。秦汉大一统断绝了这个可能,侠风衰落,游侠虽然由于历史惯性继续发展,势折公卿,正义性却不断降低,逐渐为社会所不容。到西汉末期,即使游侠自己,也不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了。原涉是太守的后人,少年时住进冢庐,为父守丧三年,遵奉儒家的伦理道德,世人称颂。后来被推荐当谷口县令,叔父被杀,自劾去官,要报仇,这还在儒家的伦理道德内。谷口的游侠帮他杀人报仇,被迫逃命,和游侠混在一起,不能坚持儒家的伦理道德,遂成为游侠。

先是,涉季父为茂陵秦氏所杀,涉居谷口半岁所,自劾去官,欲报仇。谷口豪桀为杀秦氏,亡命岁余,逢赦出。郡国诸豪及长安、五陵诸为气节者皆归慕之。涉遂倾身与相待,人无贤不肖阗门,在所闾里尽满客。或讥涉曰:“子本吏二千石之世,结发自修,以行丧推财礼让为名,正复仇取仇,犹不失仁义,何故遂自放纵,为轻侠之徒乎?”涉应曰:“子独不见家人寡妇邪?始自约敕之时,意乃慕宋伯姬及陈孝妇,不幸一为盗贼所污,遂行淫失,知其非礼,然不能自还。吾犹此矣!”(《汉书-游侠传》)

秦末陈胜游侠出身可以自立为王,册封贵族,布衣之侠被六国贵族认为是一伙人,大家地位平等。新末群雄逐鹿,游侠却默默无名,根本上是名声臭了,不正义。

游侠精神、游士精神本质上是体制、秩序的补充,是体制、秩序分裂时期的产物,诸国林立才有游侠、游士生存、发展壮大的土壤,大一统体制、秩序完善后就不需要了,变成反体制、反秩序的精神。游侠受道义约束,符合道义的行为才是侠行,当侠客行侠的时候才是侠,侠是一种职业而不是人。侠客与土匪的区别就在这,土匪是人而不是职业。

布衣之侠的根基是浮浪人口,一部分人口受统治阶级影响,接受了统治阶级的侠义精神并且使之适应自身,酒色财气、吃喝嫖赌成为侠客的特色,但是酒色财气、吃喝嫖赌并不是侠的特色。浮浪人口不绝,侠就不绝。浮浪人口和游民不同的是:人口规模小,不能自成一个阶级,没有自己的思想、意识形态。唐朝生产力大发展,能够养活大量的非农业人口,中唐游民阶级开始形成,游侠传统开始断绝——浮浪人口转变成游民阶级,游侠没有了生存土壤。唐传奇是最后体现游侠精神的小说。

经过藩镇割据、五代十国的涤荡,游民阶级的伦理道德只剩下孝这一伦,宋只能提倡以孝治天下。宋代知识普及,一部分有知识者成为游民,游民阶级开始形成自己的思想。游民阶级的思想不是游侠精神,游侠精神最多是一种点缀。比如《水浒传》中的宋江,孝义黑三郎的绰号显示其孝道,这就算道德高尚了,及时雨的绰号显示其侠气,小恩小惠就算是行侠了,可是按照宋代忠孝一体,忠为孝本的思想,宋江不孝,按照侠道,宋江也不侠。替天行道不是侠行,是游民阶级的创造,是游民阶级自认正统的造反理论,君权天授,能行天道的只有皇帝、朝廷,替天行道,就是夺取皇帝、朝廷行天道的权力,认为皇帝、朝廷不行天道。梁山好汉的义和侠客的义是不同的,是掠夺者的义、正义,而且梁山好汉没有自称侠客而自称好汉,和侠客不沾边。把水浒传归入武侠小说那是完全错误,行侠只是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认为《水浒传》是武侠小说,只能认为行侠就是杀人放火抢财货,这和认为《鹿鼎记》是武侠小说就只能认为行侠是为了升官发财,可以不择手段,讲谎话、贪污、腐败,什么事都干一样。

到蒙元,在沉重的压迫下,游民阶级连孝这一伦也没有了,大量游民组织形成、发展壮大,游民在组织中谋生存。组织对于游民个体来说有着绝对的权力,真正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组织就是君父。黑社会起源于游民阶级,是游民阶级的组织形式。游民造反不能推翻朝廷,力量不足。只有农民也大量失地变成流民的时候,造反才能成功。明朝以游民组织造反起家,游民思想渗透进明朝体制。朱元璋游民思想严重,虽然不敢提倡“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却不信任大臣、官僚阶层,废除宰相,大搞特务政治。朱元璋对于孟子的贬斥,也就是对宋以来士大夫传统的贬斥,不肯与士大夫共天下,虽然最终还是与士大夫共天下。明朝皇帝一开始就建立和士大夫离心离德的传统,又有于谦、张居正的例子,将要灭亡时士大夫不像宋朝那样抵抗就是可以理解的了,无论面对李自成还是满清。

清朝的《三侠五义》 是面向市民的小说,是武侠小说的开端。这时候的侠,已经没有现实的侠作为原型,完全是虚构的,是一种寄托,于是侠客成为侠精神的化身。这时候的侠客,为朝廷服务,为清官服务,实际上成为朝廷、清官的特务机构,清官、侠客通过非正当途径申张正义,是体制内。这时候的侠,可以定义为武力远比普通人强大,通过非正当途申张正义的人,侠的精神就是通过非正当途径申张正义,侠客投靠朝廷、清官,使得这个“非正当途径”得到朝廷、清官的认证,变得正当起来,于是成为小说的主角、侠的主流。武侠小说中的侠一开始就是虚构的,不存在失真问题。随着武侠小说的流行,黑社会的头目也自称为侠,比如黄金荣、杜月笙,武侠小说的侠反而成为现实的侠的原型,可谓是小说塑造现实的一例吧。

春秋战国到秦汉的侠,外部约束大于内部约束,侠行是有公认的标准的,不符合标准,就不是侠。比如信陵君,平原君以义来责备他,他不救赵就是失义,名声扫地,他为了维持高义的名声,选择了去赴死。郭解也是一样:

解姊子负解之势,与人饮,使之嚼。非其任,彊必灌之。人怒,拔刀刺杀解姊子,亡去。解姊怒曰:“以翁伯之义,人杀吾子,贼不得。”弃其尸於道,弗葬,欲以辱解。解使人微知贼处。贼窘自归,具以实告解。解曰:“公杀之固当,吾儿不直。”遂去其贼,罪其姊子,乃收而葬之。诸公闻之,皆多解之义,益附焉。

春秋战国到秦汉的侠,武力并不一定远超常人,行侠得来名声,名声越大,影响力就越大,游侠依靠影响力来干涉社会。到游侠精神徒有其表的隋唐才重视个人武力。

儒侠,儒家意义上的儒侠是不存在的,最多有看起来有儒气的侠。金庸的“国之大者,为国为民”,我认为是出自民国时期的经历。当时“XX救国”大为流行,侠客也可以救国,比如最著名的霍元甲,打败了西洋力士,为国争了光。

发表于 2018-12-21 01: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侠小说没有现实的侠作为原型,有现实的武作为原型,那就是清朝兴起的武林,十八般武器,外功、内功、经络点穴等都有原型。当时武林人物以依附朝廷为荣,是侠客为朝廷、清官服务的根本原因。历史上三大内家拳中的形意拳出自镖师一脉,是经过实战锻炼的杀人术,郭云深号称“半步崩拳打遍天下”,杨露禅学得陈氏家族武术,加以改进成为绵拳,在京城武馆中无敌手,号称“杨无敌”,可谓家族武术一脉,然而面对王府护院董海川,不敢战胜,最多平手。八卦掌可以认为是无师承的护院一脉,属于自创武功。三大内家拳是武林中三大势力的代表拳法。不论是开镖局,开武馆或者看家护院,武林人士都要面对官府、依附官府,这些人后来演化成武侠小说中的白道,绿林人士劫镖劫庄园和武林人士敌对,这些人后来演化成武侠小说中的黑道。武林人士有武功,敌对的绿林人士也应该有武功,武功于是普及到正邪两方。武侠小说中依附朝廷、清官的侠客,原型就是这些人吧。
发表于 2018-12-26 00: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2-26 00:18 编辑

三大内家拳,董海川占据了八卦,杨露禅的绵拳跟着占据了太极阴阳,形意拳就只好抢夺剩下的五行了,号称形意五行拳。三大内家拳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国文化的大象基本上占据完了,拳意高超^_^。最后剩下无极,三大内家拳占据不了,于是无极拳也出现了,虽然说无极而太极,无极拳却不能撼动三大内家拳的地位。王芗斋号称汲取诸家之长,创拳号称“大成”,是传统武术最后的辉煌了。

武侠小说兴起于乾隆、嘉庆年间。乾隆、嘉庆年间人口暴增,经济大发展,游民阶级也大发展,人均生存资源严重不足,首先威胁到游民阶级的生存,于是游民阶级的一部分铤而走险做起了土匪,天下太平而匪患严重成为乾嘉的特色。于是商人雇人保镖成为普遍现象,之后保镖们搞起自己的组织镖局是必然。朝廷一贯禁止民间拥有杀伤力大的兵器和盔甲,于是镖师们本身的身体素质成为武力的关键因素,从而注重自身武力的训练。村庄也受匪患威胁,不能指望官府,于是村庄也注重自身武力的训练。有钱的乡下财主有财力,能够请有武力的人士看家护院。这三个原因促使民间注重个人武力,武术大兴,特别是北方,北方武术又以沧州为最。有了这个现实基础,武侠小说才能出现、兴起。初期武侠小说中的侠客出身有两处,一处是家传,一处是师承,原型就是村庄武术和镖局武术。聚贤庄这些的原型是财主的看家护院,赛孟尝就是财主的化身。
发表于 2018-12-28 14: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武力,拳脚是基础,然后才是兵器,兵器是拳脚的延伸,不通拳脚就不能通兵器。武林人士切磋较量,无甲可披,是拳脚切磋较量,用兵器是生死决斗。镖师经常处于无护甲的生死搏斗之中,对于武术自然精益求精,迫使经验上升到理论,于是形成拳法。中国传统理论的顶层、大象是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拳法只能依附它们,是拳法的最高解释。次一等的理论是动静、内外、刚柔等,这些是拳法理论的主干。拳法把道教的内丹术也纳入了,外练筋骨皮,内练精气神,参照内丹术,自称为内家拳,把只练筋骨皮的武术贬称为外家拳。

手持兵器自然比手无寸铁有巨大优势,一般情况下长兵器比短兵器更有优势,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最初的武侠小说是按照现实来写的,侠客都手持兵器。侠客的原型是镖师、村庄武术好手、护院这些。侠也是按照现实来写的,古之侠气只是点缀。《三侠五义》、《彭公案》、《施公案》这些朝廷、清官是天,侠客为朝廷、清官服务是顺天应命,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侠客本质上是维持天命的,没有替天行道的造反思想。比如黄天霸为救施仕伦可以杀兄逼嫂。
发表于 2019-1-8 22: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9-1-9 12:35 编辑

武侠小说发端、流行的前提是民间习武风气大盛。民间习武风气大盛的原因是盛世下盗匪横行,商业、村庄需要武力保卫,镖局行业兴起成为武术的源头。盛世下盗匪横行的根本原因是绝对过剩人口的急速增加,这是清朝才出现的情况。武侠小说中侠客辅佐朝廷维持正义来自于现实中朝廷执政能力、组织能力的相对衰退,不能有效管理庞大的绝对过剩人口,需要民间团体来协助,而民间团体的武力组织是镖局、团练、护院。侠客辅佐朝廷反映这个现实。何新所谓:
                         
                           好皇帝
        
    清官十义侠  贪官十恶霸

      这一三元结构,通过清官与义侠的互补,贪官与恶霸的互补,加上一个圣明皇帝:构成了明清时代的全部历史哲学。这个结论完全错误。武侠小说反映的不过是民间的一种现实,不是全部的现实。何新的错误,在于混淆了东周秦汉的侠和清朝武侠小说中的侠的根本不同,前面的侠是现实的、大部分时间中是正义的,后面的侠是虚构的、现实中非正义的。在社会正统伦理、主流伦理看来,武侠小说中的侠客是非正义的,比如《儿女英雄传》,作者文康出身高贵,家道没落写了这小说,立意是“整顿金笼关玉凤”,侠客要归附社会正统伦理才算得正果。小说中依附的侠客朝廷可以容忍,不依附的就近乎寇了。对于寇也就是所谓的好汉,《荡寇志》表达了社会正统伦理、主流伦理的观点:

仲华又曰:那梁山上一百八个好汉,便是如此了结,正应了那年卢俊义之梦。在下听得施耐庵、金圣叹两先生都是这般说,并没有什么宋江受了招安,替朝廷出力,征讨方腊,生为忠臣,死为正神的话;也并没有什么混江龙李俊投奔海外,做暹逻国王的话。这都是那些不长进的小厮们,生就一副强盗性格,看着那一百单八个好汉十分垂涎,十分眼热,也要学样去做他,怎奈清平世界,王法森严,又不容他做,没法消遣,所以想到那强盗当日的威风,思量强盗日后的便宜,又望朝廷来陪他的不是,一相情愿,嚼出这番舌来。在下又听得一位高明先生说:“那一百单八个好汉,并非个个都是光棍,人人没有后代,当时未必杀戮得尽。传到日后,子孙知他祖宗正刑之苦,所以编出这一番话来,替他祖宗争光辉,替他祖宗出恶气,也未见得。”这话也在情理上。看官,在下的《荡寇志》七十卷,结子一回,都说完了。是耶非耶,还求指教。诗曰:

  “续貂着集行于世,我道贤奸太不分!只有朝廷除巨寇,

  那堪盗贼统官军?翻将伪术为真迹,未察前因说后文。

  一梦雷霆今已觉,敢将柔管写风云。”

  “雷霆神将列圜邱,为辅天朝偶出头。怒奋娉婷开甲胄,

  功收伯仲绍箕裘。命征师到如擒蜮,奏凯歌回颂放牛。

  游戏铺张多拙笔,但明国纪写天麻。”


近代以来,中国文明的正统被视为腐朽、黑暗,中共继承了这个传统,大量汲取游民阶级的思想作为革命思想,造成严重后果,需要进行彻底的反思了。现在的意淫小说、爽点小说继承了游民思想,也必须进行改造。
发表于 2019-1-9 14: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周布衣之士,到四公子时期几乎可以和公卿大夫比肩,成为平民的进身之阶,游士中的游侠门槛最低,占据了游士的大部分。秦朝压制、清除游士,迫使游士和六国贵族联盟,共同反抗秦朝。游侠陈胜起义,天下云集而响应,孔子八世孙孔鲋的归附充分显示了张楚政权的正统性。陈胜吴广起义是游侠起义、游士阶层起义,不是农民起义,张楚政权是游士和六国贵族的共同政权而不是农民政权。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陈胜对游士说的,不是对农民说的,之后这种观念随着游士、游侠的覆灭而消失了。自陈胜后直至中唐游民阶级兴起后才有皇帝兵强马壮者为之的观念。

游士、游侠精神在大一统的情况下“不轨于正义”,正义性逐渐消亡,成为作奸犯科的渊薮。班固《汉书 . 游侠传》指出:

古者天子建国,诸侯立家,自卿大夫以至于庶人各有等差,是以民服事其上,而下无觊觎。孔子曰:“天下有道,政不在大夫。”百官有司奉法承令,以修所职,失职有诛,侵官有罚。夫然,故上下相顺,而庶事理焉。

周室既微,礼乐征伐自诸侯出。桓文之后,大夫世权,陪臣执命。陵夷至于战国,合从(纵)连衡(横),力政(征)争强。繇(由)是列国公子,魏有信陵,赵有平原,齐有孟尝,楚有春申,皆借王公之势,竟为游侠,鸡鸣狗盗,无不宾礼。而赵相虞卿弃国捐君,以周穷交魏齐之厄;信陵无忌窃符矫命,戮将专师,以赴平原之急:皆以取重诸侯,显名天下。扼腕而游谈者,以四豪为称首。于是背公死党之议成,守职奉上之义废矣。

及至汉兴,禁网疏阔,未之匡改也。是故代相陈稀从车干乘,而吴濞、淮南皆招宾客以千数。外戚大臣魏其、武安之属竞逐于京师,布衣游侠剧孟、郭解之徒驰骛于闾阎,权行州域,力折公侯。众庶荣其名迹,觊而慕之。虽其陷于刑辟,自与杀身成名,若季路、仇牧,死而不悔也。故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非明王在上,视(示)之以好恶,齐之以礼法,民曷由知禁而反正乎!

古之正法:五伯(霸),三王之罪人也;而六国,五伯(霸)之罪人也。夫四豪者,又六国之罪人也,况于郭解之伦,以匹夫之细,窃杀生之权,其罪已不容于诛矣。允其温良泛爱,振(赈)穷周急,谦退不伐,亦皆有绝异之姿。惜乎不入于道德,苟放纵于未流,杀身亡宗,非不幸也!

班固认识到游侠是“大夫世权,陪臣执命”的产物,四公子即四豪是六国之罪人,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这个新时代由于秦汉大一统而胎死腹中。游侠“以匹夫之细,窃杀生之权”,即窃取属于政府的行政、司法等权力,实际上是和大一统朝廷对立的一个无形政府,自成一套伦理道德(立法)、行政、司法体系。游侠的无形政府和朝廷对立,“不入于道德”,即不轨于大一统下的正义,民心弃之,经历西汉后遂消亡,即使是分裂时期也不能复兴。之后直到唐朝的游侠,都是遗孑,没有了无形政府的能力,只是个人的一种爱好。比如李白,他行侠仗义可不是为了对抗朝廷,而是养人望,为进入朝廷做准备。
发表于 2019-1-10 01: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游侠在西汉末期已经是非正义的,名声臭了,没有号召力。王莽改制失败后天下大乱,群雄逐鹿,原来代表社会下层意志的组织游侠没有号召力,又没有新兴的组织取而代之,于是成为贵族的战争,最大的贵族、最有号召力的贵族是原刘汉一脉,由社会下层组成的绿林军只能立原刘汉一脉的贵族为帝,以此来号召天下。最终取得胜利的贵族出自原刘汉一脉是势所必然。这是刘秀取得天下的根本原因,也是刘秀取天下在历朝历代中最为容易的原因。东汉佛道兴起,扎根下层,特别是道教成为代表社会下层的组织。东汉末年,太平道组织农民起义,“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取游侠组织而代之,却得不到贵族的承认、认同,被贵族阶级镇压、消灭。五斗米道被镇压后屈服,道教向贵族阶级渗透。从东汉开始,佛道取代游侠成为社会下层逐鹿天下的组织。
发表于 2019-1-11 02: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周仍然是贵族社会,虽然礼崩乐坏,新秩序也在形成中。新秩序的核心是“选贤与能”,打破了西周“亲亲尊尊”的旧秩序。布衣游士凭借着“贤、能”可以进入统治阶级,农民阶级没有可以用来对抗统治阶级的思想,农民起义不成气候。游士、游侠思想在东周是新兴的统治阶级思想,和统治阶级四分五裂的状况相适应,是统治阶级给予平民的上升通道。但是四分五裂的状况不可持续,西周形成的天观念不承认分裂的正义性、合法性,各诸侯国相互吞并是正义的、合法的。于是大一统后游士、游侠思想成为破坏大一统的因素,被排除出统治思想。

秦的速亡,在于消化不良而扩张过速,始皇帝太好大喜功了。秦灭六国后,镇压六国贵族和游士是势所必然,但是没有经过一两代人的时间,六国贵族和游士的影响力是不能消除的。始皇帝统一后正确的做法是休养生息,北筑长城后便不动刀兵,不要南征百越,留给后人去做。经过一两代人后政权稳固,便可对匈奴、百越等动武。南征百越、北征匈奴,造成秦朝财政紧张、兵力紧张,于是自己破坏自己的正常制度,乱征赋税,乱发役戍,暴秦由此得名。《汉书.食货志上》记载:“至于始皇,遂并天下,内兴功作,外攘夷伙,收泰半之赋,发闾左之戍。”始皇帝在世,可以压制住天下的反抗,二世就没有这样的本事了,被违法適戍的闾左游侠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秦朝迅速灭亡。

大一统后游侠思想被排除出去成为民间思想,游侠组织松散,维系于声誉卓著的游侠个体上,容易消灭,于是西汉之后无游侠组织。黄老思想在独尊儒术后也逐渐被排除出去成为民间思想黄老道,成为道教的先驱。道教和游侠一样“窃杀生之权”,由于组织严密,比起游侠的无形政府,更接近实体政府。佛教传来后,弥勒净土和道教一样组织严密,“窃杀生之权”。佛道思想成为组织农民反抗统治阶级的思想。游民阶级出现后,佛道思想、游侠思想糅合在一起,核心是替天行道,成为游民阶级的思想。

马克思说:“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这在西欧是正确的,在中国文明之外是正确的。比如罗马文明,奴隶阶级没有自己的思想,斯巴达克斯起义声势浩大,却没有思想,只是单纯的反抗,对统治阶级构不成威胁。中世纪的农奴起义也没有思想,被贵族轻易消灭。印度文明在种姓制度下,低种姓阶级即使饿死也不反抗,是最高典型。中国自秦汉开始,统治阶级的思想转变成民间思想后却演变出对抗统治阶级的思想,被统治阶级有自己的思想武器,这是需要深入研究的。西方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产生了马克思主义后,才有了和中国类似的情况:统治阶级思想发展出马克思主义成为被统治阶级的思想武器。
发表于 2019-1-23 00: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9-1-23 21:00 编辑

游民阶级是农业社会下由绝对过剩人口组成的阶级。要组成一个阶级,绝对过剩人口必须数量巨大而且持续、长期存在。只有中国文明符合条件,存在游民阶级。游民阶级的觉醒在宋代,成长于元明,在清朝成熟。清朝承认了游民阶级的存在,明确的把游民和流民区别开来,把游民划入另册管理。对于游民思想,统治阶级意识到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一味禁止,而是要引导、教化,而且成熟时期的游民阶级主要部分紧密依附统治阶级,也有归附的意愿,于是游民阶级开始回归正常社会秩序,逐渐成为正常社会秩序的一部分。

五代“皇帝兵强马壮者为之”的思想是游民阶级的最初思想,没有秩序,只剩下孝这一伦。宋朝建立后收回了武将的兵权,贬低武将的地位,降低武将的文化,由游民组成的军队组织能力低下,不能对朝廷造成威胁,加上思想上的以孝治国,忠为孝本,解除了游民阶级“皇帝兵强马壮者为之”的思想,游民思想以忠孝为旗号。南宋时期时局糜烂,游民成为土匪,虽然杀人放火,但是以“受招安”为目的,“皇帝兵强马壮者为之”的思想已经荡然无存。蒙元消灭了辽金宋,统一了中国,以外来者自居,不肯融入中国文明,完全汉化,“以孝治国,忠为孝本”的统治思想被终止,于是游民思想没有了锁链,“皇帝兵强马壮者为之”演变成更严重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主体内容成书于蒙元的《水浒传》充分表达了这个思想。明朝对于游民的反抗思想是一味禁止,然而禁而不止,无可奈何。到清朝开始引导、教化,比如《荡寇志》、《儿女英雄传》。新兴的武侠小说不但反映了武力组织镖局、团练、护院对朝廷的归附,也反映了游民阶级对朝廷的归附,土匪是无力对抗朝廷的。西方的入侵打断了中国文明的自然发展,中国政府对游民组织不是最高权威,控制能力大减,游民组织就成为黑社会、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传统上的黑社会。
发表于 2019-1-23 01: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要出大事啊!!!!
发表于 2019-1-24 00: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9-1-24 00:35 编辑

严格来说,鸦片战争之前中国没有黑社会,游民组织要么依附朝廷要么被朝廷镇压,不是“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黑社会诞生于租界,游民组织在租界坐大,延伸到和租界相邻的内地,成为独力于列强、中国政府的“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最典型的是上海的黑社会。内地的游民组织由于中国政府对社会控制力的不断衰退,也逐步独立成为“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分享了属于政府的权力成为黑社会,代表是会道门。黑社会既然掌握了一部分政府权力,就得承担起一部分政府责任,形成了一套不成文的规矩保证黑社会能够运行。这套不成文的规矩有一定的正义性,和秦、汉初侠的正义性相近,但是是从非正义上升的,和侠的下降相反。由于和侠相近,黑社会头目也自称为侠,典型的是上海黑社会。从此侠和黑社会彻底的捆绑在一起。共和国成立后荡平了会道门,黑社会被消灭,游民组织成为见不得光的地下组织。改革开放后的所谓黑社会,不是“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只是一些犯罪团伙,严格来说只能称之为黑帮,只是延续了传统的称号而没有称号的能力,可谓名不副实。

黑社会除了中国,别的地方也有,不过成因就大不相同了。意大利西西里是贵族放弃了权力,黑手党接管了贵族的部分权力形成的。拉丁美洲是毒枭接管了政府部分的权力形成的。黑社会权力延伸出能够管辖的范围,一般来说就不是黑社会而是黑帮了,完全没有正义性,比如美国黑手党。

日本所谓的黑社会从来不是“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一开始就是黑帮、黑色帮派、地下犯罪团伙。二战战败,日本社会接近崩溃,日本政府承认黑帮合法,让黑帮维持一部分社会秩序,成为政府的延伸,也不是“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
发表于 2019-1-24 00: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光掠影 发表于 2019-1-23 01:49
这是要出大事啊!!!!

浮光掠影兄,要出啥大事啊?说一下啊。
发表于 2019-1-24 23: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9-1-24 23:38 编辑

黑社会是政府权力分裂的产物,有一套和政府类似的规矩,而中国的黑社会是游民组织,于是游民组织的规矩就成为黑社会的规矩。游民组织规矩的核心是义、义气,这个义不是儒家的义,而是以兄弟、组织的是非为是非的义。游民义气的化身是关羽,成为游民组织凝聚人心的榜样、圣人。游民组织成为黑社会后,需要承担社会责任,义不足以承担这个责任,从历史中借鉴,侠最合适,而且有武侠小说的铺垫,于是侠成为黑社会的旗号,和义一起统称侠义。侠义成为民国黑社会的旗帜,是不成文规矩的根本原则。民国黑社会撑起侠义的大旗,反过来成为武侠小说的原型。新派武侠小说兴起于共和国建立后的港台,港台的黑社会是依附于政府的,市民不能接受一个反政府的江湖,这决定了新派武侠小说的江湖背景、世界背景。新派武侠小说大概有两种背景,一种是完全架空,朝廷消隐,侠客是江湖的主角,快意恩仇,古龙是代表;一种是写实派,朝廷强大,江湖是朝廷下的江湖,梁金温黄是代表。

黑社会退守港澳台后,“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的属性不断消失,侠义精神日益衰退,利字当头,逐渐转变成为黑帮。这样的黑社会是意淫武侠小说的原型。意淫武侠小说中所谓的侠义不过是幌子,江湖是一片漆黑,侠客和泼皮无赖没有本质的区别,是打着侠义旗号的泼皮无赖,比如《江山如此多娇》。

大陆意淫小说继承了意淫武侠小说的传统,利字当头进一步成为我字当头,我是世界的中心,世界绕着我转,核心是爽快感。爽点小说直接围绕爽快感展开,以代入后情绪的抑扬起伏为主线,落差越大,爽快感就越强。
发表于 2019-1-24 23: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9-1-24 23:43 编辑

反映黑社会侠义精神日益衰退的不仅有意淫武侠小说,香港影视影响更大。香港影视中黑社会的主题就是侠义精神的不断丧失,利字当头成为主流,英雄末路。

先到这里了。
发表于 2019-1-26 20: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9-1-24 23:34
反映黑社会侠义精神日益衰退的不仅有意淫武侠小说,香港影视影响更大。香港影视中黑社会的主题就是侠义精神 ...

照您这个说法,非洲都是黑社会,还不是要出大事啊????
发表于 2019-1-26 21: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光掠影 发表于 2019-1-26 20:32
照您这个说法,非洲都是黑社会,还不是要出大事啊????

浮光掠影兄你联想丰富了吧,我可没有说过。按照黑社会“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的界定,非洲怎么会都是黑社会。非洲国家大概可以分为几类:

地中海沿岸的阿拉伯国家,历史悠久,可没有黑社会。红海沿岸的国家有王国,但是发展程度低,没有黑社会,独立后也没有黑社会。南非白人主导的时候没有黑社会,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原来处于部落状态,国家都没有,哪来的黑社会,独立后国家建立在部落的基础上,但是部落不是黑社会。

浮光掠影兄,要反驳就得举出确实的证据或者用我的观点一步步的推论出结论。这么突然来一句,可没有什么说服力。
发表于 2019-2-22 14: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9-1-26 21:17
浮光掠影兄你联想丰富了吧,我可没有说过。按照黑社会“第二社会、隐性社会、第二权力”的界定,非洲怎么 ...

哈哈哈哈,马甲兄,我是跟你开玩笑,我是说黑人国家就是黑社会啊。
发表于 2019-2-23 17: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光掠影 发表于 2019-2-22 14:54
哈哈哈哈,马甲兄,我是跟你开玩笑,我是说黑人国家就是黑社会啊。

黑社会出现的社会条件是比较高的,本身也是维持秩序的。黑社会是第一社会、合法政府的补充。没有合法政府就没有黑社会。有黑社会的文明,都是高度发展、脱离了文明初期的社会。西方强行把全世界卷入现代社会,各个文明被迫现代化,黑非洲原来的发展水平是最低的,学习、适应现代文明最困难,它们的政府不稳定,社会秩序也不稳定,各种文化都有,从原始部落的文化到现代社会的文化,相互冲突。在某一种文化占据统治地位之前,混乱、无序不能彻底解决。

黑社会有社会管理职能,有维持社会秩序的义务,黑帮、犯罪团伙没有,这就是它们的区别。中国现在没有黑社会,但是有黑社会性质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不够黑社会的资格,又有一定的社会控制力,是接近黑社会的黑帮组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友天地论坛 (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

GMT+8, 2019-3-20 17: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站长论坛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