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天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九五平安

金庸今天下午病逝于香港养和医院,享年94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18: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家早在战国、汉初就退出了政治舞台,成了个人修身的“哲学”,儒家借文化的发展进入了政治舞台,其实从一开始,它的政治思想就是消极而不切实际的,礼,是他治国的“用”,也是汉武大一统的理论基础。老人家早就指出,整个中国封建史,就是一部儒法斗争史,偏马兄看不见,也不去想为什么?!却总是执著于什么儒释道,太不应该了。
宋代的经济发展是中国的顶峰时期,而儒家失去了最后一次革新的机会,虽然儒士们天天大谈“鼎新”,但他们根本消除不了与生俱来的“消极”的世界观,面对生产力的发展,儒学的腐朽导致了中国没有走出更广阔的发展之路,也使得今天我们不得不跟在西方后面玩资本。未来的路,现在只能看重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了。一说就多,不说了。
这也证明了,文明的发展是交织进行的,不可能是孤立不受打扰的。路有时自己看不见,需要外部的光。
发表于 2018-12-2 20:4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gefeng 发表于 2018-12-2 18:46
道家早在战国、汉初就退出了政治舞台,成了个人修身的“哲学”,儒家借文化的发展进入了政治舞台,其实从一 ...

只不过是人类目前只能够理解“法”
“礼”“乐”并不能够真正理解,只有一些经验性的东西,现在就急急忙忙的下结论是不是有点太早?

而且,我认为“乐”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内涵……
发表于 2018-12-2 21: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橘右京 发表于 2018-12-2 20:40
只不过是人类目前只能够理解“法”
“礼”“乐”并不能够真正理解,只有一些经验性的东西,现在就急急忙 ...

关于“礼”、“乐”,可以展开谈一谈,也才好深入探讨。

人类的社会总是向着更复杂更成熟的形态发展,从这个方面看,西方社会的组织形态显然不能与中国比,他们是暴发户。
马克思在强调生产力这个物质基础的同时,同样也强调人类的“觉悟”的重要。而觉悟,不可能仅靠自觉来完成。人类社会的发展其实就是 broken circle 。未来真的不好预见。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2-3 01:14 编辑
gefeng 发表于 2018-12-2 18:29
马兄太沉溺于理论的缠绵之中了,没有理出头绪,在地球上什么文明内部、外部之争,很无聊的为了目的而编织的 ...


戈锋兄,看来你不理解什么叫世界历史和地区历史。在资本主义之前没有世界历史,这个是马克思对历史所持的观点,是马列主义的定论。现代西方所谓的文明交流史,并不是世界历史,不能推翻在资本主义之前没有世界历史的定论。世界历史,就是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大一统的历史,经济基础是工业体系。“任何文明是世界发展的一个部分,都不可能独立存在和发展”在有世界历史之后才能够成立,没有世界历史之前是谬论。在没有世界历史之前,当然有文明内部、外部之争,在世界历史充分展开之前即大一统之前,仍然有文明内部、外部之争,我们正处于这个时期。比如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内部有现代文明和传统文明之争,现代文明对于伊斯兰世界和印度来说是表面的油,还没有成为本质,所以和西方文明是不同文明之争。

中国经济发展的顶峰在清代,这是不言而喻的。宋元明清,经济发展总的来说是在不断进步,看人口的增长即可知,在农业社会,经济增长和人口增长基本上是同步的。

戈锋兄你小看了西方文明,这不是战略上的蔑视,而是战术上的蔑视。西方文明的源头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和夏文明差不多,一样的古老。双子文明区虽然文明载体不断变换,表面上有野蛮习气,但视为本质是大错。

儒法斗争是对立统一规律在中国历史的应用,本质上是唯心主义,法家在秦后消声灭迹,道统断绝,之后和儒教对抗的是佛道,哪来的“整个中国封建史,就是一部儒法斗争史”。在具体观点上要超越毛泽东,我们能理解他的时代局限性。儒家有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之分,汉武帝独尊的是今文经学,今文经学提倡革命,中国的革命传统是儒教保留下来的,戈锋兄你要细读历史啊。宋儒所谓“我注六经,六经注我”,革命精神不绝,清儒指责宋明新儒家,复兴汉学,考证古文尚书是伪经,革命精神大兴,哪来的“腐朽”。龚自珍的“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那是偏激之论,当时中国文明没有受到沉重打击,中国文明的自信还在,不可能主动学习西方。清朝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士绅阶级涌现出一大批人才,怎么能说“万马齐喑”。龚半伦一边修改他的文章,一边敲打他的木主,可谓得了他的偏激真传。

清朝在和西方的争战中失败,不是由于清朝腐朽、中国文明腐朽,而是农业社会打不过工业社会,必然失败。五大发展区独立发展,并不是说“孤立不受打扰”,不能这样理解,要理解成各发展区之间的文明没有融合,不能融合,最多就借鉴一下。比如中国文明,接纳了佛教,没有成为佛教国家;印度文明被伊斯兰文明征服,没有成为伊斯兰教国家。在世界历史出现后,各发展区之间的文明才开始融合,开始世界大一统进程。

点评

说错了,打错字,对不起。是“诲人不倦”。  发表于 7 天前
马甲兄毁人不倦啊!  发表于 7 天前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文学,80年代后的伤痕文学有大量的色情成分,以性开放来批判文革的性压抑,和西方现代文学结合后迅速脱变为生殖崇拜文学。何新在《孤独与挑战》中生动描述了80、90年代的文学:“我们今天茹毛饮血,我们今天野合杂交。我们的文学艺术以生殖崇拜为最高形态的美,以用亵语发泄性压抑,来作为文艺的根本功能(且看看那些书摊上的书名吧,什么"鬼畜"、"骚宅"、"巨乳丰臀"......)。”当时的文学不大写特写色情、性,就不好意思自称是文学,文学艺术必须有色情、性才有所谓的“深度、批判性、先进性”。莫言就是那个阶段文学的一个代表吧。生殖崇拜文学和色情化的武侠小说合流,就是大陆网络初期的意淫小说。在意淫小说中,没有了传统文学的反映现实、批判现实,小说的世界是意淫的世界,单个人物、景物看起来也许真实,整个世界却是意淫出来的,虚妄离奇,不合情理,以作者的意淫为根据。比如泥人的《江山如此多娇》,单个人物描写可以,历史背景的细节可以,整体的看却虚妄离奇,不合情理。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儒家的“仁”给中国文明和社会注入了人文精神和关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这是自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两千多年来中国文明虽屡遭磨难而绵延不绝的根源;但儒家崇古复古的世界观亦从根本上限制了中国文明难以走远。         
   例如,中国明末时朝廷面对旱灾、农民造反、与后金作战,救灾、军队作战急需钱粮,但没有对占有社会大部分财富的商人和大地主阶层加税,甚至还有减税(在崇祯年间东林党上台后,浙江某年的茶税从二十万两减到十二两),税主要加在社会中下层的农民身上,大量农民活不下去,农民造反规模越来越大。内外交困,最后拥有上亿人口,人力,物力拥有绝对优势的明王朝被关外人口不过百万,人力,物力远远不如的满清灭亡。表面上看明王朝灭亡由于朝廷腐败,官逼民反,根源在于儒家崇古复古的世界观有根本性的缺陷,压制工、商,不能正确认识工、商的作用,不能统合工、商的力量。我们可以假设,明末不是二百五,不了解社会的崇祯在位,而是汉武帝当皇帝,以汉武帝对社会的了解和掌控及政治能力(以摧恩令削藩国,开盐铁会议聚财),识人用人之能,度过明末危机当不是问题。但历史是如二百五崇祯常有,而汉武少见。我想明末如果能有效统合工、商的力量,即使二百五崇祯在位,整个官僚体系依旧腐败(哪朝哪代没有腐败),度过明末危机也不是问题。明末悲剧的根源在于掌握政治的儒家崇古复古的世界观存在根本性的错误,不科学,对当时工、商大发展的社会不能正确认识,不能统合工、商力量。整个社会上层找不到正确前进的方向,前进无路,只好在泥坑里打转。国家政治指导思想不变,这一点不改,类似明末的悲剧只会一再重复。
   我认为西方文明的基督教在西方社会所起的作用和儒家在中国起到的作用类似。基督教在西方社会植入了人文精神和人文关怀,使西方社会和文明能够发展和前进;基督教错误的世界观则阻碍社会前进,西方经过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后,基本解除了这方面的桎梏,社会进步速度大大加快。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flyingqq2000 发表于 2018-12-3 20:03
我认为,儒家的“仁”给中国文明和社会注入了人文精神和关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 ...

flyingqq2000兄,不能用穿越者的眼光看待中国文明。从高级文明穿越到到低级文明,就能够指点江山,扭转文明的进程了?就算穿越者是王,也做不到。意淫小说中有架空历史这个分类,穿越者改造社会无非就是把利字当头提升为治国根本,发展商业、手工业,搞手工作坊,漏一点科技,搞君主立宪、代议制民主这些,以为就能转型进入现代社会。这是扯谈,现代社会的本质这些写手不懂,按照他们的搞法,成功则社会崩溃,失败则个人身败名裂。要改变文明原来的发展趋势,不是个人可以办到的,文明要有亲身体验,要被先进文明彻底击败,全民都有亡国灭种、文明断绝的恐惧,全民都要奋发图强才有可能。这是中国文明现代化的经验。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现代化没有成功,根本上来说是“全民没有亡国灭种、文明断绝的恐惧”,没有从心底里恐惧西方,从而彻底的学习西方。

用穿越者的眼光看待历史,就会觉得历史很容易改变,然而却是幻想、意淫。文明无外在的、处于文明之外的“正确前进的方向”,除非发现了更先进的文明并且以更先进的文明为“正确前进的方向”。共产主义不是西方文明外在的、处于文明之外的“正确前进的方向”,是西方文明自己根据逻辑、历史推导出来的,并且在实践中不断改进、完善,和穿越者所谓的“正确前进的方向”根本不同。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2-3 21:45
flyingqq2000兄,不能用穿越者的眼光看待中国文明。从高级文明穿越到到低级文明,就能够指点江山,扭转文 ...

我认为工业化是人类社会前进和发展的必经途径,那么,在直至现在的人类历史中,一切能够促进人类社会走向工业化的就可以说是人类社会正确前进的方向。而儒家崇古复古的世界观在明末工、商出现较大发展时,不能认识这种现象的进步性和革命性,不能把工、商阶层整合进朝廷,不能统合工、商阶层的力量。儒家的世界观处理不了这些现象,不能迈向工业化,前进无路,只好在过熟甚至腐朽的农业文明内打转。清末洋务运动的失败也应是根源于此。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2-3 23:47 编辑
flyingqq2000 发表于 2018-12-3 23:06
我认为工业化是人类社会前进和发展的必经途径,那么,在直至现在的人类历史中,一切能够促进人类社会走向 ...


flyingqq2000兄,如果你是在传统社会,是个土著,从哪里知道工业化?还不是因为是穿越者。传统社会没有工业就不能发展出工业吗?现在没有等于永远没有吗?过几千、几万、几十万年都不行?怎么就能轻率的下结论”前进无路“。洋务运动时期,中国被卷入近代,和明朝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手工业、商业的发展和工业没有关系,是科学的出现才使得工业成为必然。蒸汽机是科学指导下的技术的产物。没有蒸汽机就没有工业体系。靠马力、水力这些显然不能无视地理隔离,没有电磁学,无线通讯技术没有发明,没有文明能够管理地球。

儒家保守,这是五四以来的偏见,得纠正了。绵延不绝的文明,都有一个正统,革新都打着维护正统的旗号,这样文明载体才不会被替换。儒家就是中国文明的正统。现在正统被更换为马列主义,以后中国文明的革新都会打着马列主义的旗号。这是文明的智慧。西方文明,没有建立一个正统,所以载体多次更替,文明多次中断。中断最长久的一次是西罗马的崩溃,日耳曼蛮族用了千年才吸收消化了罗马文明,发起了文艺复兴,以古希腊罗马为正统。新建的正统不稳定,纳粹以日耳曼蛮族为正统,是西方内部最大的一次分裂。西方搞起的多元主义实质上是否定正统的,正统没了,绵延、延续文明的根也就没了。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嗯,马甲兄对 群体意识,或社会意识这几段论述的很到位。

反思对照一下,也是我首倡的

开明君主制超算版

得以成立的理论基础之一。

以科学革命为一个狭窄领域的研究对象,突破总是在个人的脑子里完成的,然而要让这一突破成为科学共同体遵循的范式,却需要在物质世界和人类世界的持续扩充,即 不断的实证体验即实验 + 大多数科学工作者的承认。

普朗克定理陈述的就是后一点,“新理论(范式)成为主导是因为老人消退新人上位”。。。

^_^。。。。。。。。。。。。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娘希匹的

这帖子越来越深奥越来越理论化,咱家看不懂了。

还是咱家原创的“某方有所作为理论”好,浅显易懂朗朗上口还是理论联系实际的典范

^_^。。。。。。。。。。。。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2-3 23:42
flyingqq2000兄,如果你是在传统社会,是个土著,从哪里知道工业化?还不是因为是穿越者。传统社会没有 ...

我说的”前进无路“主要指的是明末基本不受西方思想和文化影响,社会中上层士绅和官僚阶层限制于儒家思想,不能正确认识当时已有很大发展的工、商对社会发展的作用,不能把工、商阶层整合进朝廷,不能统合工、商阶层的力量,工业化由社会力量自发进行,社会中上层士绅和官僚阶层对自发进行的工业化活动基本是起到反作用,不能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迈进,在过熟甚至已经腐朽的农业文明中打转,故此说那时"前进无路"。再说工业化,它会自发进行,用不着穿越者来指导,根源在于人类整体上总会追求跟好的生活。只要这一点不变,农业文明中的工业化就会一直自发进行。但不同的社会指导思想会对工业化的进程起到阻碍或促进的作用。

那么儒家有可能迈进工业化吗?我认为有可能,但会非常慢。儒家思想一直在变革,比如"格物致知",发展下去,有可能走进近代科学(不是说,只要时间足够长,一只猴子都能用电脑打出红楼梦吗,我认为"格物致知"和近代科学不是很遥远),并和工、商活动结合,促进工业化。但限制于儒家崇古复古的世界观及轻视,压制工、商及脱离工、商实践活动的传统和习惯,会非常慢,需要许多偶然事件的结合。历史没有给儒家这个机会。

儒家的保守是根子里就有的,崇古复古的世界观怎么可能不保守?儒家虽说一直在变化,但只要不是儒家自己自发的扬弃崇古复古的世界观,再怎么变革,都是在这个窠臼里打转,不会改变儒家思想保守的本质。儒家在历史上没有自身自发做到这一点。儒家思想至少在明末,可能在工、商有很大发展的宋朝,就已经落后于社会发展的步伐,不能指导和促进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2-4 23:57 编辑
马甲 发表于 2018-12-3 23:42
flyingqq2000兄,如果你是在传统社会,是个土著,从哪里知道工业化?还不是因为是穿越者。传统社会没有 ...


flyingqq2000兄,你看来对于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了解的不够啊。资本主义不是商业社会,是工业社会,商品是工业生产的商品。工业需要科技,科技需要科学。没有工业,西方就只能欺负印第安人这样刚进入文明或者没有进入文明的了。自发进行?这等于什么都没说。而且,“自发进行”和你前面说的“前进无路”自相矛盾。“统合工、商阶层的力量”,中国文明在在春秋战国秦就有了,秦朝都有手工业的标准化生产了。汉初尊黄老,对工、商阶层放任了一点,就导致严重的两极分化,到汉武帝独尊儒术,推行了以桑弘羊为主所制定的盐铁官营、酒类专卖及均输、平准、统一铸币等一系列重大财经政策,才控制住了。放纵工商业发展,大一统的经济基础农业就会被破坏,中国文明就会四分五裂,黄老不能作为大一统的正统思想,没有重农抑商思想是关键。没有工业的工商业无限制的发展,国家只能衰落,除非是城市国家,比如意大利的城市国家。英国初期的纺织业大发展,引起了羊吃人的圈地运动,没有之后蒸汽机的发明,也就是下一个西班牙,只能成为大陆的经济附庸。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wanglaow 发表于 2018-12-4 06:14
嗯,马甲兄对 群体意识,或社会意识这几段论述的很到位。

反思对照一下,也是我首倡的

老五,普朗克定理是西方第一次面对科学革命时的不知所措,有了经验,应该不会重犯吧。花岗岩脑袋什么时候都有,什么地方都有,不止科学。活到老学到老才是主流吧。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统文学在现代社会是日益衰落,因为教育、学习等很多功能被别的事物取代了。新兴的网络小说,特别是意淫小说,开创了文学的新传统,即作者和读者互动的传统,这是传统文学所没有的。作品是作者和读者互动的产品,不是作者一个人的成果,作品成为事实上的集体作品。脱去意淫的形式,将会成为作者主导、读者参与的新文学传统,大有前途。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2-5 00:24
传统文学在现代社会是日益衰落,因为教育、学习等很多功能被别的事物取代了。新兴的网络小说,特别是意淫小 ...

临高启明?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临高启明不算,那是集体创作在网络时代的新形式。临高启明的缺点是没有一个核心作者,思路混乱,临高500废的名头不是盖的。音速论坛没见过,上班族论坛去看过,那些家伙戾气冲天,不像正常人,不敢恭维。文采方面网络的评价是接近说明书而不像小说。

现在意淫小说中作者和读者的互动,名气小的是直接互动,读者提供一些配角、情节建议什么的,名气大的读者形成一个粉丝组织和作者互动,情节走向什么的,读者都能够影响。去掉意淫的形式,加以完善,小说就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了,以作者为主体。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2-4 23:55
flyingqq2000兄,你看来对于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了解的不够啊。资本主义不是商业社会,是工业社会,商品 ...

   农业社会工业化会自发进行,应该说原始的工业化会自发进行,这是我表述不完整。人类社会不会拒绝物质文明,那么在人类社会中以创造更好物质生活为目的的原始的工业化活动总会自发进行。而且,工业革命不仅需要科学,还需要前置技术,这些前置技术就是在人类社会自发进行的原始工业化活动中发展出来的。
   
    我认为,儒家的政治指导思想是有问题的。在儒家政治指导思想下,英明如汉武帝,"独尊儒术,推行了以桑弘羊为主所制定的盐铁官营、酒类专卖及均输、平准、统一铸币等一系列重大财经政策",可以从工、商活动得到大量财政收入,基本是利用;至于二百五崇祯在位的明末,一方面根据儒家的传统和习惯轻视、压制工、商活动和阶层,一方面又放任商业活动野蛮发展,连税都收不上。他们都没有很好认识和使用工、商阶层的力量。
   
    在明末那样生死存亡关头,朝廷都做不到整合社会存在的各种力量,表明当时掌握政治和社会的儒家存在重大的问题,落后于时代发展。当时社会不是缺少可以应对危机的力量,而是缺乏思想和理论,不能把当时社会存在的各种力量整合起来。从我们后来人来看,假如当时是汉武帝在位,应该可以解决当时的危机。从这点来看,历史人物可能改变不了历史趋势,但可以改变历史进程。但要从根本上解决类似危机,需要开启工业革命。参照十九世纪德国容克阶层的发展和日本明治维新,都是在危机时刻,社会中上层整体投入到工、商、军活动中,几十年内就取得重大成效。明末缺乏十九世纪德日这样的条件,但我以为,缺乏科学固然是一方面,更关键的是儒家思想影响下整体的轻视和脱离工、商实践活动。在工业向更高阶层迈进,需要更多智慧加入时,却得不到知识阶层整体的,而不是个别的参与,大大拖累了工业化进程。其实只要去做,做得多了,慢慢摸索,我认为工业革命不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在明末那个时刻,社会中上层整体投入到工、商活动中,这是从根本上解决当时危机,使社会前进的方向。但当时社会中上层整体上囿于传统和习惯,没有这个意识和行动,不能迈向人类文明前进的方向,故此说当时社会中上层整体上"前进无路"。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2-7 02:02 编辑
flyingqq2000 发表于 2018-12-5 18:34
农业社会工业化会自发进行,应该说原始的工业化会自发进行,这是我表述不完整。人类社会不会拒绝物质 ...


flyingqq2000兄,我觉得你不知道工业、工业化是什么,就不谈这些了。

春秋战国秦,是官社经济体制,春秋战国分裂,需要商业来互通有无,出现了富可敌国的巨商大贾,但是不能动摇各大诸侯的根本农业。秦朝统一后各地互通有无的需要大减,始皇帝大力打击商业,迁巨商大贾于咸阳。秦朝后官社经济体制解体,成为半官社经济体制,朝廷对经济的控制能力大减,加上分封诸王,以黄老为治国思想,商业又发达起来。很多诸侯依靠商业强大起来,于是有了七国之乱。汉武帝推行桑弘羊的政策,商业的主干就被朝廷掌握了,加上政治上的推恩令,才解除了分封之患。在官社经济、半官社经济下,国家授田的自耕农是国家的根本。汉朝半官社经济,出现了一个抗衡官社经济的家族经济,也可以称之为坞堡经济,大型的坞堡经济即是世家大族经济、士族经济。坞堡经济本质上和官社经济是一样的,不过授田的权力不是出自朝廷而是家族。到东晋,国家基本上无可授之田,皇帝成为门面,朝廷实际上掌握在士族之中,坞堡经济发展到极致。唐朝以复兴官社经济起家,依靠自耕农的力量统一天下,大力打击坞堡经济。半官社经济和坞堡经济斗争了千年,总的来说坞堡经济逐渐衰落,朝廷扶持坞堡经济中处于弱势的庶族而打击士族,科举制度的本意是打破士族的政治垄断,给庶族出头的机会。

唐朝农业经济大发展,农业剩余可以养活大量人口,一个依附于农民阶级的游民阶级出现,商业也有大发展。随着租庸调制不可避免的衰败、藩镇割据以及商业的繁荣,赋税改革成为必然,两税法出现。两税法“户无主客,以见居为簿;人无丁中,以贫富为差。”以户税为主,地税为辅,是对春秋战国以来赋税制度的根本变革,纳税主力开始转移到富户。两税法之所以能够实行,标志着坞堡经济的极大衰落,无力对抗朝廷。这和以游民为主体的藩镇扫荡士族和庶族是必然关系,藩镇大力打击了坞堡经济。经过五代的涤荡,坞堡经济荡然无存,从农民阶级中诞生了一个新阶级即士绅阶级。

依靠士绅阶级的宋朝,一开始就不禁止土地兼并,因为这是新诞生的士绅阶级的意志。士绅阶级一开始不知道怎么样治理国家,这样的错误难免。科举制度成为士绅阶级参加政治的正道。士绅阶级犯了一个致命错误,科举取得一定功名后可以减免赋税。这对于两税法来说是极大的倒退,国家的赋税来源大减。于是积贫积弱成为朝廷的特征。民间财富很多,朝廷收到的赋税很少,是为积贫;养军多而无战斗力,是为积弱。王安石的改革面对三冗,可是不敢触碰科举取得一定功名后可以减免赋税这个根本原因,是扬汤止沸,只能失败。张居正的一条鞭法虽然比王安石改革更进一步,但是仍然不敢触碰根本原因,最终也失败了。直到雍正的“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废除了士绅阶级的经济特权,才回复到两税法的水平。清朝经历了多次沉重的打击才覆灭,雍正改革功不可没,要是宋明,可没有这样的能力。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2-7 01:54
flyingqq2000兄,我觉得你不知道工业、工业化是什么,就不谈这些了。

春秋战国秦,是官社经济体制, ...

虽然你讲的话很多都有意义,但我认为你对毛共对马教还有太多的威权崇拜,你还心存幻想
我认为当前的国内外形势下废除中国共产党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呢?

应该有个过渡吧。

毕竟现在我首倡的

开明君主制超算版

的版本号 才到 0.04a

还不能完美运行。

虽然它必将是 人类社会的最完美服体。

^_^。。。。。。。。。。。。。。。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版本号你自己弄混了,不是0.04a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2-3 01:12
戈锋兄,看来你不理解什么叫世界历史和地区历史。在资本主义之前没有世界历史,这个是马克思对历史所持 ...

马兄啊,我真服U。
1、马克斯的历史观是阶给划分的基础,这个任谁都知道,你却扯出了“内外斗”的理论,也真有你的,是似而非源于你理论体系的“碎片化”太严重。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在网上这么学,多读读原版,然后再去思考,便想错了,也是进步。
在资本的裹挟下,世界文明终归一统,这是大前题。你乎略了一个核心,未来的文明不是今天的西方文明。我们只是进入了同一个时代:工业化时代,虽然是由西方发端的。所以,你说的所谓内外之争,其实就是文明自身发展的方向之争,这与你想像中的马克思说的“世界历史”有关联,还相当大,但并不妨碍中国文明在历史发展中的与外部文明争斗的性质,一样的。我前面说过:中原文明--中华文明--世界文明,这才是马克思历史观的正统。

2、宋是中国历史经济发展中的重要节点和顶峰,马兄要是真看不出这点,还扯什么大清,我也就真不说了,你真的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中国政治治度发展的顶峰是唐,至此以降,全部是在吃老本,经济上是在宋。马兄还是自己先好好通读一下24史,然后再加上两部:战国策和左传。我是先读的后两部。

3、不是我小看西方文明,源头的事儿,算还不算,更是扯不清,就不说了。但中国历史和源头清清楚楚,白纸黑字加考古,谁也抹杀不了的。

4、你对儒家“革命性”的理解真是令人无语。你说法家“秦后消声灭迹”,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只说一点:今、古文经学只是文字的区别,本质是一样的,所谓今文“革命”是妄言。

暂说这么多,有空再聊。
发表于 前天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sanm 发表于 2018-12-7 17:50
版本号你自己弄混了,不是0.04a




修宪成功后


被我提升到

0.05?

还是

0.1 了?

看来我得找个小本本记录一下了。

^_^。。。。。。。。。。。。
发表于 前天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球上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我看好老五的2.0.0
发表于 前天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gefeng 发表于 2018-12-8 18:45
月球上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我看好老五的2.0.0

五哥跟张首晟一样不务正业,物理研究不下去了开始扯闲篇,话说这区块链跟超算版在人类治理模式上可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啊。
发表于 前天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清代的朴学兴盛,多说两句。在清代的政治高压下,儒家士人们选择了退避,埋头经史和文学。清的考据学和文学理论是集大成的,成就很高,同时也的确证伪了一些古籍,但他们本意并不是进取和所谓的复兴“汉学”,更谈不上什么儒家“革命性”。这与后来梁启超甚至去证伪中国史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他的目的是“破坏”旧世界,创造新文化,但已经为时已晚,他还算上清末一个自我革命的“儒家”。清初的朴学发达,其实正是儒家没落的标志。在明末清初,倒也出现过几个有革命性的人物,但奈何长坂正修,我马泫潢,成了民族主义的小旗,代表不了儒家的大道统。
儒家的系统的自我发展到荀况以后就基本上停止了,而且荀常被排斥在儒家正统之外。到随代的王通,儒家关于治国的理论都已经是毫无新意。一个以土地为主的农业社会,要的就是大一统的现实,而财富的积累,使得社会所从一个恶性循环到另一个新的循环,儒家并没有更高的追求,也想像不到更高是个什么样子,反正儒家绝不会结出西方工业化的“文明”之果,这是肯定的。我之所以敬重介甫,是因为他敢于改变现实,而且他有更高的要求,在他的诗里和文章里经常有很多闪光的思想出现,而且宋代生产力的发展也恰当其时,人们的思想也相当活跃,如果介甫有这个能力,挽住这个历史时期,我相信今天的中国会更好,但是历史不容“如果”,不进入工业化向何处走,或者是另一种工业化的模式,但说这些其实都没有意义。
儒家是中国文化的核心部分,在中国人的骨子里流的就是这种血。但是要想前进,就不能沉浸在旧日的荣耀之中而不能自拔,羽化是个艰难而痛苦的过程。但儒家的大一统思想却与工业化时代暗合,也与马克思理论相通。习总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基础,可谓古今中外一致
发表于 前天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儒的理学大家,朱熹,也是我喜欢的一位,此人很有灵性,绝不是一个老学究,他在《楚辞集注》中的一些注释中很有“科学”精神,特别是他相信沈括的关于月亮是反射太阳光的解释,相当具有客观唯物主义的思想。但他却是“灭人欲存天理”的鼓吹者。
发表于 前天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给Gefeng兄点赞,给五哥点赞,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一切皆看破,仍然飞蛾扑火,才是人类生生不息的真正火种。
发表于 前天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主义理论也是一样,不能机械地理解,教条式的理解。在毛泽东时代,首要解决的是正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理论斗争也是必须的手段。一旦过了这个时期,就要尽量完成向经济发展的过渡,邓小平通过标准大讨论完成了政治转型,紧紧抓住了“生产力”发展这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进行改开,又完成了一次大发展。中国能有今天不容易。

学过物理或搞工程的人都知道,任何定理和理论都是有适用范围的,用错了地方,或找错了定理,就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各种理论都是实践的产物,不可能一成不变。量变之后就是质变。
发表于 前天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光掠影 发表于 2018-12-8 19:55
给Gefeng兄点赞,给五哥点赞,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一切皆看破,仍然飞蛾扑火,才是人类生生不息的真正火种。

我就是心有所感,自言自语,老五早跑了。
发表于 前天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浮光掠影 于 2018-12-9 12:18 编辑

搞自然科学的,尽量少掺乎社会科学的事。
发表于 昨天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2-9 00:40 编辑
gefeng 发表于 2018-12-7 23:36
马兄啊,我真服U。
1、马克斯的历史观是阶给划分的基础,这个任谁都知道,你却扯出了“内外斗”的理 ...


1、地球上存在多种文化、文明是人类的共识,戈锋兄你和这个共识较劲那是很没意思的,文明“内外斗”那是历史事实。我的观点只是在这个共识上把人类按照地理隔离划分为几个发展区,然后认为发展区内的文化、文明有继承关系而不同发展区没有继承关系而已,直到资本主义出现才改变了这种状况。中原文明--中华文明--世界文明,这个绝对不是马克思历史观的正统,即使中国文明主导世界大一统,也不敢这样说。戈锋兄你这个观点有什么根据?马恩列斯毛邓都没有这样的观点,中共中央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这样的决议和宣传吧。按照历史,共产主义的传承是欧洲文明——苏联文明——新中国文明。戈锋兄你不理解工业化吧,到目前为止,工业化意味着资本主义化或者列宁式的社会主义化,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同一个文明,现代文明。中国谋求的经济成就是列宁式共产党领导下的结果。

2、隋唐的三省六部制是秦以来郡县制发展的顶峰,不是中国政治制度发展的顶峰,是皇权和世家大族官僚的角力场。初唐之后,三省六部制逐步简化为一省六部制,中书省成为实权省。在隋唐的三省六部制中,皇帝是制度的核心,到宋明,宰相是制度的核心,朱元璋废除宰相不能改变实质,他死后内阁承担了宰相的职权。宋明制度比隋唐制度进步,官僚阶层成为政治的核心,何来的吃老本。宋朝顶天一亿多人口,财政收入远远不如清朝,何来的顶峰。即使娱乐行业,清朝也要比宋朝发达得多。宋元明清,经济是不断发展的。具体数据,以后研究到再细谈。

3、中国历史源头没有清清楚楚这回事,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才有了明确纪年。甲骨文发现,也就到商朝。夏商周断代工程出于政治需要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仓促上马,政治需要压倒学术精神,算不得清清楚楚。比如改夏的第一个君主启为禹,滑天下之大稽,是对传统的肆意篡改。

4、中国的革命传统出自革卦,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不起刀兵,天子失德、失命后自动退位,是革命的和平方式,董仲舒提倡的是这种和平革命,王莽就是按照这种革命思想革汉命的。今、古文经学只是文字的区别?戈锋兄你不懂就别乱说,今、古文经学的合流是东汉以后了。

发表于 昨天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gefeng 发表于 2018-12-8 19:39
关于清代的朴学兴盛,多说两句。在清代的政治高压下,儒家士人们选择了退避,埋头经史和文学。清的考据学和 ...

证伪了一些古籍?只是证伪了一些古籍?戈锋兄你看来不知道这些古籍的意义吧,这些古籍是经,是2000年来的正统,经是伪经,正统也就是伪统了,这种革命意义梁启超是非常了解的,所以拜康有为为师。康有为是儒家道统的最后一人了。梁启超放弃儒家道统,不是儒家。

戈锋兄你没有跳出中国历史是恶性循环的观点。一方面认为中国历史是恶性循环,一方面认为中原文明--中华文明--世界文明是马克思历史观的正统,真是自相矛盾,自卑而又自傲。儒家的大一统思想不与工业化时代暗合,也不与马克思理论相通,以儒家思想来搞工业化时代的大一统是刻舟求剑。只看大概,大而化之是不行的。二十四史太长,现在准备看十三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友天地论坛 (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

GMT+8, 2018-12-10 03:1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站长论坛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