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天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马甲

地缘政治学下的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06: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nglaow 于 2018-10-24 06:41 编辑

XXX走斯大林思路,苏联就不会崩溃。

YYY走斯大林思路,中苏分裂苏联崩溃。

斯大林: 我崩溃了。。。。

^_^。。。。。。。。。。。。。。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02: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0-25 02:20 编辑
wanglaow 发表于 2018-10-24 06:40
XXX走斯大林思路,苏联就不会崩溃。

YYY走斯大林思路,中苏分裂苏联崩溃。


老五,你这是歪到哪去了。要创建一个民族国家政体,列宁思路是不可取的,那是民族国家之上的世界政府体制。列宁和斯大林的分歧是西欧民族主义和大俄罗斯主义的分歧,西欧的传统观点认为如果要建立世界政府,必然是民族国家之上的政府,世界政府的基石是民族国家而不是公民,世界政府只起协调、沟通作用,没有民族国家那样的无限权威,一句话,民族国家的傀儡。列宁的世界政府理论不成熟,没有反思西欧的世界政府理论。世界政府必须以公民为基础才牢固、有无限权威,这要求世界政府必须消灭民族、民族国家。以民族国家为基础的世界政府只是民族国家矛盾的协调者、达不到裁决者的地步,裁决者只能是民族国家中最强的一个,即霸主。

联合国是一个弱型的世界政府,美国说了算;欧盟是一个强型的世界政府,英法德竞争霸主,英国最先淘汰出局,目前法国落后,德国领先。欧盟不消灭盟内的民族国家就成不了一个真正的政府,徒有其表。美国是最接近“真正的政府”的世界政府。美国本来是十三个原殖民地政府的联合,用途是协调十三个州的矛盾。由于十三个州不能独自应付西欧的压迫,逐渐把权力转移到美国,抱团取暖。美国和苏联差不多,州是可以退出美国的。美国政府的权力有两个来源——州、美国公民,其中州是根本,美国公民是次要,选举人团制度保证了州的权力。南部诸州退出美国是不违反美国宪法的,美国本质上是世界政府,根本上的合法性在于州的承认而不是美国公民的承认,总统以及总统组建的联邦政府并非直选产生。美国不承认民族、民族国家,州不是民族国家,州之间政治权利平等,美国公民之间政治权利也平等。是这两个原因把州、公民粘合了起来。美国要成为真正的政府,消灭分裂的隐患,必须取消选举人团制度,总统以及总统组建的联邦政府由全体公民直选产生。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前,美国国势在上升通道,分裂行为都失败了。多元主义在美国的流行,成为政治正确,破坏了粘合美国的一根支柱——美国公民政治权利平等,少数分子比大众有更多、更大的权利。美国分裂成为少数分子的美国和大众的美国。特朗普代表的是大众的美国,他的当选是大众的反击,是大众对民主党、共和党为代表的政治体制的反击,特朗普加入了相对不烂的共和党,并不代表特朗普是共和党的人。

欧洲自斯多葛主义以来有世界公民的概念,但是世界公民和世界政府从来没有联系上,世界政府不是由世界公民赋予权力的。罗马也演变成世界政府,这是罗马轻易的就分裂以及西罗马崩溃后不能重建的根本原因。马克思以世界公民自居,知道共产主义运动不能以民族、民族国家为界限,根据西欧的现实,只能认为世界政府是高于民族国家的,不能说出世界政府的组织形式。列宁以民族国家为世界政府的基石的观点是错误的,斯大林的大俄罗斯主义也不正确,正确的应当是苏联公民政治权利平等,苏联政府的权力由全体苏联公民赋予,消灭民族差别,只有苏联公民,而且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苏联公民,任何国家都可以加入苏联。戈尔巴乔夫搞总统直选,是要把苏联的合法性建立在公民上而不是加盟共和国上,不过迟了,而且他让各加盟共和国直选各国的总统,他这个苏联总统反而是间接选举产生的,合法性是建立在加盟共和国的基础上的,没有改变苏联是世界政府的事实。于是苏联合法的解体了。

中国有大一统的传统,对于这种世界政府是反对的,在传统看来,和分封制、藩镇差不多。所以毛泽东采用了斯大林思路。而且毛泽东和斯大林差不多,暗中都压制民族主义,只不过做法和平很多。胡耀邦上台后和赫鲁晓夫一样按照列宁思路来做,于是汉族不满,少数民族也不满。只是由于政体不是世界政府模式,而且国势在上升通道,才没有分裂。

世界政府模式,是指各个民族国家联合起来的模式,用来协调各国的矛盾,这个超民族国家组织可以弱成清谈馆,也可以强如民族国家,致命弱点是可以合法的分裂、解散。这和民族国家的分裂是不一样的,民族国家的分裂一般来说是非法的,除非分裂双方都承认分裂合法。
发表于 2018-10-28 09: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0-17 22:59
圣境是人可以达到的,全知全能的上帝是一种信念,人不可能达到的。能达到的上帝境界,严格来说是上帝之 ...


关于“上帝”与“圣人”
上帝的全知全能是众所周知的,对宗教信仰者来说这无可置疑,上帝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且无可蒙蔽。
圣人不全知全能也是众所周知的。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圣人很多地方不如每个人,最关键的是圣人因此可被蒙蔽,事实上圣人总是被蒙蔽。我一直强调对受众来说蠢和坏是等价的,说圣人蠢无不可、说圣人坏也无不可。
圣人可被蒙蔽这一缺陷,对无过错者来说最多是神力大小的问题,对有过错者来说则差别巨大。说西方的文化是罪感文化,以中国为代表的文化是耻感文化关键正在于此。

关于“中国长期以来停滞不前”
这话是《国富论》的作者、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导师之一亚当斯密说的,不是我说的。

关于无差别的爱需要多说几句
在逻辑上“无差别的爱”等价于人际关系的远近亲疏不再影响判断和行为,“爱”这个概念将无存在的必要,而让位给“功利”。中国古代帝王倒是秉承无差别的爱,嬴政逼死父亲、杀死亲兄弟、囚禁母亲、杀天下人,“爱”为“皇权”让路。
以文化的角度,人类早期的“爱”倒是无差别的,并无父母兄弟姐妹的区别。直到伏羲氏定姓氏、序人伦才从技术上大致解决了近亲相残和近亲滥交的问题,伏羲的改革也是中国礼制的雏形。孟子把主张“兼爱”的墨家称为禽兽正是基于文化传统。
从法律的角度,“无差别的爱”是违法的。如果你将世界上最后一碗米饭给自己的父母吃没什么问题,给别人的父母吃就是没尽到赡养的义务。被爱并不是无差别的,所以爱也没资格无差别。
法律和习俗形成的传统都不支持“无差别的爱”,法律和习俗是正当性的来源。失去传统的正当性来源的“圣人”,说“反人类”也许过了点儿,说“反社会”肯定没跑。
现代权力义务对等的人类间的关系工作得很好,比圣人时代好一万倍。“现代”是人类最好的时代、也是最有希望的时代。“现代”对新理论没有迫切需求,无差别的爱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04: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0-29 04:33 编辑
魔是我 发表于 2018-10-28 09:41
关于“上帝”与“圣人”
上帝的全知全能是众所周知的,对宗教信仰者来说这无可置疑,上帝可以解决一切 ...


孔夫子没有进入圣境,他自道一生经历的境界: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从心所欲不逾矩,是我即法、法即我的境界,和佛教的八地菩萨境界差不多,到这里,境界不会退转了。儒家进一步的发挥是在《礼记·孔子闲居》:子夏曰:“三王之德,参於天地,敢问:何如斯可谓参於天地矣?”孔子曰:“奉三无私以劳天下。”子夏曰:“敢问何谓三无私?”孔子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奉斯三者以劳天下,此之谓三无私。无私并非是为公。八私为公,公乃大私,私之渊薮,人道而已。无私指超越人道而参於天地,只有超越人道,参悟天地之道才能达于三王之德。德,这里指执政能力。《礼记·礼运》所说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中的大道是指天地人三道中的人道,大同是人道的实行、实现。大同世界中的王三无私,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天下为公即天下为大私,在王的领导下所有人的私都得到申张并且处于和的状态,人和天地也处于和的状态。礼记中“三王之德”的进一步发展是董仲舒提出的王境:王道通三。至此儒家的圣境构建完善。

道家说“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儒家的观点也是相似的,天地人和,神人鬼相恰。古人认为神属天,鬼归地,大一的天无所不包,西方一神教的上帝和大一的天相当,和神不相当。圣人是参天而不是天,天人有别。鬼神在圣人面前只能退避,圣人是没有神力的,上帝意义上的神力没有,鬼神意义上的神力没有,只有无疵无暇的心灵。蒙蔽对于人来说有内外两个方面,圣人玄览无疵,内的方面可以忽略不计,外的方面比凡人看得更远。

圣人有很多种含义,我可以试着划分个大概。圣,从耳从呈,耳为听,呈为视之所见,听之、见之而无蔽即圣。所以《说文解字》曰:圣者,通也。圣人的本义是聪明智慧之人、通达无蔽之人。圣和智的区别在于智没有通达无蔽的意思。先秦时期,圣人是学术上开宗立派之人的称号,也是开宗立派之人推崇的古人的称号,于是被推崇的先王也是圣人,圣人有了政治意义。到秦汉魏晋,由于先王是圣人,于是皇帝也称为圣人——皇帝的意思是德高三皇,功过五帝。儒教成为正统,孔子的圣人地位牢不可破,诸子的圣人称号被剥夺了,玄学、道教的兴起、强盛,道家一系的圣人称号恢复。南北朝隋唐时期佛教一系也获得了圣人称号。这是政治意义上的圣人。宋明新儒家发起了道德革命,重估儒教的价值,荀子、董仲舒的儒家正统被否定了,思孟学派被立为正统,圣人有了道德无疵的意义:“才德全尽谓之圣人”,圣贤无过的观念流行了起来。这是道德意义上的圣人。我这里不讨论这两种意义上的圣人,以此延伸开来的圣人,比如武圣、诗圣、酒圣等也不讨论。

我讨论的是圣境、进入圣境的圣人。圣境的形成是有过程的,先有圣境后有圣人,一个哲学、一个宗教有圣境和有进入圣境的人是两回事,圣境常在而圣人罕见。儒教董仲舒提出王境后,和孝武帝论道,孝武帝正是期望的王。皇帝中只出现了孝武帝一个王,进入圣境的王。唐太宗前半截英明,后半截昏聩;宋太祖没有统一天下就自废武功,将将能力不行;明太祖疑心太重,法外用刑,开创了特务政治的坏先例。近代以来,孙文不通天下为公的真意,到处书写“天下为公”却要求党员效忠他个人,公私不分,失败是必然的。他后期企图掌握军权,建立黄埔军校,却为蒋中正作了嫁衣裳。孙大炮的诨名没错,车大炮、华而不实,名过其实。

进入圣境的圣人是不可以被蒙蔽的,更别说总是被蒙蔽了,这和全知全能没有关系。魔兄你大概把圣人理解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中的“圣贤”了吧,自以为无过就是最大的过、最大的自我蒙蔽。所以你把圣人看成是傻子了吧,但是这种圣人是从来没有在世间存在过的,和上帝一样。进入圣境的圣人并不是从不犯错,而是总能改正错误。

百度:耻感文化,是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在对大量二手资料分析后,给日本文化类型下的定义,是在区别于西方“罪感文化”的基础上概括出来的。鲁思·本尼迪克特给日本文化类型下的定义且不说准确与否,中国文化抢这个帽子干啥?魔兄你可谓不求甚解,人云亦云。关于“中国长期以来停滞不前”,你引用了并且赞同,就说明你的知识需要更新,这个和这个观点是谁提出的没有关系吧?你不能把责任推卸到前人身上,前人有前人的历史局限性,难道魔兄你精神上打算生活在前人的时代?

在逻辑上“无差别的爱”等价于人际关系的远近亲疏不再影响判断和行为?魔兄你的逻辑不过关吧,这两个明显不等价嘛。你估计是错误理解“兼相爱,交相利”了,建议认真的看一遍《墨子·兼爱》原文。墨子出于儒家,对于亲亲尊尊长长是不反对的,只是指出要兼相爱,即把亲、尊、长的范围推行到所有人、家庭、国家上,比如亲人父如亲己父,尊他国国君如尊己国国君。做到了“兼相爱”,各国和平通商、和平发展,就是“交相利”了。兼的要点在于将心比心,投桃报李。孟子攻击墨子“无父”,是典型的故意曲解他人观点然后自树靶子。墨家能够成为显学,儒墨并称,对于礼的维护是一致的,只是对礼的理论基础观点不同,孔子认为是仁,墨子认为是兼爱。

人类早期的“爱”是有差别的,魔兄你想当然了,“无差别的爱”是很晚的事情。“无差别的爱”理解成博爱的的话,正是法国大革命的旗帜之一。博爱是世界潮流,孙文是在中国的提倡者。当时有些中国人认为西方有的中国也有,于是把墨子的兼相爱强说是博爱、“无差别的爱”了。“无差别的爱”、博爱是违法的?只能说魔兄你是法盲。至于你的“中国古代帝王倒是秉承无差别的爱,嬴政逼死父亲、杀死亲兄弟、囚禁母亲、杀天下人,“爱”为“皇权”让路”更是历史盲,可悲。

圣人在中国一直是传统正当性的核心,《易》是圣人写的,没有圣人的传统不是中国传统,魔兄你对中国文化充满了偏见和无知。我认为,魔兄你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了偏见和无知,对西方文化也充满了偏见和无知,虽然一个是“坏”的偏见和无知,一个是“好”的偏见和无知。

子曰:“由也,汝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汝。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智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魔兄你可以对号入座,反思一下。

点评

笑。最后一段你是故意为难魔兄了。魔兄本就不擅古汉语,你还让人家对号、反思?  发表于 5 天前
发表于 2018-10-29 07: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CDE 于 2018-10-29 21:05 编辑
马甲 发表于 2018-10-29 04:30
孔夫子没有进入圣境,他自道一生经历的境界: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


马甲兄引用古文不妨使用繁体字,这样看起来更直观一些。至于有谁看不懂繁体字,应该是他自己的事。如果缺少繁体字体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试一试机:圣 聖;听 聽。

显然一目了然,所谓圣人,就是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典范和楷模。而听,就不能什么都听,要会听,有选择有标准有方法,噪音也必须听就不行了。对于其他不属于【聽】范畴的,可以【闻】之。闻的繁体是聞,可以说明简化字很重要,不能一味繁体字抖机灵。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发表于 2018-10-29 19: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等于造物主?
作为造物主,似乎没有必要对于人类抱有特殊的善意。或者,无所谓善恶。造物主应该对于整个时空,保持某种联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6: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斯大林以大俄罗斯主义为重,企图以大俄罗斯主义来整合苏联,使苏联成为坚固的民族国家,使共产主义运动区域化,这是共产主义运动走向失败的开始。马克思、列宁都强调共产主义不是区域化运动,而是全球运动,要解放全人类。斯大林上台,共产主义运动开始由积极进攻变为被动防御。中国革命的胜利没有改变斯大林的防御思想,斯大林不认为中国能够独立的抵抗资本主义世界的压力而需要苏联的保护。苏联保护的方式在他看来就是保持在中国的特权。而这无疑是帝国主义行径,理不直气不壮。如果有列宁的勇气,归还外东北、让蒙古回归中国,然后中苏联盟直至合并成一个国家,苏联将不可阻挡,这是维护苏联利益的最佳方案。和东欧不同,东欧是苏联的战利品,对和苏联合并有强大的抵触心理,而中国一直认苏联为老师、老大哥,对于合并并不反对——只要是平等的合并。斯大林实际上是以俄罗斯的利益为重而不是苏联——作为世界政府的苏联的利益为重,不能采取这个方案。面对毛泽坚决要收回全部的主权,斯大林道义上不能拒绝却不舍得放弃,只能另想办法。

朝鲜金日成想统一朝鲜,斯大林原来是拒绝的,面对毛泽东收回主权的要求,斯大林打起了朝鲜的主意。如果朝鲜全部落入美国的势力范围,中国将不得不依赖苏联来抵抗美国的压力,而苏联原来在中国的特权就可以顺势保留甚至大大增加,最终把中国变成卫星国也不无可能。而朝鲜的丧失对于斯大林来说是可以接受的,朝鲜历史上不是沙俄的势力范围,北朝鲜是消灭关东军的战利品,失去也影响不大,只要保持旅顺、大连的控制权苏联就有了太平洋上的不冻港。于是斯大林和金日成瞒着中国发起了朝鲜统一战争。朝鲜统一战争的失败是可以预期的,中国统一已经使美国心慌意乱,再也不能容忍在亚洲的失败,军事干涉朝鲜统一是必然的选择。没有中国的支持,朝鲜统一战争必败无疑,苏联不可能和美国正面作战,斯大林期望中国不敢参战或者参战失败而请求苏联保护。

美国的军事干涉使得中国革命面临巨大的考验。继续解放台湾成为不可能,国家不能统一。不出兵支援朝鲜,就必须依赖苏联,苏联的特权不必说取消了,进一步的丧权辱国马上成为现实。出兵朝鲜,意味着要和最强大的工业化帝国交战,一旦战败,亲苏派将独掌大权,甚至共和国解体,蒋介石反攻,重演南北朝故事。当时中国一穷二白,可以说没有工业,只能依靠苏联的援助,而苏联能够援助到什么地步,是未知的。毛泽东面临无比巨大的压力。如果是通常的领袖,只能不出兵了,不出兵固然依赖苏联,成为苏联的附庸,却保住了革命果实,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出兵很大可能战败,然后中国很大可能就分裂了。然而毛泽东终究是王,认识到中国成为苏联的附庸和革命没有成功是没有区别的,而军队身经百战,猛将如云,充分说明支援朝鲜的正义性,是可以获得国民支持的,军民一致,可以一战。毛泽东经过艰难的思考,决定出兵。

和美军作战,是以极劣对极优的作战,志愿军的主帅必须是猛将,重在气势,要有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概,不然未战先怯,必败无疑。粟裕有孟良崮取取上将首级的战绩,毛泽东首选,其次林彪。除此之外,就是彭德怀。

点评

马甲兄别歇着了,继续走两步,走两步好去吃面条,组长那边摆面条宴呢。  发表于 2018-11-3 12:01
马甲兄和组长呼应上了。组长老道一些,马甲兄直白一点。都不错。  发表于 2018-11-2 18:0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1: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统一战争爆发,美国派兵阻挡需要正义性,在联合国内组建了联合国军。苏联作为常任理事国,没有苏联的默许美国是组建不成的。斯大林默认了联合国军的组建,也就是默许美国可以把朝鲜全部划入势力范围,北朝鲜显然是抵抗不了联合国军的。斯大林的意图如果实现,雅尔塔体制就重新确立起来了,苏联就可以安心的休养生息,和平发展。所以一开始苏联对于志愿军的支持是有限的,支持力度和志愿军的战绩相关。随着志愿军的节节胜利,苏联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

罗斯福的死去对于美国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使得美国失去了和斯大林的默契。麦克阿瑟要求乘势追击攻打北朝鲜对于美国来说是对的,美国可以把北朝鲜划入势力范围。杜鲁门却要求麦克阿瑟只有在中国和苏联不会参战的情况下才可攻击朝鲜,犯下了致命错误。杜鲁门不理解斯大林不阻止联合国军建立的隐藏意义:苏联是不会参战的,只有中国才可能。应当密切关注中国军队的动向,做好防范工作。麦克阿瑟作为老将只是本能的觉得可以进攻北朝鲜,但是认为中国不敢出兵,也犯下致命错误。而且麦克阿瑟资格老,部队是骄兵悍将,敢于轰炸中苏领土,增加了中国出兵的正义性。战略错误、战术也错误,于是极优的联合国军连续失败,退回三八线。

中国的军民一致,军队组织纪律极高,统帅勇猛,苏联的军事援助,和美国战略错误、战术错误,轻敌一起,造成了志愿军节节胜利的奇迹。斯大林也严重的低估了中国解放军的军心士气、组织纪律和战斗能力,这支军队只要有了现代武器,将会是战斗力最强的现代军队。斯大林原来认为中国军队即使装备了现代武器也不是美军的对手,中国在参战后失败,寻求苏联的保护是必然的。

点评

都算错一步棋,还是两步三步四步?还是组长辩证法里的一错百错?组长的辩证法里又一错百错吗?  发表于 2018-11-4 07:47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2: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1-4 23:11 编辑

苏联、美国误判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归根结底是对中国文明的研究不够深,特别是对于吸收了西方文明的中国文明,说到底,就是不把中国文明看成是在迅速成长的文明,能够吸收消化西方文明的文明。在中共之前,中国军队即使装备了现代武器也不堪一击。德式装备、英式装备的北洋舰队败于日本,德式装备、美式装备的国军败于日本,而日本军队的战斗力,美苏都是有切身体会的,不过如此。解放军击败国军,在美苏看来,最多也就比国军强一点,不会有质的差别。蒋介石自己总结的失败原因,社会、经济、政治、军事,军事并不是第一位的。美苏也都认为国民政府的失败在于太腐朽而不是中共太强。

给落后军队现代装备而战斗力没有质的提升,这是西方在朝鲜战争之前的普遍经验,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中国文明无一例外。日本军队的战斗力有质的提升,是因为开启了工业化进程,具备工业国家的基本组织能力。没有工业化而具备工业化国家的组织能力,这个在西方看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要深入讨论为什么中共可以做到,可以成立一个主题了,要从先秦开始,暂且放下。西方包括日本的所谓中国通,其实可以改名叫中国不通,中国文明的根基他们没有一个懂的。而且西方对于自己的文明也没有深刻理解,不理解自己文明的最高成就共产主义。孙子曰: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贻。这是整个西方对毛泽东以来的中共、共和国的谋算总是出乎意料的根本原因吧。

点评

两不知啊!  发表于 2018-11-5 07:43
发表于 2018-11-4 23: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 发表于 2018-11-4 22:53
苏联、美国误判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归根结底是对中国文明的研究不够深,特别是对于吸收了西方文明的中国文明 ...

前段时间,我听家人提起一件事。有国内女性嫁德国人,那德国人准备来中国,问中国普通家庭是否有电视机?。。。。。他跟台湾人认为对岸的中国人吃不起茶叶蛋一样可笑。
这是好事,让他们自大下去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0: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ABCDE 发表于 2018-10-29 07:27
马甲兄引用古文不妨使用繁体字,这样看起来更直观一些。至于有谁看不懂繁体字,应该是他自己的事。如果 ...

聖并非听 聽,呈为主,耳为辅。呈,百度百科:

形声。台湾字体:从口,从壬( tǐng),壬亦声。“口”指“囗(音围)”,意为“都邑”。“壬”意为“廷”。“口”与“壬”联合起来表示“朝廷所在地”、“首都”。本义:都邑。首都。引申义:地势平坦。平土。转义:一目了然。显现。说明:1.本字的大陆字体从口从王,意为“王邑”、“王都”。2.楚国的首都曾数度搬迁,但名字不变,总是叫做“郢”,字从呈从邑,意为“楚王所都之邑”。

呈主视、主思,为君,耳主听,为臣,“有选择有标准有方法”属于“呈”而不属于“耳”。聖是域内无碍的领导者,视听达于全域。聖的本意是听之、见之而无蔽的领导者。呈内的不一定是王,而是国野之别中国的领导者,可以是王也可以是诸侯、大夫。聽,耳有得为聽,重在得,口说只是听的一个来源。把“口”解释成口是错误的,这样聖就无眼了,无眼就是碍,哪里能表达无碍的意义。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可追溯至董仲舒的“三年不窥园”。董仲舒三年不窥园,是言董仲舒读书之专,而不是说董仲舒不通世事。而且读必须有眼、有看,不然就成为背诵了。

点评

两不知论看来有前途的很,组长吃醋了,不过是鱼头豆腐汤做掩护,多调点醋,否则不出营养,补不了脑。  发表于 2018-11-5 17:58
发表于 2018-11-7 14: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BCDE 于 2018-11-7 17:47 编辑
马甲 发表于 2018-11-5 00:56
聖并非听 聽,呈为主,耳为辅。呈,百度百科:

形声。台湾字体:从口,从壬( tǐng),壬亦声。“口” ...


这个得组长亲自谀。常摘副现在是躲在下水道里不敢出来,把着个淘汰的内窥镜冒充蛔虫。即便他冒出来也不知该如何谀,充其量挑拨离间一通交差。

马甲兄把楚国的【郢】讲得十分清晰简练。这个解释可以添加到百度条目里去。百度说半天唠唠叨叨也不知郢为何物,只说楚人有此习惯。就像南韩说不清【汉城】为何改叟一样。作为传统地名,海参崴可以加一括弧给符拉迪沃斯托克做注释,为什么不能在叟后面加一括弧汉城做注释呢?

恐惧亚宇宙层面可以理解,但是连个手下败将都能指手画脚,肆意干涉内政,让你改就得必须改,并且必须改彻底,岂非十分荒唐。既然如此,那么南朝鲜的旗子也得改一改,否则叫联合国(局级)教科文组织(科级)去收费。这个官司无论打到哪里,乌龟经都不是高丽棒子能撬走的。

还有这个【壬】发音可以是“挺”,百度条目上连个影子都看不见。并且可以是声音的意思。这就解释了为么子【庭】字写成这个样子。如此,去过天坛回音壁就能理解艮卦的凶险了。在这个新的高度再看艮卦卦辞: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

【壬】是字根,几千年就没改过。

当然,艮其背,不獲其身还不好理解。若是指孙猴子被三座大山压住,五百年不得自由,可能又牵强附会生拉硬拽了。

根据戚本禹回忆录,耳冉是客观唯心主义。若此,老耳与释迦牟尼勾搭一起的确有共同语言,无怪乎会背后下招。欧巴的事还没完,根据卦辞,还要看他是否能寿终正寝。

如果壬有声的意思,【廷】也就不胫而走,【庭】也不是一院子走动的涡特,【挺】也可以先声夺人了。

马甲兄把组长噎得这几天如鲠在喉,卡在喉咙里天天打嗝。歪特?豆腐有问题?





点评

组长多灌几口醋,醋化鲠。  发表于 2018-11-7 17:21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1-8 23:15 编辑
ABCDE 发表于 2018-11-7 14:17
这个得组长亲自谀。常摘副现在是躲在下水道里不敢出来,把着个淘汰的内窥镜冒充蛔虫。即便他冒出来也不 ...


甲午战争后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国人热切期盼出现一个王来拯救中国。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先后被寄予众望。重庆谈判毛泽东亲临重庆,让国人见识了毛泽东的大智大勇、王者之气,两者相较,蒋介石的王者之气就差了许多。《沁园春·雪》征服了文化界。重庆谈判使得毛泽东、共产党在全国的威望大增,一个新王在国人心中升起,蒋介石相对之下显得是个假王。

【人心所向】的界限是人心,人心中有王,才有王的出现。当时世界的【大势所趋】是西方文明征服、摧毁、同化其他落后文明。【大势所趋】对于中国来说是大势所压,大势所压,没有王顶着,就垮了。中国面临土崩瓦解的大势,非王不能挽救。当时美苏力促国共和谈,可不是为了中国的统一,而是为了划分势力范围。国共和谈如果成功,中国虽然形式上统一,但是东北以至华北甚至新疆是苏联的势力范围,中共是代理人,余下的是美国的势力范围,国民党是代理人。这种状态,蒋介石、毛泽东都是反对的,因为中国实际上还是分裂了。和谈必然失败,只是和谈失败的责任谁背而已。只有中国真正统一了,才有和西方谈条件的资本,这一点上蒋介石、毛泽东没有分歧。相对之下,印度人心中没有王,只出了个甘地,不能吸收消化西方文明,西方文明和印度文明在印度是水和油的关系,这是西方不惧印度发展的根本原因。

马克思说,人创造历史,即是说,人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把人分裂成英雄和群众的英雄史观和群众史观都是错误的,英雄无群众的支持就是空想家,群众无英雄的领导就是乌合之众。英雄是群众意志的凝聚者和领导者,即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当英雄违逆群众意志,即所谓“运去英雄不自由”。

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贻。比如美苏力促的国共和谈吧,它们都认为一定成功,有辛亥革命袁世凯、孙中山两个临时政府合并的先例。它们不了解统一对于中国文化来说是什么意义,政府形式上的统一并不是完全的统一,只有政府形式上的统一是分裂。中国文化决定了蒋介石、毛泽东理解的统一是大一统。不但中国通不理解中国,以西方文明为圭臬的中国人也不理解中国,比如费孝通,他的《乡土中国》是“皇权不下县”论的滥觞,“皇权不下县”,政府的威信、组织能力自然不高,这不能解释朝鲜战争中中国政府、中国军队甚至比工业化国家更强的组织力、凝聚力,这种能力不是学习了共产主义就能获得的。

鲠,相也,执则有,无执则无。四副童子兄的话,组长大可不必在意。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

马甲兄说到了 “群众意志”,它大概也相当于 政治教科书中的 ”社会意识“。。。

不同阶段和文化中的社会,其群体所拥有的 ”群众意志“或”社会意识“,是不同的。

农业社会的皇权时代,群众是认同 皇权统治的 -- 皇帝要杖杀谁,或国王要砍哪个大臣的脑袋,是不需要说明理由的,而民主意识产生后,(能任意剥夺他人生命的)皇权则难以被认可, 推翻满清的异族统治的民族革命导致了君主立宪制的失败,最终给中国带来了灾难更深重的五十年低谷。。。

现代社会意识对 王权的拒斥 到了谈虎色变的程度,以至于我首倡的

开明君主制超算版

的名称本身就遭到了不少人的非议。

实际上,现代技术和社会意识环境氛围中的君权,已经不是古代野蛮时代的君权,两者名称相同,但是意义和后果已经大不相同了。。。

正如同一个基本动力学方程,例如 麦克斯韦电磁学方程,在不同的物质方程,如导体,或电介质,或真空,或超导体中,其呈现的解是不一样的。

可叹世人被资本集团几百年来的 ”反对专制王权”的宣传洗脑,一直堕入资本的统治之中而不觉。。

^_^。。。。。。。。。。。。。。。。。。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wanglaow 发表于 2018-11-9 09:03
是的。

马甲兄说到了 “群众意志”,它大概也相当于 政治教科书中的 ”社会意识“。。。

老五你整天提要消灭人类的超算版没用的。你也属于不通中国文化的行列^_^。

社会意识和群众意志是两回事,社会意识包括了群众意志和英雄意志,是整体,那两个是局部。

“皇帝要杖杀谁,或国王要砍哪个大臣的脑袋,是不需要说明理由的”老五你的政治是从戏曲里面学的吗?那样的叫独夫民贼,人人得而诛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出处是戏文,这个和想象皇帝用金扁担挑水喝一样的性质,游民把自己的生活体验投影到政治中去的结果。在半合法或者非法的游民组织中,组织对成员的权力无限,而朝廷可以随时取缔、消灭游民组织,对于游民组织来说朝廷也是权力无限的,这是投影的根本原因。农民是没有“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观念的,父慈子孝才是。西方认定中国是专制独裁体制,以西方为为圭臬的知识分子找遍儒家经典也没有找到专制独裁的政治设计,只能去游民文化中寻找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是说君有君道,臣有臣道,父有父道,子有子道,曲解不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即使大清是汉人皇朝,君主立宪制也未必成功,不说一定失败,失败的可能性也非常大,因为这不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制度。其实宋明的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和君主立宪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是没有成文的宪法而已。

王和王权是有区别的。老五你别曲解我上面说的王是王权下的王。国人热切期盼的王是通天地人三道的王,最能凝聚人心,最强大的领导者,完美的领导者。时代潮流、人心所向是废除帝制,逆势而行的不是王。袁世凯不能说没有才能,但是逆势而行,身败名裂。

^_^。。。。。。。。。。。。。。。。。。

点评

马甲先生的观点很有力度。虽然古人说君臣父子,但我想那只是一种静态的存在,问题还在于古人,即使今人也是这样的,无法确保孩子向成年人的过渡。历史的反复就在于此。也可以说是一种人性的某个侧面的体现。  发表于 5 天前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以西方为圭臬的知识分子找遍儒家经典也没有找到专制独裁的政治设计,于是把眼光挪向了法家。韩非子主张君主集权,意在拯救韩国,因为韩国积弱积贫,君权不振。而始皇帝采用了韩非子的学说,被儒家攻击为暴秦,于是这些人打起了韩非子的主意,说韩非子是法家的集大成者,韩非子主张专制独裁。于是中国政治外儒内法的说法流行起来。中国统治阶级精神分裂,说一套做一套,维持了2000多年。这多么荒谬啊,统治阶级竟然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实意图、真实想法,难道是这些知识分子掌握了时光机器,一直在压迫着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所以他们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实意图、真实想法?撇开这些人的引导,韩非子的学说也不是主张专制独裁,一样主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只是对君道、臣道、父道、子道的理解和儒家不同而已。

先秦的思想、哲学大概梳理清楚了吧。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中的父子关系不是血缘意义上的父子关系,而是师傅和徒弟的关系,伪血缘关系。游民的师徒关系要经历重重考验才能牢固,主动权在师傅,师傅的意志徒弟要绝对服从,经过了这样的考验,徒弟才可以出师。

相声是这种传统复辟得最完整的游民行业,表现就不说了,关注的知道。相声界不彻底清算旧传统是没有前途的。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甲 于 2018-11-14 01:18 编辑

抗美援朝的成功显示了共和国的实力,证明了中共有能力独立自主地顶住西方的压力,让共和国成为附庸的战略失败了。斯大林的大俄罗斯主义是不能拿上台面的,他高举的是列宁旗帜,于是支援中国全面工业化成为必然的选择:1、道义上必须支援中国工业化。2、既然特权不能保留,就顺水推舟让中国有独立的工业能力、独立的工业体系,自己背起自己的包袱,中国地盘太大、人口太多,苏联没有能力持续支援这样庞大的农业国家,也没有能力持续支援这样庞大的片面工业化国家。3、如果中共没有能力背起自己的包袱,中共的独立性就没有合法性,苏联可以接管中国经济,使中国成为附庸国家。斯大林虽然支持中国全面工业化,但不支持中国军工的体系化、现代化,力图保留军事上的绝对优势,斯大林应当是预测3的情况必然出现,中国人虽然证明了政治、军事能力,但这是一时之勇,工业化建设可是水磨功夫,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未必见社会富裕、人民富裕的效果,而且中国倒向社会主义阵营,资本主义阵营不能指望,难上加难。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夺权上台,急需中国道义上的支持,和中国分享了军事技术,支援中国军工体系化、现代化。于是中国的工业体系成为完整的工业体系,虽然非常弱小。

这对于中国文明来说是浴火重生,工业社会最先进的思想共产主义和物质基础工业体系都扎根在中国了,有了吸收消化西方文明、全球文明的本钱。这是中国文明之后发展的道路。先是全面学习苏联(1949年——1966年),发现苏联体制有致命缺陷后学习巴黎公社(1966年——1976年,文化大革命),文革失败后两年反思,开始搞改革开放,以我为主学习西方先进经验(1978年——1991年),苏联崩溃后除了坚持共产主义思想,全面学习西方,由于和美国相互需要,美国有意把中国全面纳入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于是中国加入WTO,创造了中国经济三十年高速发展的奇迹。中国加入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后深刻的理解了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致命缺陷,加上美国特朗普上台后力图斩断中美国,是创立新经济体系的时候了。

这一切的关键是毛泽东,没有毛泽东,中国文明将会被西方文明压碎,同化。

点评

马甲说的细,组长说的猛。我得两员大将,何愁天下不平。  发表于 昨天 07:06
发表于 昨天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最终结论就是:

1、建立我首倡的 开明君主制超算版 -- 王(道)在信息技术条件下的表现形式。

2、尽可能切割中美关系,建立中国自己的经济金融技术循环圈,也就是思想-物质生态圈。

不过,止版是大大不同意的 --- 没有外部秩序 -- 思想与物质的输入,中国将“萎灭”,如果不是崩溃的话。

^_^。。。。。。。。。。。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友天地论坛 (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

GMT+8, 2018-11-15 12: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站长论坛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