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天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727|回复: 34

毛泽东与潘汉年的历史恩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18 15: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冯胜平

 1955年4月3日,潘汉年被捕,直接原因是1943年秘密会见汪精卫,隐瞒12 年,没有向组织汇报。抓捕潘汉年,不仅出乎潘的意料,“就是参与其事的陈毅、罗瑞卿等高层人士也是始料未及的”。(1)

  1956年4月26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谈到潘汉年:“什么样的人不杀呢?胡风、潘汉年、饶漱石这样的人不杀,连被俘的战犯宣统皇帝、康泽这样的人也不杀。不杀他们,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2)

  1962年,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旧话重提:“有个潘汉年,此人当过上海市副市长,过去秘密投降了国民党,是一个CC派人物,现在关在班房里头,但我们没有杀他。像潘汉年这样的人物,只要杀一个,杀戒一开,类似的都得杀。”(3)

  短短两次讲话,内含十个杀字,显示了毛泽东对潘汉年的特殊情结。

  但以后发生的情况是,毛泽东轻易放过了潘汉年。1963年1月9日,最高法院开庭,潘汉年认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个月后,他被假释出狱,与妻子董慧一同被安置在北京的团河农场,每个月有200元的生活费,肉、蛋都有供应。虽说头上戴着“反革命”帽子,他仍有一定自由活动的天地,可以进城探亲访友。不知道毛有 “此人从此不能信用”的批示,潘甚至还向组织申请去香港继续为党工作。(4)

  众所周知,潘案由毛泽东亲自主持,纵使潘的好友和直接领导陈毅、李克农和周恩来出手相助,也于事无补。抓潘出乎意料,放潘更出乎意料。毛泽东判案,实可谓天威难测,不按牌理出牌。

  凡天下事,必有逻辑。研究一段历史,不仅要看有没有史料,更要看符不符合逻辑。有史料,无逻辑,可能就是错;无史料,有逻辑,真相也许就在其中。潘汉年一案,至今扑朔迷离,不仅史料缺乏,当事人也大都去世。本文的目的,是根据已有的史料,对“潘汉年案”做一个尽可能合乎逻辑的的解释。

  1.潘汉年案的三个关键人物和事件

  李士群,(1905-1944年),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大学毕业。大革命失败后,曾留学苏联,肄业于东方大学。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从事地下活动。1932年被国民党中统特务逮捕,自首叛变,被委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上海区情报员。不久,李要求中共允许他归队,经考察,不果。抗战爆发后,李潜伏南京,1938年逃至香港,投靠日本人,后回上海为汪伪做情报工作。1939年秋,为留退路,李再次向中共有关方面表示,希望与中共合作。经中共中央社会部批准,潘汉年与李士群建立联系,派关露到李身边工作。(5)

  潘汉年1943年会见汪精卫,始于李士群的安排。潘本来的任务是到上海与李见面,获取有关汪伪“扫荡”的情报。不料李为提高自己在汪政府中的地位,通过胡均鹤把他诱往南京,以半激将、半挟持的方式带他见了汪精卫。潘汪会谈本身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重要的是会见的政治意义和影响。

  回到根据地,潘汉年本想据实汇报,但因为当时正值淮南根据地整风高潮,杨帆等敌工干部被审查,潘怕被牵连,对饶漱石隐瞒了在南京秘密会见汪精卫一事。第二年,李士群、汪精卫相继去世,会面的见证人只剩下自己和胡均鹤两人,这无形中又增加了潘汉年的侥幸心理。

  1945年初,潘汉年参加七大到延安,毛泽东与他单独谈话。阴差阳错,已准备和盘托出的潘又一次隐瞒了他在南京秘密会见汪精卫的情况。

  不久,国民党当局捕风捉影,在报上披露了潘汉年在南京秘密会见汪精卫、李富春在武汉秘密会见日本占领军高级军官的事。时任中共社会部领导的康生亲自向李富春、潘汉年核实,再次遭到了潘汉年的否认。于是,毛泽东亲自批发了由刘少奇、康生署名发给饶漱石的电报:“至于敌伪及国民党各特务机关说汉年到南京与日方谈判并见过汪精卫等等,完全是造谣污蔑。”“望告情报系统的同志千万勿听信此种谣言致中敌人奸计。(6)

  毛泽东亲自为潘汉年辟谣,后却得知潘欺骗了他,有理由相信毛会恼怒。但反应如此之强,惩罚如此之重,却似乎有些不合逻辑。(潘原以为只会受严厉批评或纪律处分,在上交材料后已打点行李准备返回上海。)潘对会见汪精卫事件的解释合乎情理,他在党内对毛也无威胁。放潘一马,既能显示主席的气度,又能鼓励更多人向党交心,毛何乐而不为?细品毛以后对潘案的讲话和处理,感觉他们之间的过节似乎不是一种”公怨“,而是一段”私仇“。

  胡均鹤,(1907-1993年),早期中共领导人,曾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后投靠日伪,抗战后帮助中共,是潘汉年案的当事人之一。潘的三大罪状之一是任命”汉奸特务“ 胡均鹤等人在公安部门担任重要职务。潘主动坦白见汪一事,源于知情人胡均鹤的被捕。

  李士群死后,胡均鹤成为”76号“负责人。抗战结束后,胡被国民党判10年徒刑,3年后再次启用。1949年初,中统在撤离时将胡留下,指定他担任京(南京)沪地区潜伏组织的负责人之一。无意再替蒋介石卖命,胡派人到香港和潘汉年取得联系,表示愿意投奔解放区。

  上海解放后,胡均鹤随华东情报部进入上海。由于有抗战时期与中共合作的历史渊源,更由于形势的需要,杨帆在报经华东局书记饶漱石批准后将胡放在上海市公安局作为”特情“人员参与肃反工作,并让他担任了一个由起义、投诚人员为主组成的,作为咨询机构的情报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一职。受此重用,胡主动提供了一份”已予运用及可予运用之沪地两统(指中统 和军统)人员表“。情报委员会在上海解放初期”反特“运动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1954年秋,”受杨帆牵连,胡均鹤被隔离审查,1955年春天被正式逮捕。胡被定性为“潜伏特务”,根据就是他自己交代的中统曾指示他尽可能打入中共内部。(7)

  1955年3月,潘汉年随上海代表团到北京出席中共全国代表会议。在通报“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问题后,毛泽东敦促历史上有其它问题的人从速交待。会议还专门印发了逮捕胡均鹤和将杨帆隔离审查的材料。这使潘汉年坐卧不安:杨帆是自己分管的公安局局长,胡均鹤更与自己有说不清的关系。有理由相信,当年在南京擅自见汪一事已为中央知晓,毛泽东的讲话可能是对自己在旁敲侧击。

  1955年4月1日夜间,为争取主动,潘汉年向陈毅交待了当年在南京见汪一事。4月2日上午,陈毅向毛泽东报告。时隔19年,毛泽东第二次对潘汉年下了 “不能信用”的断语(第一次是1936年8月,潘带密码从莫斯科归来,迟迟不去延安报到)。4月3日,罗瑞卿带人秘密逮捕了潘汉年。

  以后的历史表明,胡均鹤被捕后并没有揭发潘汉年,这也许是他对潘汉年大权在握时对其重用而没有杀人灭口的回报。1982年,潘汉年平反,胡随即被假释。1984年,有关部门对胡案做出复查结论:“胡均鹤曾叛变革命投降敌人充当特务,历史上是有罪的。解放后期已向组织作了交代,并早在1941年即与我建立了联系,为我做了工作,根据党的政策,对其历史罪行应既往不咎,潜伏特务问题系错定,应予平反。因此原定胡均鹤犯有反革命罪不能成立,应予否定。” 鉴于胡因受潘扬冤案牵连关押28年,上海市公安局决定:胡均鹤享受行政15级离休干部待遇以安度晚年。1993年3月,86岁的胡均鹤寿终正寝,(8)

  杨帆,(1912-1998年),原名石蕴华,江苏常熟人。1932年就读北京大学中文系。1935年在南京国立戏剧专科学校任训导处秘书,介入戏剧界。1937年到上海,参加上海剧艺社,秘密加入中共。解放初,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曾以“潘杨案件”震惊全国。1954年入狱,1978年获释。

  杨帆与潘汉年的友谊源于一场冤狱。1943年,借“抢救失足者运动”之名,康生密电新四军政委、华中局书记饶漱石,将杨帆逮捕。阴差阳错,潘汉年成了杨帆案的审理人。经调查,潘认定杨无辜,但又不能无视康生指令,贸然释放杨帆。无奈中,潘作诗一首,传给尚在狱中的杨帆。

  怀炎  细雨寒风忆楚囚,相煎何必数恩仇。无权拆狱空叹息,咫尺天涯几许愁。(注:杨帆字“炎”)。

  10个月后,杨帆获释,和他的“专案组组长”潘汉年成了朋友。他们的友谊延续了十年,直到1954年12月31日,杨帆被一个电话约去北京“开会”。杨再回到家,已是24年以后了。

  1978年,杨帆已被逼疯,连前来劳改农场接他回家的妻子儿女也不认识了。见到妻子李琼,杨帆大喊:“你是江青派来的!”虽是疯话,却一语道破天机:24年的牢狱,非潘汉年之累,乃江青所赐。(9)

  至今仍不清楚,当年的“潘杨案件”,是潘汉年连累了杨帆?还是杨帆连累了潘汉年?或许,他们相互连累,自始至终,这就是一起“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莫须有”冤案?1936年,潘汉年携带共产国际密码回国,迟迟不去延安报到,得罪了毛泽东。1939年,项英反对毛江结婚,杨帆为其搜集材料,又得罪了江青。新仇旧怨,历历在目;潘杨关系,欲理还乱。毛泽东对潘大动干戈,若仅仅是为12年前见汪精卫一事,似乎太小题大作。但若理解为毛对历史旧债的清算和对一年前“匿名信事件”的反应,却能够解释许多以前不能解释的问题。
发表于 2014-2-18 15: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研究党史的人,首先得研究党的组织、原则、纪律,对这些不甚了了,而以现代人际关系去推断历史人物的恩怨,实在是很幼稚的。
潘汉年一案,最大的问题就是私自会晤汪精卫,而且长期隐瞒不报,严重违反党纪。中央对潘汉年的处理是适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15: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2.“匿名信事件”

  1954年3月下旬,江青收到一封匿名信。信是从上海发出的,由浙江省交际处长唐为平转交江青收。江青收到匿名信后,先是找了浙江省委书记谭启龙,谈了一个上午。据前公安部长王芳回忆:

  “第二天,江青找我谈,也谈了一个上午,也是讲自己的历史,说自己青年时期就是一个非常进步、非常坚强的革命者,现在有人诬蔑她,是别有用心的,是有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的。江青还把匿名信递给我看了。

  “我瞄了一眼,就不想再往下看了,把信递过去。

  “江青一脸严肃地说:‘你不看谁看?这是一封反革命匿名信,你公安厅长看清楚了,要给我破案。有人编造谎言诬陷我,醉翁之意不在酒,矛头实际上是针对主席的。’

  “匿名信主要写的是她20世纪30年代在上海的一段风流丑事和被捕变节的历史问题,内容非常具体。写信人肯定对江青过去的历史十分清楚。因写信人深知江青 30年代的历史及党内上层情况,江青推断此人必是党内高干或文化界名人,或是他们的夫人。当时我理解写信人揭她老底,挖她疮疤,是对她如今贵为第一夫人的 骄横作风非常不满,向她提出警告和批评,要她识相一点,不要太张狂。

  “江青给我看了匿名信后,突然问我:‘你熟悉杨帆吗?’

  “我当时对她的发问毫无警觉,随口就说:‘解放前,我是八路军,他是新四军。解放后,他在上海当公安局局长,我们来往比较多,关系较密切。’

  “听我这样一说,江青就有点不高兴,半阴半阳地说:‘你知道他过去叫什么名字?他过去不叫杨帆,叫殷杨。在国民党南京剧专工作过。’”(10)

  这里涉及到江青和杨帆之间的一段公案。30年代,杨帆以记者的公开身份,在上海“左联”从事文化救亡运动。因此,他对江青在上海被捕变节、复杂社会关系以及风流丑闻了如指掌。1938年9月,杨帆调新四军军部担任秘书兼军法处调查科长,负责情报搜集。1939年,时任新四军政委的项英,听说毛泽东要和江青结婚,指示杨帆整理一份有关江青在上海历史问题的材料,以项英的名义,向延安党中央写了一个报告。报告最后直言不讳地写道:“此人不宜与主席结婚”。报告按照行文常规,注明材料来源是杨帆。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15: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报告落入了时任中央社会部部长的康生手里。他把它交给了也在社会部工作的江青。没有资料显示毛泽东是否看过这份报告,但对江青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刻骨铭心的往事。忘了谁,她也不会忘了杨帆!

  1954年匿名信的内容,和1939年项英报告的内容相同。信又发自上海,在杨帆的管辖之下。

  王芳继续写道:匿名信被定为“18号案件”,“由公安部部长罗瑞卿负总责,上海方面由黄赤波负责,浙江方面由我负责。会议并对案件进行了具体分析,把重点对象放在30年代曾在上海文艺界工作过的人员身上。

  “侦破工作在非常秘密的情况下进行。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亲自抓案件的侦破工作,每隔几天就要听取一次汇报。

  “当时,专案组先后收集了800多人的笔迹,进行了笔迹鉴定。他们将那些与匿名信笔迹相似而又对江青不满的人都列为侦查对象,进行重点侦查。仅案件的卷宗 就有五六包之多。这些侦查对象,包括江青过去房东家的女佣人秦桂贞,她了解江青20世纪30年代的历史;东海舰队司令陶勇的夫人朱岚,她曾说过对江青不满 的话,也被列为怀疑作案对象。然而,时间拖得很长,案子还没有结果。

  “当时受侦查时间最长、怀疑最多的是原上海市文化局局长赖少其的妻子曾菲。

  “事情是由她的丈夫赖少其引起的。赖少其在上海市第一届党代会上提过一个议案,要求组织上对贺子珍的生活给予照顾。

  “江青极其忌恨贺子珍。公安部门注意赖少其后又发现,赖少其的妻子曾菲与贺子珍一家关系密切,并且对贺子珍的处境深表同情,而且对毛泽东1952年在上海没有与贺子珍女儿李敏见面一事颇有微词。另外,赖少其又恰好是在华东文委工作!”(11)

  经过一年的折腾,“18号案件”始终没有侦破,成了死案。毫无疑问,江青相信杨帆与此案有关,而杨帆领导正是潘汉年。有理由相信,“潘杨案件” 此时已进入酝酿阶段,缺的只是一个突破点。

  没有证据表明,毛泽东也相信江青的判断。但他后来对“潘杨案件”的处理,的确给人一种借题发挥的感觉。比较靠谱的推断是:毛即使不信,至少也疑。毕竟,对江青30年代在上海的往事,潘杨都是知情人。

  1961年,林伯渠夫人朱明给中央写信,反映林伯渠死后的一些遗留问题。经查对,两封信的笔迹一模一样。朱明承认匿名信是她写的,并立即自杀。(12)

  毛泽东、江青这时才知道,抓错人了。中央设立“18号案件”,要抓的是朱明,却误抓了潘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潘杨成了朱明的替罪羊。江青与潘汉年素无恩怨,整潘纯粹是误以为“匿名信事件”与杨有关,而潘又是杨的后台;毛泽东与潘虽有过节,若无“匿名信事件”的影响,很难想象对潘的处置会如此严厉。

  写匿名信相互攻击,是中共高官夫人之间“阶级斗争”的特殊表现。男人在政坛上斗,女人在醋坛上斗。毛泽东说:“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于是,我们看见朱明斗江青,江青斗王光美,严慰冰斗叶群···。

  对毛泽东来说,见汪精卫不是罪,写信攻击江青是罪!否则,周恩来“四·一二”大屠杀后秘密会见蒋介石,为何无罪?陈赓被抓后无故获释,又为何不疑?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15: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3.毛泽东与潘汉年的历史恩怨

  潘汉年案的另一背景,是潘与“国际派”的关系。1931年10月王明赴苏联前,潘就被确定为王明与博古之间的秘密联络员。(13)这一重身份,只有王明与博古知道。1933年1月,博古一到瑞金,便将毛泽东在政治上边缘化,夺了毛泽东的权。6月,潘汉年也到了瑞金,和国际派博古、张闻天和王稼祥等人打得火热。“遵义会议”后,“国际派”的第三号人物张闻天(洛甫)取代博古,同时毛泽东回到了最高决策层。为对远在莫斯科的王明和共产国际有个交待,事先确定的秘密联络员潘汉年便派上了用场。遵义会议后不久,潘汉年和陈云先后赴苏联汇报遵义会议情形。临行前,“博古和潘汉年,两人推心置腹地谈了近四个小时,谈着谈着,两人都流泪了。”(14)

  1936年8月上旬,潘汉年携密码到达陕北,向张闻天单独汇报。毛泽东的心情可想而知。更糟糕的是,潘 一到保安,就有“拆台”之举。据秦福铨披露:潘告诉张闻天,“他对张浩的‘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感到怀疑。毛得知后,对潘的‘直率’很不满,对潘的迟到,尤其是对潘汉年途经香港时,没有明显的理由滞留二个月,更是不以为然。”(15)正如学者王彬彬所说:“严格说来,张浩与潘汉年一样,只是信使而不是代表。张浩是共产国际的信使,潘汉年是王明的信使。当张浩在毛泽东的怂恿下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致电张国焘时,当然是一种‘僭越’。潘汉年对此质疑,张浩会感到难堪,而毛泽东则一定很恼怒。”(16)(关于张浩冒充共产国际代表向张国焘假传圣旨一事,是中共党史上另一桩公案,笔者将专门撰文探讨。)

  在决定派谁先期与国民党代表陈立夫接触一事上,毛泽东与其他领导人也有争议。“国际派”张闻天、周恩来、博古都主张派潘汉年,毛则表示反对。秦福铨写道:

  “ 当天休会后,毛泽东对周恩来说:潘汉年这个人不知轻重,这么重要的密电码放在脑子里九个月,不积极返回陕北中央根据地,把密码交给机要处后再去办别的事,却先去办‘国共和谈’,让我们在这里急等,耽误了大事,这样的人不可‘信用’。

  “ 毛还说:博古、王明很看重潘汉年,我看他是王明的人,对王明安排的任务比交密电码给中央还看得重。”(17)

  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对潘汉年下‘不可信用’的断语。1955年4月在北京,不过是重复十九年前在保安说过的话而已。当然,1936年的毛泽东还没有能力下达‘立即逮捕审查潘汉年’的命令,否则,正如王彬彬所说,延安整风也就没有必要了。

  4. 毛泽东式的道歉——假释

  不审,不判,关死为止,似乎是毛泽东最初对潘案的政策。由于朱明的自杀,事情发生了转机。1962年,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谢觉哉的主持下,一个袋鼠法庭成立,三名审判员——彭树华、曾汉周和丁汾——被选了出来。根据彭树华的回忆:

  “公安部预审认定潘汉年的罪名主要有三条。一是1936年投降国民党;二是抗战期间投靠日本特务机关和秘密会见汪精卫;三是上海解放后掩护大批特务反革命分 子,并向台湾供给情报,引发上海‘二六大轰炸’。对于指控,他只承认和汪精卫见面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当时来不及写信汇报,除此之外,他一概不承认。但是在 看案卷时,我也发现了一个微妙之处:对于投向国民党、充当国民党特务的指控,只有公安部某位领导提审时潘汉年才认罪。当时我们听说上面给潘汉年做了一些思想工作,告诉他只要认了罪、判了刑就放人。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庭审时潘汉年都认了罪的原因。”(18)

  此时的毛泽东似乎已不想再关潘汉年了。审判是毛给自己下台阶,找理由放潘,从最初的“十杀令”——谈到潘汉年,毛先后用了十个杀字——到后来的15年徒刑,再到立即假释并恢复待遇,毛对潘的怨恨好像突然消失了。个中原因与“18号案”侦破、朱明自杀不无关系。当然,潘案的审理不能与“匿名信事件”挂钩:抓的时候没有用那封信为理由,放的时候自然更不能涉及朱明。这是一桩不能提的往事,涉及江青,与伟大领袖的形象有关。

  深知袋鼠法庭的功能,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谢觉哉对审判员说:“你们辛苦了。 你们对潘汉年案卷材料看得很仔细,提出了你们的看法,这很好。不过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们高法是搞不清楚的。德峰同志跟你们说过了吧,潘汉年案是中央交办的案子,我们只是办理法律手续。”(19)

  “谢老一席话,再次让我们知道了自己的角色。” 彭树华继续写道:

  “谢老可能看出我的情绪,转头问我:‘你读过王勃写的《滕王阁序》吗?’然后说王勃的这篇文章里,有这样两句:‘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

  “说完王勃的诗,谢老又看似很随意地说起另一位历史名人:‘王勃的这两句诗说的是汉、唐的事,还有宋代的岳飞,他主张抗金,却被诬陷要谋反。难道当时没有人知道岳飞是被冤枉的吗?当然有人知道。但在当时,宋高宗一心要和金人议和,所以谁能救得了岳飞?’”(20)

  看来,谢觉哉深知潘汉年案的个中曲折,只是不能说穿而已。

  1963年1月,最高法院开庭。潘汉年的审讯进行得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困难。对于起诉书指控的罪行,潘供认不讳。按中央指示,法庭判潘汉年15年徒刑,随即保释。几乎与此同时,杨帆获刑16年,亦保释。

  审了,判了,放了。此时毛泽东与潘汉年恩怨已了。真相大白,匿名信的“真凶”朱明已经死了。

  1967年,文革进入高潮,潘汉年再次入狱。1970年,在没有任何新问题的情况下,潘被改判无期徒刑。

  1977年4月,潘汉年以“萧叔安”的名义在长沙病亡,享年71岁。

  五年之后,1982年,中共中央正式为潘汉年平反昭雪、恢复党籍。

  注释

  1  尹骐:《潘汉年的情报生涯》,人民出版社,1996年,239页。

  2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

  3  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

  4 彭树华、 李菁:《1962年最高法院院长谈潘汉年案:谁救得了岳飞?》,三联生活周刊,2011年5月11日。

  5 尹骐:同上书,118-121页。

  6 同上书,170页。

  7 同上书,235页。

  8  尹骐:《胡均鹤在谍报漩涡中浮沉》,光明网,2005年1月26日。

  9  《潘汉年杨帆生死恋:冤狱一坐24年》,东方网,历史频道,2013年12月31日。

  10  王芳:《王芳回忆录》, 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9月出版,转引自,《人民网》,《读书》。

  11 同上。

  12 张宝昌:《林伯渠夫人朱明:不可思议的自杀》,《文史参考》,2010年第8期。

  13  秦福铨:《博古与毛泽东——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领袖们》,香港大风出版社,2009年3月版,139页。

  14  同上书,141页。

  15  同上书,146页。

  16  王彬彬:《潘汉年的百喙莫辩与在劫难逃》,《共识网》,2013-12-10。

  17  秦福铨:同上书,147页。

  18 彭树华、 李菁:同上。

  19  谢觉哉:引自彭树华、李菁:同上。

  20  谢觉哉:同上。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15: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密码一事,较有说服力。
发表于 2014-2-18 16: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不遗余力或含沙射影攻击毛的所谓“资料”,楼主老嫖总是会积极滴转载
俺觉得6楼说滴对,老嫖楼主是党员不?知道战争时期滴组织原则和纪律不?
发表于 2014-2-18 17: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潘汉年的案子,很大程度上是他咎由自取。

身为党的高级特工人员,在沦陷区私自会晤汪精卫,这么大的事情,事先不请示,事后长期隐瞒不报,这无论怎么说都严重违犯党的纪律和情报工作的原则。

49年以后,通过被俘的特务招供,以及缴获的敌伪档案,把这件事查了出来。

自己不说,结果被组织调查发现了,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谁知道你和汪精卫当年会谈都说了些什么?如果没有叛变投敌,为什么要长期隐瞒不说?

退一步讲,把这么一件大事隐瞒不报告,就算没有叛变,在当时共产党人天天被杀害的险恶环境下,也很难说他是不是有了脚踏两只船,为自己留后路的想法。

作为情报特工人员,在忠诚度上不可靠了,那就是最严重的错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20: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不遗余力或含沙射影攻击毛的所谓“资料”,楼主老嫖总是会积极滴转载
俺觉得6楼说滴对,老嫖楼主 ...
rcf-001 发表于 2014-2-18 04:51 PM


如果我的转帖瞎说造谣,你尽管指出。至于我转帖的动机,没有讨论价值。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20: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为党的高级特工人员,在沦陷区私自会晤汪精卫,这么大的事情,事先不请示,事后长期隐瞒不报,这无论怎么说都严重违犯党的纪律和情报工作的原则。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4-2-18 05:41 PM

主文里也说了,单凭此事,不至于判刑,更不至于判十多年。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20: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不遗余力或含沙射影攻击毛的所谓“资料”,楼主老嫖总是会积极滴转载
俺觉得6楼说滴对,老嫖楼主 ...
rcf-001 发表于 2014-2-18 04:51 PM


一个词一旦被冠以“所谓”二字,即暗示不是真实的。因此请你指出,主文中的资料有何虚假不实之处。
 楼主| 发表于 2014-2-18 21: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潘汉年的命运,与执政后对待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应该也有关系。
发表于 2014-2-19 09: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在海角 于 2014-2-19 09:48 AM 编辑
主文里也说了,单凭此事,不至于判刑,更不至于判十多年。
安阿蛾 发表于 2014-2-18 08:51 PM



    情报人员向自己的上级组织隐瞒重大情况,而且是隐瞒多年不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足够判刑入狱。因为这是最严重的错误,说明了你对组织不够忠诚。普通党员忠诚度不够也许只是受处分,可潘汉年是党的重要情报人员,潜伏在日伪控制的沦陷区,他在一定程度能影响战争的进程,那是绝不能允许出问题了。一旦发现其有不忠诚的行为,就算只是可疑行为,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潘汉年是在1943年私自会见汪精卫的,49年以后才被揭发出来。应该说这都算是他的运气好了。毕竟那时候抗战早就结束,解放战争也胜利了。如果是在1949年以前的战争时期,上级组织发现证实了他的这一隐瞒行为,没准他就会成为红队的锄奸目标。
 楼主| 发表于 2014-2-19 19: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报人员向自己的上级组织隐瞒重大情况,而且是隐瞒多年不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足够判刑入狱。因 ...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4-2-19 09:46 AM


第一,当年的法律没有这个规定。而且不光是当年的中国法律,其他主要国家的法律也没有这个规定。这是纪律错误,最多开除,而不是判刑。潘汉年的几个罪名中,也根本没有“隐瞒组织不报”一项,而是“投降日本特务机关”以及出卖情报等等。

第二,我估计,与饶漱石本人有关。在打击高饶的运动中,潘汉年自己送上门,这样的炮弹若不利用岂非暴殄天物,也不符合毛主席的个性。
发表于 2014-2-22 01: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当年的法律没有这个规定。而且不光是当年的中国法律,其他主要国家的法律也没有这个规定。这是纪 ...
安阿蛾 发表于 2014-2-19 07:37 PM


当时形势左的出奇,上海潘杨案,广州的两陈案都是这样,很多事情现在看来属于内部工作问题,但那个时候上纲上线。法院的,只是履行以下手续而已。顺便说,潘案平反,也是中纪委起的头,法院履行手续。
发表于 2014-4-18 18: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当年的法律没有这个规定。而且不光是当年的中国法律,其他主要国家的法律也没有这个规定。这是纪 ...
安阿蛾 发表于 2014-2-19 07:37 PM

自己送上门?他再不送上门,还要等着监狱里的汪伪特务把他继续供出来么?

那样怕是罪名更大。
发表于 2014-4-18 18:5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纪律错误,最多开除,而不是判刑。潘汉年的几个罪名中,也根本没有“隐瞒组织不报”一项,而是“投降日本特务机关”以及出卖情报等等。

——纪律错误?呵呵,说得轻巧!
发表于 2014-4-19 14: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苇可航否 于 2014-4-19 02:03 PM 编辑

冯胜平何人?大概和冯巩、李敖差不多吧!都是说相声的(相声是满人发展出来的玩意儿啊)!
朱明是林伯渠的老婆,朱明原名王钧璧,生于1919年。她的家庭太平天国时即为官僚地主,祖上曾出过给皇家管库的官(原来是内务府旗人或包衣)。到了民国初年,家境渐衰,但随着铁路的初兴,父亲又投资做大生意,结果破产更速。。。。。。
林伯渠又是何人?林1902年就读于熊希龄的湖南西路师范学堂,1904年春,经选拔考试,被师范学校选送留学到日本东京弘文学校公费留学。有兴趣者参看一下http://www.mdjlib.cn/showgz.asp?id=9246http://szb.bjedu.cn/yq/2011-02-23/3635.html。也好琢磨琢磨啊!
另熊希龄是谁?您再看看这个呗http://www.imanchu.com/a/family/200707/2185.html
发表于 2014-4-19 14: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附上林诗几首供鉴赏
游鄂达里
(鄂达里在敦化境内,相传系清始祖起兵誓师处)林伯渠  林伯渠
故老争传鄂达里,
登临却趁大寒时。
西来峻岭连天白,
北走长江入海迟。
十里炊烟控朔漠,
三边狗盗越雷池。
和戎尽有诸公策,
满眼孤乌雨雪诗。
留别诸友
林深微霰菊花黄,尊酒平楼意未央。
卅载心期原不负,十年戎马独何伤。
劫来待整金瓯缺,此去莫愁锦水长。
三户仅存能复国,共看子弟满湖湘。
游爱晚亭
到处枫林压酒痕,十分景色赛天荪。
千山洒遍杜鹃血,一缕难消帝子魂。
欲把神州回锦绣,频将泪雨洗乾坤。
兰成亦有关河感,不信沉沙铁已深。
发表于 2014-4-19 17: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4-19 18: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4-4-19 21: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8# 一苇可航否


  慢周,据说不是地名。
发表于 2014-4-19 21: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8# 一苇可航否


与主体人群及文化的隔阂,是清失败的主因。
还有人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话,那就真真是历史的罪人了。
发表于 2014-4-20 09: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祥瑞御免我柯南 于 2014-4-20 09:27 AM 编辑
说实话,潘汉年的命运从他见汪精卫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决定了,不管他有没有报告,他最后都会是这个下场,这 ...
spacebest 发表于 2014-4-19 06:39 PM


共产党的错误分为:工作错误、路线错误和组织错误。

工作错误最轻,谁都犯过,但只要改正也没什么的,共产党起家到夺取天下的过程就是不断的纠错的;
路线错误较重,但至少还有平反和重新启用的可能。比如刘少奇被打倒了,虽冤死但日后平反,而邓小平干脆就三次复出了!
最严重的就是组织错误。共产党最痛恨的就是叛徒。一旦叛党,终身不可翻身——张国焘叛党了,怎么平反?
偏偏潘汉年就是犯得是组织错误,能活着已经算万幸了。
发表于 2014-4-20 23: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组织错误与叛党是一回事?真乃奇葩也。
发表于 2014-4-25 21: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5# 其斤土旦

当然。在抗战时期不向组织汇报私自会见汪精卫的事情,这是最严重的。

特别是,事后不及时汇报也就罢了,居然还隐瞒消息十几年。

谁能证明你对党的忠诚?
发表于 2014-4-25 22: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报工作本身就有很多说不清的地方,所以才更要有组织纪律,不然谁知道你到底心里向谁。

潘汉年出问题就出在会见汪精卫上,一直瞒着党中央、毛主席,这个问题谁也不敢替他担责任。

当年潘汉年会见汪精卫的事,国民党大肆宣传,毛和刘两大boss还亲自签署文电辟谣。过了十几年,潘汉年才交代这件事,即使他辩解的都是事实,但这种严重违纪的事情,是做秘密工作绝对不能允许的。”

潘这样忽悠,不说毛,换做别人,也会怀疑他的。
发表于 2014-4-25 22: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共产党最大的优势就是严密的组织纪律,所以破坏组织纪律是十恶不赦的罪过。潘汉年栽跟头关键是欺骗组织。虽然最后证实没有叛党,这个罪过也够大了。

毛泽东这个人,对于工作错误是很宽容的,对于政治错误也是比较宽容的,但是对于违反组织纪律的是非常严厉的。

我知道有些人对毛泽东非常不满,但至少在潘汉年这件事情上,一味的指责毛是不公允的,潘汉年的悲剧,很大一部分是他自己自找。
发表于 2014-4-25 22: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报工作本身就有很多说不清的地方,所以才更要有组织纪律,不然谁知道你到底心里向谁。

潘汉年出问题就 ...
祥瑞御免我柯南 发表于 2014-4-25 10:00 PM


潘汉年的几个罪名中,根本没有“隐瞒组织不报”一项,而是“投降日本特务机关”以及出卖情报等等。
发表于 2014-4-25 22: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太严苛了。可要知道,共产党打天下,从几十个人的小党(用今天某些中二青年的话,是黑帮聚会)发展壮大直至最后夺取天下,靠的是什么?其中一个关键就是严苛的组织纪律。

潘汉年是从事情报工作的,又经常和日伪军打交道,这就意味着别人很难怀疑你的立场。你策反敌伪军,难道敌伪军就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等着被你策反,就不想着策反你?

所以,在当时这种在重大问题上隐瞒不报欺瞒组织,在任何情报机构都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就算是普通接触,事后都必须做出详细的书面报告,这是情报界的基本准则。

情报工作本身就很特殊,原本计划策反对方,最后被对方策反的例子实在太多,双重乃至多重间谍更是举不胜举。如果连自身避嫌都做不好,那也别怪引来怀疑。

像潘汉年这种情况,应该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向上级做出详细的书面汇报,这是基本准则。隐瞒不报人家当然有理由怀疑你有问题。日后挨整也是自找的了。
发表于 2014-4-26 08: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说吧:潘汉年说冤也冤,肯定没当叛徒又是有相当功劳的。说不冤,也有咎由自取,他自己当面对领导撒谎,把一号二号boss都当傻子,败露了不收拾他收拾谁?

不能说毛泽东一点责任就没有,但在这种事情上完全苛责毛,是不恰当的。
发表于 2014-4-26 08: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潘汉年的几个罪名中,根本没有“隐瞒组织不报”一项,而是“投降日本特务机关”以及出卖情报等等。
其斤土旦 发表于 2014-4-25 10:06 PM


1,潘汉年私会汪精卫,烤馒头一方知道后,立刻大做文章,毛出面辟谣,并问过潘有没有这事,潘说没有;

2,后来很长时间,潘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向毛、刘汇报。

3,因为潘汉年的长期隐瞒,并且还是因为解放了,汪伪特务要立功,就把潘汉年交待出来了,这个时候潘才承认了这件事情。

这时候的性质还会是“隐瞒组织不报”这种工作错误么?要是不怀疑他,那才是见了鬼!

老嫖啊,虽然民间有个说法,叫“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怎么说呢,在情报工作领域,这是不作数的。

好吧,不说潘汉年了,就说那些隐蔽在地下战线的,熊向晖、沈安娜这些人,你要说他们就是一直隐藏下去,最后就算不随着烤馒头败退台湾,跑到香港或美国颐养天年,一生的荣华富贵照样可以享受——站在国民党的一方,他们也算是辜负了上级对他们的信任了。难道胡宗南,蒋介石对熊向晖和沈安娜什么的,不够仁至义尽么?

回到潘汉年身上,这么重大的事情欺瞒上级,性质就绝对不是你所理解的这种工作错误了——就是说,对组织的忠诚度,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老嫖啊,虽然你对共产党很大的不满,对毛泽东一脸的不屑,但总的说,你还是对立面当中听得进去的。我就这么说吧: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充满血雨腥风的。既然投身革命,就要做好成仁的觉悟。特别是战争年代纷乱时期的情报工作,甚至就更要有被自己人误杀的准备。

咱就不去说潘汉年了。你就到网络上看看。因为观点不同互相对喷的不同网民,就是“五毛”阵营和“公知”阵营,假如有一个“五毛”和“公知”私交不错,一旦曝光,这个“五毛”保证立刻被他的同伴们孤立;“公知”也是一样,微博上就发生过不止一次,某些知名大V仅仅因为说了一些看起来偏袒官方的话,就立刻被其他人说成被收买,沦为走狗之类的。然后就有人扒出这些大V怎么怎么和官方打交道的“黑幕”来。

这还仅仅是网络上的争吵,现实中影响不到什么。

你可以想一下,不同群体之间的这种对立现象放在矛盾更为尖锐的战争年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发表于 2014-4-26 08: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先向领导汇报和一直隐瞒不报,等到别人检举再承认,这两件事情的性质……

呵呵,假如有个朋友做了对不起你、损害你利益的事情,但是事后没有及时和你说,一直瞒着你。直到第三方向你说了这件事情,你朋友才说确实做过。

这个时候你还会继续相信那位朋友么?

我反正不会。
发表于 2014-5-10 15: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嗨,潘杨案的重判...还有敲打某公的用意!
发表于 2019-5-6 22: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的事情太考验人的智商和能力了,一般人玩不转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友天地论坛 (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

GMT+8, 2019-8-18 11: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站长论坛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