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天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01|回复: 22

【民国新闻自由属性】 因言获罪的报人陈听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2 18: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龙在海角 于 2014-11-10 09:08 AM 编辑

陈听香,广东番禺人,清末民初著名报人、记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办《亚洲报》,因抨击清廷将商办的粤汉铁路收归“官有”而被捕,囚于番禺狱所。这是他第一次入狱。晚清以降,记者以抨击时政而入狱者,陈听香是第一人。

  因王和顺案被陈炯明所杀  

陈听香被营救出狱后,仍积极办报,活跃于广州报坛。辛亥革命广州光复后,其行事与言论风格不改。他第二次入狱,是在陈炯明任粤省代理都督初期。他主持《公言报》和《陀城日日新闻》两报,不时批评时政,言辞尖锐;又“常以民意代表及政府监督员自居”,致招陈炯明之忌。

  据有关资料记载,1912年1月前后,《公言报》、《陀城独立报》、《国事报》等9家报纸,先后刊出“燕塘新军解散”的消息,陈炯明即以“事关军政,不容捏造事实,扰乱军心”为借口,勒令《国事报》停版,并传讯各报主笔,要拘留陈听香和《人权报》主笔陈藻卿。陈听香不服,于1912年1月13日领衔发表《广州报界全体布告同胞书》,指控陈炯明“干涉报纸之野蛮举动”,“欲借报馆以逞其大威福”,“欲为数月封八家报馆之张鸣歧第二”。(《民立报》1912年1月23日)陈炯明大为恼怒,但因着手处理民军事,暂隐忍不发。

  1912年3月初,陈炯明以武力裁撤民军,首先向实力最强的王和顺的惠军开刀。两军交战于东南关长堤一带,激战三日夜,惠军溃散,王和顺逃走。陈听香与民军联络较多,尤其赞赏王和顺。在两军冲突中,陈听香站在王和顺一边。“《公言报》以两军交哄于民居繁密之地,指斥之”,公开为王和顺鸣冤叫屈,更惹陈炯明之恨。至18日和19日,又有《总商会报》连续刊文抨击陈炯明。陈炯明大怒,乃以“捏造谣言,煽惑人心,依附叛军,妨害军政”诸罪名,于3月19日下令“永远禁止《总商会报》出版,并逮捕司理人甘德馨”。(《申报》3月27日)翌日,陈炯明又下令查封《公言报》、《佗城独立报》,指其登载“匿名函件,造谣惑众,希图破坏政府,扰乱治安,核与《总商会报》情节相同,应一并查封究办”,“逮捕总司理人梁宪廷及总司理兼编辑人冯冕臣二名,编辑人陈听香”,送陆军司讯办。

  陈听香被通缉,及时逃走,避难香港。大概心有不忿,又或以为出身记者的陈炯明不会对他下毒手,没多久又潜回广东。不料,新闻界中有人出卖他。4月6日,《新报业公社》主任和《中原报》记者将陈听香扭送军政府司法部,随后转押至都督府,交陆军法务局“讯办”。4月9日,法务部根据陈炯明的旨意,以“依附叛军,妨害军政”等罪名,按“军律”第十条,将陈听香判定死刑,当天晚上执行。(据《陈炯明的一生》)一说“至后日下午即发令枪毙”。(《申报》民国元年4月16日)

  被杀与黄世仲案无关
  
曾有记载,把陈听香之死和黄世仲被杀扯在一起,谓“黄世仲被捕后,陈听香在《陀城独立报》、《公言报》等报纸上发表文章,公开为王和顺、黄世仲鸣冤叫屈……于是,《陀城日日新闻》、《公言报》两家报馆被查封。陈听香遭到通缉……”。(《陈炯明的一生》,第53页)另有人说:“陈听香仗义执言,替黄世仲打抱不平,笔杆的矛头,自然指到陈炯明的身上。陈炯明即以‘造谣惑众扰乱治安’的罪名命鹰犬逮捕陈听香,枪杀陈听香。”(陆丹林:《死于职守的广州记者》)

  这两段记叙中,所谓陈听香为黄世仲“鸣冤叫屈”,“伸张正义”,皆是误传。按情理,4月6日陈听香被押,4月9日夜间或11日枪毙,而黄世仲于4月9日被陈炯明逮捕,至5月3日(一说5月1日)才由胡汉民下令枪决。陈听香被杀在先,黄世仲被杀在后,捕黄时陈已被押或被杀,又怎会发生陈听香为黄世仲“鸣冤叫屈”的事呢?就算如《陈炯明的一生》所说,黄世仲是在4月9日被枪决的,而同日陈听香已被捕或被杀,决不可能为黄世仲呼冤。何况“4月9日,将黄枪决”之说有违史实。事实是,陈炯明于4月9日夜扣押黄世仲后,并未审问和杀害,直待4月25日孙中山与胡汉民回穗当晚,他离穗往港,留下黄氏案给胡处理,假胡之手以杀黄世仲。故黄氏之毙,决不可能在4月9日。这个细节,也是须予辩明的。

  如上所述,陈炯明杀陈听香,与民军、王和顺有关,是王和顺案的余波,而与黄世仲案无关。

  诚如《死于职守的广州记者》一文所述,陈听香是“中华民国成立后中国第一个殉难的新闻记者”;但指责陈炯明杀陈听香“开了军阀擅杀新闻记者的恶例”则不当。盖陈炯明虽有军阀作风,杀人不循法律,但此时尚挂着革命军政府的招牌,受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的节制,指其为“军阀”,似为时过早;他真正蜕变为军阀,是后来的事。

  陈听香案发后,社会反响强烈,多有指责陈炯明者,更有人把陈听香案提交省议会讨论。有的代议士(议员)在讨论中向陈炯明提出质询并要求作出说明,遭到陈炯明的拒绝。他连会议也不出席,只派代表列席,激起议员的不满,遂议决弹劾陈炯明,指控其“剥夺人民生命,箝制言论自由”。(《申报》1912年4月22日)但陈炯明手握军权,又得到商人的支持,商人议员反对弹劾,故有恃无恐,态度强硬,坚决对抗议会,多次驳回议员的质询指责。议员忍无可忍,决定派代表去北京请愿控诉。陈炯明则以退为进,提出辞职。结果,七十二行商会、公安维持会等团体和省港商界、粤省军界纷纷请求挽留陈炯明,弹劾终于失败。陈听香一案,也无人再议了。

  ◎江励夫,广州市政府文史馆馆员。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0: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嫖说

民国果然有新闻自由。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1-29 09:07 PM
发表于 2013-12-3 10: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嫖说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3-12-3 10:22

可怜的是,我居然信了
我觉得应该先把“民国”的定义统一了再说。不然把陈炯民切割了,陈听香岂不自由了?这样的切香肠策略下,民国自由指日可待。
发表于 2013-12-3 10: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听香案发后,社会反响强烈,多有指责陈炯明者,更有人把陈听香案提交省议会讨论。有的代议士(议员)在讨论中向陈炯明提出质询并要求作出说明,遭到陈炯明的拒绝。他连会议也不出席,只派代表列席,激起议员的不满,遂议决弹劾陈炯明,指控其“剥夺人民生命,箝制言论自由”。.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3-12-2 06:13 PM

民国议员的权力真大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是,我居然信了。
我觉得应该先把“民国”的定义统一了再说。不然把陈炯民切割了,陈听香岂不自由了?这样的切香肠策略下,民国自由指日可待。
浪潮1987向西 发表于 2013-12-3 10:49 AM


老嫖才是网天的洗地高手,比自干五的水平高出一大截
发表于 2013-12-3 17: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民国都没有新闻自由,那本朝新闻自由指数是啥?负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民国都没有新闻自由,那本朝新闻自由指数是啥?负数?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2-3 05:20 PM


老嫖天天发帖子,吹捧前朝咒骂本朝,也没像陈听香那样被陈炯明枪毙了。
发表于 2013-12-3 20: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嫖天天发帖子,吹捧前朝咒骂本朝,也没像陈听香那样被陈炯明枪毙了。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3-12-3 05:44 PM


唔?张志新林昭李九莲……也是被中华民国的某军阀枪毙的么?
发表于 2013-12-3 20: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只是有名的,名气不大的因言论而冤死者呢?
发表于 2013-12-3 20: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巫炳源、王永增,当时是哈尔滨电表仪器厂的技术员。1968年1月1日他们在街头散发张贴一张传单,这是一种用腊纸刻钢版油印的16开小报,报名为《向北方》,这被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革命委员会解释为 "一心向着北方的苏修"。此事件被定为全省重大的“6811反革命案件”,发动群众限期破案。很快便破获。在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革命委员会召开的数万人参加的宣判大会上,军管会负责人对他们当场宣布“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两个人的罪名是“反革命集团主犯”。其实,这张小报从刻钢版到油印,再到街头散发张贴,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存在任何从犯,而这两个人就被定为“反革命集团”,都是“主犯”,全判死刑。在宣判大会上,当巫炳源听到“判决死刑,立即执行”时,他仰天长叹,大喊一声:"这个世道太黑暗了!"随之便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在宣判大会后的游街示众,直到押解到刑场枪毙时,他至死都没有再睁开眼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3-12-3 20: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嫖天天发帖子,吹捧前朝咒骂本朝,也没像陈听香那样被陈炯明枪毙了。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3-12-3 05:44 PM

龙在海角科研成果:因老嫖咒骂本朝没有被枪毙,故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新闻自由。
发表于 2013-12-3 20: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巫炳源、王永增,当时是哈尔滨电表仪器厂的技术员。1968年1月1日他们在街头散发张贴一张传单,这是一种用腊 ...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2-3 08:23 PM


作者的话:

我知道,当时的报纸对这类新闻事件只发表文字消息,绝对不会发表刑场照片的。报社领导也没有派我去采访拍照,事后要是知道我又私自拍“没有用的照片”,一定会找我谈话,严肃批评我“浪费公家胶卷”。当时我是一名27岁的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出于新闻摄影职业的好奇心,凡有这类事件我都前去记录下来,也许这会成为社会历史碎片,以供后人研究。这一回是公安局军管会的摄影通讯干事到报社摄影组,说他们将有一次处决8名犯人的事情,问我们想不想前去采访?我所在的摄影组另外四位资深记者都说,这类照片不能见报,拍了也是没有用的。我心里很想去拍照,但嘴上不敢说,在送这位公安摄影通讯员出门时,悄悄对他说我想去,让他到时候把车停在报社对面的交警岗亭旁边接我一下。我又一次背着报社领导和摄影组同仁,自作主张地跟随公安局军管会的车队先去参加游街示众,最后到了刑场,从头到尾完整拍摄了几十张游街示众及行刑枪决的连续性画面,还忍着枪毙后脑浆崩裂的浓烈血腥气味,近距离拍了刚刚失去鲜活生命的尸体特写。由于当时我使用的"莱卡M3"相机上只有35毫米的一支广角镜头,必须靠得很近很近,因此能闻到剌鼻的血腥味和脑浆的气味。
发表于 2013-12-3 20: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当天,我从刑场回到报社没敢马上冲洗胶卷,生怕同事们看到这些底片,他们当中有的人每次看到我拍那些属于“给文化大革命抹黑”的“没有用的照片”,就会背地里向主管摄影组的总编室副主任“打小报告”:“李振盛又去拍没有用的照片,浪费公家的胶卷。”领导则会找我谈话作批评。这次我是在他们都下班回家了,晚间一个人钻进暗房里去冲胶卷,赶紧把湿漉漉的胶片放进烘干箱里用电风扇吹干,收起来藏到我用的资料柜在抽匣最后边特制的暗层里保存起来。
发表于 2013-12-3 20: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原先,我很愿吃报社食堂的一种东北地方菜——“血豆腐”,自从这次刑场经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每当看到食堂里的“血豆腐”,就感到想呕吐,因为这种血豆腐是红色,而且是胶状的,一看就会产生联想。

后来,每当我在暗室里昏暗的红灯下放大这些被打死的人的照片时,总是默默地对他们说:"如果你们变成鬼魂的话,请不要来找我。我只是想要帮助你们,我拍这些照片是在记录历史,我要让人们知道,你们是被冤枉的。"

直到2000年,美国联系图片社总裁罗伯特·普雷基在纽约与我合作编辑《红色新闻兵》画册和我的环球影展时,他希望我能亲自放大自己当年拍摄的这上千张照片。为此,当我在家里搭起暗室放大这些照片时,我的心里仍然在默默地这么说。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08: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唔?张志新林昭李九莲……也是被中华民国的某军阀枪毙的么?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2-3 08:09 PM


好,老嫖将陈听香的遭遇和张志新林昭李九莲做比较,得出了一个更加轰动的科研成果,原来民国的新闻言论自由程度,与文革时期是相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08:3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国议员的权力真大啊。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2-3 10:52 AM



照这样的逻辑,老嫖可以去为文革中的李九莲冤案洗地了。民国枪毙陈听香,也不过就是几个广东的议员表态反对。这点反对的声音算个屁。

李九莲1974年入狱的时候,赣州259个团体共同发表了质疑案件真相的联合声明,并且自行组织了调查委员会,在赣州公园设立广播站,持续广播了几个月,甚至有人就李九莲案件向中央建议修改宪法。

民国议员的权力大?按老嫖的这种逻辑,民国议员的监督权,是不是还不如文革时期的老百姓权力大?
发表于 2013-12-4 10: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老嫖将陈听香的遭遇和张志新林昭李九莲做比较,得出了一个更加轰动的科研成果,原来民国的新闻言论自由程度,与文革时期是相等的。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3-12-4 08:13 AM


像这样的话,自己都不相信,就表拿出来了,以免浪费时间和网络资源。要反驳也是很容易的,比如1957年那几十万人上百万人因言获罪者,似乎并不是在文革期间。
发表于 2013-12-4 10: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照这样的逻辑,老嫖可以去为文革中的李九莲冤案洗地了。民国枪毙陈听香,也不过就是几个广东的议员表态反对。这点反对的声音算个屁。

李九莲1974年入狱的时候,赣州259个团体共同发表了质疑案件真相的联合声明,并且自行组织了调查委员会,在赣州公园设立广播站,持续广播了几个月,甚至有人就李九莲案件向中央建议修改宪法。

民国议员的权力大?按老嫖的这种逻辑,民国议员的监督权,是不是还不如文革时期的老百姓权力大?
龙在海角 发表于 2013-12-4 08:30 AM


一九七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江西省委陈昌奉等在京常委通过对李九莲问题的“四点决议”:

一、李九莲反革命案不能翻。
二、调委会是非法的,要立即解散。
三、阶级敌人正利用李九莲案攻击无产阶级专政。
四、李九莲案件长期得不到解决,一定有阶级敌人破坏。希望地委做好工作,发动群众,揭露和批判,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

一九七四年十月二十三日,赣州地委提出取缔李调会的“八点意见”。

十月二十九日晚,赣州地区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主任朱毅被拘捕。
一个小时之后,曾传华、孙成璋、李抹照、刘挺荣……纷纷被保卫干部和武装民兵从家押出。

一九七四年十月三十日,凌晨 数百干警和五个武装民兵连查抄捣毁李调会广播站及有关场所。调委会负责人员和骨干被强制办班审查。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一日,江西省委针对赣州李调会问题下发(74)四十六号文件。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李调会广播员钟海源、刘华英、肖国涵等四人在赣南采茶剧团撒发《强烈抗议》和《紧急告全市人民书》传单,4人被当场拘捕。

1975年1月,江西省委下发关于赣州李调会问题处理的(75)六号文件,

以党的正式文件形式重申了在京学习班10月22日讨论通过的四项决议,在全省范围内宣布李九莲的反革命性质和李调会的非法性质,并且强调进一步坚决取缔李调会转入地下的活动。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20: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像这样的话,自己都不相信,就表拿出来了,以免浪费时间和网络资源。要反驳也是很容易的,比如1957年那几十万人上百万人因言获罪者,似乎并不是在文革期间。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2-4 10:25 AM


好啊,那我可以再修改一下:根据老嫖把陈听香的遭遇和57年以后的情况做比较,得出了一个更加轰动的科研成果,原来民国的新闻言论自由程度,与1957至1976年是相等的。

这个比较结果老嫖满意吗?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20: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七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江西省委陈昌奉等在京常委通过对李九莲问题的“四点决议”:

一、李九莲 ...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2-4 10:38 AM


陈炯明在地下冷笑:陈昌奉这帮泥腿子,比老子还是差远了。杀一个李九莲,案子居然从74年一直审到76年,审了三年多,如此优柔寡断怎么能成大事?

想当年老子在广东杀陈听香,1912年3月20日下令逮捕,4月9日就已经枪毙。连抓带杀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偌大一个广东,也没有一个人敢成立调查委员会。
发表于 2013-12-4 21: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龙,再磨嘴皮子没用,中立的旁观者看了你我的案例,已经足以得出结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12: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龙,再磨嘴皮子没用,中立的旁观者看了你我的案例,已经足以得出结论了。
安阿娥 发表于 2013-12-4 09:00 PM


是的,通过陈听香与李九莲的比较,可以得出结论.民国政府杀人,比文革时期还要果断痛快.文革中李九莲的案子审了三年,而民国时期枪毙陈听香,从抓到杀用不了一个月.民国的执法行动果然是V5,87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0 09: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gzzxws.gov.cn/gzws/cg ... /t20080827_5470.htm

死于职守的广州记者


陆丹林

 新闻记者林白水(万里)、邵飘萍(振青),在北伐前夜,先后惨遭军阀张宗昌、张作霖枪杀,震惊中外。因为林、邵牺牲的地点是在北京,当时是北洋政府的首都,很自然的引起人们特殊的惊异,传播各地。而华南的广州,有几个主持正义的新闻记者,给军阀所残杀,死得异常惨酷,却少有人注意到。现在特把辛亥革命后死于职守的几个广州新闻记者分述于后。

  陈听香是广州《公言报》的记者。因为从新闻记者出身的陈炯明,当了广东都督,借词擅自把另一个由新闻记者出身的民团总局副总办黄世仲枪毙。陈听香仗义执言,替黄世仲打抱不平,笔杆的矛头,自然指到陈炯明的身上。陈炯明即以“造谣惑众扰乱治安”的罪名命鹰犬逮捕陈听香,枪杀陈听香。这是中华民国成立后中国第一个殉难的新闻记者。当时的广州并没有宣布戒严,陈听香又不是军职。而陈炯明呢,是学过法政,当过谘议局议员,办过《可报》,夤绿时会投机做革命党人。一朝权在手,便滥用职权,不经过一定的法律程序,便即枪决新闻记者,可说是残贼成性。因此,他后来的叛变革命,是没有什么希奇。由此一来,他便开了军阀擅杀新闻记者的恶例。

  康仲荦广州天主教神父巍畅茂,以出版报纸为手段,企图达到他操纵舆论的阴谋,创办《震旦报》,聘康仲荦做主笔。癸丑(1913年)二次革命,窃国大盗袁世凯嗾使龙济光率军侵入广东镇压人民。康仲荦恃着与龙济光有杯酒之缘,经常访龙谈天。龙因为康是在法国人办报的人员,便施用手段,虚与委蛇,且送军马一匹给康。康自鸣得意,常是据鞍驰聘市区。而在报上,康对袁世凯的独裁恶政,详尽地加以抨击。龙是袁的头号走狗,奉命到粤,镇压政敌。觉得康不识抬举,反而对他的主子时加攻击,便把眼一翻,即捕康枪杀,罪名是“交通乱党”。巍畅茂因此即把《震旦报》改名《大公报》,继续做它的舆论工具。

  何克昌是个从事采访新闻的从业员(当时广州叫做访员),按日送稿给特约的通讯社,换取生活资料。龙济光统率“济军”到了广东以后,狂妄跋扈,无恶不作。报纸上每天都有“外江壮士”(龙济光不准报纸揭露济军的不法暴行,报纸改用外江壮士作“济军”的代词)强买强卖,打架抢劫,奸淫妇女等新闻发表。龙的爪牙某某向龙邀功,说这些新闻,多是访员何克昌,受了党人运动,每天杜撰稿件,送给各报发表,借以损害“济军”声誉。龙头脑简单,不加调查研究,也不知道自己部队的胡作非为。因此,何克昌即遭侦探(特务)逮捕,龙诬何是“挑拨军民恶感”的罪名,按军法惨遭死刑。何的牺牲,是在康仲荦死后的一个多月。

  李汇泉是广州《南越报》记者。袁世凯叛国称帝,西南护国军兴,陆荣廷的桂军,打着讨伐洪宪郡王衔振武上将军龙济光的幌子,发展势力,投机入粤,盘踞各地。未几,即开赌禁,筹款扩军,毒害广东。但又怕舆论反对,不敢马上硬干。赌商某甲,向广东督军陆荣廷献媚说,广东报界记者,反对开赌最力的是李汇泉。此人骨头最硬,用金钱运动他是不来的。只有如此如此,便没有人敢再来反对的了。陆荣廷为了开赌筹款,便不管一切,嗾使便衣卫士到《南越报》,借词有大幅广告登载,要和李汇泉面洽,因此诱捕了李汇泉后,即在督军署的照壁处枪杀。第二天的早晨,陆荣廷还装模作样的假惶惶说,要缉凶破案,妄图逃避诱杀新闻记者的罪名,转移社会人士的注视。从此,经已禁赌多年的广东,赌祸又再蔓延全省,流毒社会。省内各报,在桂系淫威压迫之下,噤若寒蝉,不敢作正面的反击了。

  陈耿夫护法之役,政学系的一批喽啰,在广东地区最为活跃,标榜“护法”,勾结北洋军阀,笼络意志不定的国会议员,改组大元帅制为总裁制,纵横捭阖,尽政客挑拨逢迎的技俩。《民主报》主笔陈耿夫,素来主持正义,拥护孙中山,拥护护法政府,而对于政学系干将杨永泰和督军莫荣新等坏坯子,常在报上揭露他们的劣迹。莫指使督军署参谋长郭椿森暗派鹰犬到《民主报》拘捕陈耿夫。当时陈恰与卢博浪(也是新闻记者)聊天。卢见声势汹汹的来了几条大汉,知道不是好事,即混入排字房里,伪装排字。陈却拔脚攀登天台,准备逃脱,匆促莫及,竟被拘去。郭椿森奉承莫荣新意旨,绝未经过审讯,即命令桂军押赴郊外枪杀。以上康、何、李、陈四人,都是死在滇桂军阀的魔手中的。

  记得陈耿夫牺牲的前一天中午,曾约陈秋霖、梁一余和我几个人,在长堤的华盛顿西餐馆吃饭,计划筹些款项,编印一个周刊,并叫我写信给香港《大光报》记者黄冷观,一同合作。怎知隔了一天,他就给桂系军阀莫荣新暗害了。

  黎工佽广西人,1936年在香港遭暗杀。黎是香港《工商日报》记者,兼和几个知友办《探海灯》小报。对于当时“南天王”陈济棠的暴政和迷信风水星相等怪事,常在报上抨击。有一天,他在机利文街步行,突然间遭受暴徒暗击重伤,有人把他送到医院施行急救,不久,因伤重过度,便即去世。人们多说他站在人民立场说话,触怒了“南天王”的虎须,遭到毒手。事后,港英政府虽然官样文章的照例缉凶,也毫无结果。

此外还有曾办广州《中华新报》的容伯挺,于1923年被粤当局枪杀,虽然其中是有政治背景的关系,与其他的新闻记者在职被惨杀的死因不同,但也是死于非命的。还有郭唯灭的被惨杀,当时我已离开广州,无从报导。

  以上所述的,都是1913年至1936年间的事。至于清末的新闻记者,在广州被官厅拘禁的也有几个,顺便一谈。

  《天民报》是在辛亥年春3月29日之役以后出版,由卢谔生主笔,创刊日即大胆地批评国政。巡警道要拘拿卢谔生究办,传问编辑人黄平。事实上该报没有黄平其人,后由郑昌平冒名投案,移送法庭,结果被处徒刑六个月。

  郭唯灭因为《天民报》停刊,即在一个月后出版《中原报》,岂料出版后第二天,因为宣传革命,抨击清吏,致被拘捕移送法庭,判处徒刑一年,罚款100元。其后郭上诉高等法院,改判徒刑九个月,罚款75元。

  上述文件可以反映了清末民初时期,广州新闻记者的遭遇。辛亥革命前后,为旧民主革命运动,宣传最力的是广东的报界记者,而广东报界记者因主持正义而殉职的,也比全国各省市为多。这是广东新闻界值得自豪的事实,也反映了军阀杀记者的暴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友天地论坛 (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

GMT+8, 2019-8-18 10: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站长论坛

粤公网安备 4407050200014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